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3/25 20:21:07
选择字号:
享年94岁
提出“摩尔定律”的摩尔,走了
 
 
英特尔公司和戈登与贝蒂·摩尔基金会(Gordon and Betty Moore Foundation)于当地时间3月24日宣布,英特尔联合创始人戈登·摩尔去世,享年94岁。 
 
戈登与贝蒂·摩尔基金会称,摩尔于当地时间周五在夏威夷的家中平静去世。该基金会由戈登·摩尔和妻子贝蒂·摩尔于2000年共同创立,旨在支持科学发现、环境保护和改善患者护理等。戈登·摩尔于 1965 年提出“摩尔定律”,这个定律在科技领域几乎无人不晓。毫不夸张地说,摩尔定义了一个时代。
 
戈登·摩尔 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来源于英特尔官网
 
划时代的摩尔定律
 
摩尔最为人所熟知的,第一件是提出摩尔定律,第二件是联合创办英特尔。
 
1965年,还在仙童半导体(FairChild)担任工程师的戈登·摩尔,提出了著名的“摩尔定律”(Moores Law),即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晶体管数量将每18~24个月翻一番。
 
摩尔定律 图源:Bloomberg Opinion  
 
摩尔本人在2008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我只是想传达这个信息,即通过在芯片上放越来越多的东西,我们将让所有电子产品越来越便宜。”
 
被证明了的摩尔定律,被视为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指导原则,推动了科技行业的快速增长。几十年来,摩尔定律一直被认为是科技进步的主要动力之一,对于计算机、通信和消费电子等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摩尔定律的影响远不止于此,它对行业的影响已深入到方方面面。
 
因推出 ChatGPT 和 GPT-4而名声大噪的OpenAI 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最近提出了“一个新版本摩尔定律”:
 
“宇宙中的智能数量将在每18 个月后翻一番。”
 
the amount of intellingence in the universe doubles every 18 months.
 
截图自Altman的社交媒体
 
就连量子计算领域,也在“攀扯”摩尔定律。IBM 在 2019 年提出,量子计算机实现的量子体积,将每年增加一倍。
 
“量子体积”(Quantum Volume) 是 IBM 提出的一个专用性能指标,用于测量量子计算机的强大程度,其影响因素包括量子比特数、门和测量误差、设备交叉通信、以及设备连接和电路编译效率等。
 
近年来,随着半导体性能逐渐接近极限,业内有不少观点认为摩尔定律可能即将失效。
 
对此,英特尔可能有不同意见。现任英特尔 CEO 帕特·基辛格言之凿凿:摩尔定律仍然有效,“英特尔会一直追逐摩尔定律,直到元素周期表用尽为止”。
 
 “八叛逆”和仙童半导体
 
戈登·摩尔与罗伯特·诺伊斯共同创立英特尔公司的故事总是为人津津乐道。在创立英特尔之前,他俩成为“八叛逆”一部分的故事也很有意思。
 
戈登·摩尔在“摩尔定律”50周年纪念仪式上受访
 
著名的物理学家、“晶体管之父”威廉·肖克利,在 1955 年离开贝尔实验室返回故乡圣克拉拉,创建了“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这个消息在当时引起震动,因为当时电子、电脑领域都密切关注着肖克利的动向。
 
许多肖克利的仰慕者纷纷将目光聚集于圣克拉拉,求职信“像雪片一般”飞到肖克利办公桌上。这其中,就有下面这8 位学有所成的青年才俊: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戈登·摩尔(Gordon Moore)、布兰克(Julius Blank)、克林尔(Eugene Kliner)、赫尔尼(Jean Hoerni)、拉斯特(Jay Last)、罗伯茨(Sheldon Roberts)和格里尼克(Victor Grinich)。
 
起初,这八人是坚定投奔和追随肖克利的,尤其为首的罗伯特·诺伊斯,他甚至在不了解薪资待遇的情况下要在当地置办住所。
 
然而,肖克利虽是天才的科学家,却缺乏经营技巧;他虽雄心壮志,却对管理始终不得入其法门,这让年轻人们很难融入他的体系。“硅谷之父”、斯坦福大学前副校长弗兰德里克·特曼直言:“肖克利天才横溢,对年轻人非常有吸引力,但他们却很难跟他共事。”
 
前述八位青年科学家开始计划“出走”,并且他们之间的“串谋”是瞒着肖克利进行的。在诺伊斯的带领下,他们敲开了肖克利的办公室大门,一起递交了辞职书。
 
肖克利当时口不择言,骂他们是“八叛逆”(The Traitorous Eight)。后来,又改口称他们为“八个天才的叛逆”。
 
后来,八人合创了大名鼎鼎的仙童半导体(FairChild),并把“叛逆精神”(创业精神)注入硅谷。在八人何丽霞,仙童半导体迅速成长,成为硅谷当时最大、最具创新精神的半导体公司。
 
图为合创仙童半导体的“八叛逆”,从左至右依次为Gordon Moore, Sheldon Roberts, Eugene Kleiner, Robert Noyce, Victor Grinich, Julius Blank, Jean Hoerni and Jay Last
 
一位计算机领域的学者认为,这张极具历史价值的照片,将永载计算机发展史。
 
80年代初出版的著名畅销书《硅谷热》(Silicon Valley Fever)写道:“硅谷约70家半导体公司中的半数,是仙童半导体的直接或间接后裔。在仙童公司供职是进入遍布于硅谷各地的半导体业的途径。1969年在森尼维尔举行的一次半导体工程师大会上, 400位与会者中,未曾在仙童公司工作过的还不到24人。”
 
