作者:宋宇晟 张乃月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3/4/21 19:16:29
选择字号:
“天宫”食谱什么样?休息时能玩桌游吗?

 

中新网北京4月21日电 (记者 宋宇晟 张乃月)“驾驶航天飞船是一件非常艰难而光荣的任务,其中最困难的任务是什么?”“我是来自印度新德里一所国际学校的学生,我的问题是中国空间站里的日常垃圾是如何处理的?”“人类在太空是如何生活的?”……

这些问题出自4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天宫对话—神舟十五号航天员乘组与上海合作组织国家青少年问答”活动。期间,神舟十五号航天员费俊龙、邓清明、张陆,对上合组织成员国青少年代表提出的问题一一给出了答案。

例如,针对“航天员在空间站休息时如何放松、会不会玩桌游”这样的问题,邓清明给出的回答是:“我们按照北京时间执行天地同步作业制度。”他还介绍,“在休息的时候,我们会读书、听音乐、与家人视频通话、练习书法等等,进行放松,但不会玩游戏。”

被问及“航天员每天吃什么”,邓清明如数家珍:“我们在轨食品包括饺子、面条、炒饭等主食,还有各种炒菜,比如麻辣海带丝、松仁玉米、鸡蛋,还有我喜欢吃的罐头,还有一些蔬菜汤、饮料、茶饮等,食品非常丰富。”

邓清明还介绍,“在轨有微波加热装置、热风加热装置,冰箱等各种厨房设备,还能自己制作酸奶。”张陆还对着镜头将漂浮空中的水滴一口吞下,展示了航天员如何喝水。

“航天员最困难的任务是什么?”在有着多次航天经验的费俊龙看来,最困难的任务莫过于出舱活动。

他说,“单次出舱任务活动周期长,从最初的准备到出舱完成任务后恢复,前后可能有将近十天多的时间。出舱期间,我们需要身着厚重的舱外航天服,在空旷的太空中,进行太空作业长达6-7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体力不断地消耗,同时也会带来心理上的紧迫感。不过我们经过了地面的、科学的、系统的全面训练,我们(很有信心)能够完成好每一次出舱活动。”

至于“航天员在太空生活产生的垃圾如何处理”,20日来到“天宫对话”北京主会场的神舟十四号航天员蔡旭哲介绍,空间站里的垃圾主要分为生活垃圾和工作垃圾。“如果是工作垃圾,不会对站内环境造成污染,比如拆下来的螺钉等,我们直接装到垃圾袋里进行保存处理。生活垃圾容易发霉变质,会对舱内环境造成一定污染,处理要更严格一些。我们首先要把生活垃圾装到密封袋里,然后进行抽真空等密封处理,密封好再把它放到垃圾袋里进行保存。”

这样的问答让孩子们有了无限畅想的空间。

来自中国的吴海珲现场向航天员提出了“空间站内培养的植物会朝什么方向生长”的问题。

对于这样关注细节的问题,蔡旭哲给出了专业的回答:“植物都有向光性,植物在空间站失重的环境下,依然向着有光的方向生长。我们主要是通过调整灯光和植物的相对位置来控制植物的生长方向。另外植物的根系主要是吸收水分和营养的,所以根系的生长主要是趋肥性和趋水性。”

“向有光的方向生长”成了吴海珲记忆尤深的一句话。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也想“像蔡旭哲叔叔一样飞上蓝天,在太空中遨游”。

8岁的白俄罗斯少年基里尔则“脑洞大开”地想在飞船里面建一个泳池,让航天员也能在太空也能游泳。

15岁的缅甸男孩Aung KaungSett被激发出了好奇心。他告诉记者,自己未来想要乘坐飞船到月球去。“我想知道月球上有什么,那里发生了些什么,我还想知道外太空有什么。”

来自中国的郑梓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到航天员,她也希望未来自己能有机会到宇宙去探索一番。“我希望我能探索宇宙,能在太空中看看我们地球长的是什么样子。”她说。

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张明希望,类似的交流、合作能在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孩子们心中种下一颗颗种子。“既能让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孩子们增进相互了解,也是激发他们探索太空、探索科学奥秘、探索未知世界的一次尝试。”

“等他们有一天长大了,他们可能会想起,2023年的4月份曾经参加过一次‘天宫对话’。我想,这对他们一生的发展都会有良好的影响。”张明说。(完)

(原标题:《“天宫”食谱什么样?休息时能玩桌游吗?“神十五”航天员这样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另辟蹊径开发“水稻癌症”新型杀菌剂 高稳定太赫兹半导体双光梳研究获新突破
读论文查基金,助你2024申基成功! 粉色饭来了,它是肉还是米?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