因为向硅谷输送了大量人才,仙童半导体也后来被称为“硅谷的西点军校”。苹果已故总裁乔布斯曾形象地说:“仙童半导体公司就像一朵成熟了的蒲公英,它只需一吹,这种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了。”
 
“三驾马车”中的“心脏”
 
在仙童半导体经历了一段黄金时期之后,“八叛逆”又先后离开,开启新的创业远航。八人中,诺伊斯和摩尔是最后离开的两位。
 
1968 年,诺伊斯和摩尔也结束了仙童半导体的生涯,开始了新一次的伟大创业——创办英特尔公司。不过,二人在离开时还带上了摩尔当时在仙童半导体实验室的副手、来自匈牙利的安迪·格鲁夫,后者有着鲜明的个性和人格魅力,并在英特尔和硅谷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英特尔“三驾马车”(由右及左):戈登·摩尔、罗伯特·诺伊斯和安迪·格鲁夫
 
怀揣商业计划书开始新的创业的三人,当时诺伊斯和摩尔几乎已家喻户晓,格鲁夫则是摩尔慧眼如炬下发掘的英才。
 
英特尔后来的巨大成功,证明了“三驾马车”的搭配堪称完美:诺伊斯是半导体业精明的政治家,是英特尔的“脸面”和“外交家”;摩尔则是英特尔的“心脏”和“思想家”,指挥着英特尔不断自我超越;“偏执狂”的格鲁夫以强硬管理手段著称,是英特尔的“行动家”。三人联手,让英特尔从制造商一举成长为业界领袖,也直接推动了集成电路产业的光速发展。
 
英特尔在安迪·格鲁夫之后的CEO克瑞格·贝瑞特(Craig R. Barrett)有一个观察:“诺伊斯在每块石头下面会看到机会,摩尔在每块石头下看见技术方向,格鲁夫则会看到改善运营效率的机会。如果排个序,诺伊斯是首席执行官、摩尔是技术首脑、格鲁夫则是管理运营和‘踢屁股的人’。”
 
值得称道的是,在外人看来,安迪·格鲁夫是个自大的偏执狂,但沉默寡言的戈登·摩尔却一直器重他,是他得力助手和“艰难决定的执行者”,并将其视作“皇储”培养。作为格鲁夫长达 35 年的“老板”和导师,戈登·摩尔用有如扫地僧般的沉静和他独有的科学家的严谨,让心高气傲的匈牙利人心服口服,不得不赞叹其独到之处。
 
摩尔留给世人的“遗产”
 
戈登·摩尔晚年致力于慈善事业,以他与妻子之名成立的戈登与贝蒂·摩尔基金会投入数十亿美元,长期支持环境保护、患者护理和科学发现。但戈登·摩尔留给世人的遗产,远不止于此。
 
首先,英特尔今天业务的大部分运营方式都可以追溯到摩尔的理念。
 
第一,技术开发和制造的结合。在英特尔,摩尔努力使“从开发到制造的转移”尽可能地高效,这一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第二,投资度过低迷期。“我最喜欢的一件事是,你永远不会在旧产品上得到好结果,”摩尔在《商业艺术》一书中说:“你必须在经济衰退中不断开发新产品。”这一策略为英特尔多次获得回报。
 
第三,速度、速度和更多的速度。摩尔很早就认识到,那些幸存下来的公司往往是最早用新技术的公司。“库存会‘腐烂’,”摩尔指出:“你把东西放在架子上,价值以同样的速度下降,这有点像新鲜水果生意。”
 
晚年的戈登·摩尔
 
摩尔给世人更重要的遗产,是他的创新精神和对科技进步的热情。
 
让我们设问,如果没有摩尔定律,半导体和集成电路产业是否还会像今天这样长足发展和几无尽头地进步?答案恐怕无法想象。
 
我们现在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摩尔定律成就了整个产业。正如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韩银和所说的那样:“集成电路发展展现了其独特特点:具有长期可持续的预期,没有其他学科的‘高峰’‘低谷’的交叠,这是摩尔定律所揭示的发展魅力。尽管遇到很多困难,摩尔定律依然是集成电路产业和技术的确定性保障。”
 
《浪潮之巅》《全球科技通史》等畅销书的作者吴军对科技之于历史有个论断:“科技是唯一可叠加式进步的动力。”
 
从人类目光所及的世界历史来看,科技的进步是历史的界碑,追求科技进步是改观人类文明的必要阶梯。戈登·摩尔一生追求创新、对科技的进步永葆热情,这影响着硅谷乃至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并在无形之中指导着他们的思想和行动。在许多人看来,这才是他留给世人最重要的遗产。
 
参考文献:
 
 
 
黄亚昌(译作):《Intel:三位一体》(作者:Michel Malone)
 
黄亚昌(译作):《摩尔神话——硅谷数字革命先驱的传奇人生》(作者:阿诺德·萨克雷、戴维·布洛克、雷切尔·琼斯)
 
四维碎片《:硅基经济的扫地僧戈登·摩尔》,https://mp.weixin.qq.com/s/Ow7kdNDmhK5pc-I_xXhL5Q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长江上游发现极度濒危野生植物种群 报春花再添新种,命名致敬吴征镒、武素功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三个新品种通过审定 野生绒毛皂荚全球现存数量增至10株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