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秋月 戚金葆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3/10/24 20:40:08
选择字号:
最新调查:博士后仍是“苦力”,超6成期望留在学术界

 

2020年,新冠疫情席卷全球时,《自然》杂志首次面向全球博士后研究人员开展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实验叫停、科研停滞、研讨不便给科研工作者带来强劲冲击。近2/3的研究人员称,疫情严重阻碍了其职业发展。

2023年,《自然》杂志展开第二次调查,发现对现有工作表示满意的博士后比例,比3年前又有所下滑(从60%到55%)。

尽管如此,在疫情过去后,博士后们对未来的职业信心仍然出现了回温。此外数据显示,相比较出站后进入学术界工作的博士后,进入工业界工作的博士后显示出更高的职业满意度。

职业满意度调查结果 图源:《自然》

就业除了学术界,还有工业界

Julia Sanchez-Garrido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一名博士后,还有一年就要出站。而在3年前,她还在孤独中挣扎,担心无法进入帝国理工学院的细菌学实验室。

同时,她越来越意识到,有很多令人满意的选择可以考虑:除了学术界,还可以投身工业界。

本次调查首次纳入了出站后进入工业界工作的博士后。虽然这些受访者占比很小(占总数的7%),但他们的回答表明,无论是工作满意度,还是工作强度,以及收入方面,工业界的博士后似乎拥有更好的前景。

例如,工业界博士后的工作满意度为65%,而对于学术界博士后来说,这一比例为54%。20%的工业界博士后不加班,而在学术界博士后中这一比例只有12%。同时,前者有23%的人年收入达到8万~11万美元,而在学术界博士后中这一比例只有5%。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生态学家现身说法。她从北美一所高校博士后出站后,入职了一家私人环保组织。她表示,在博士后期间从未听说过这么好的待遇。如今,她享有更好的福利,包括免费的健身房会员资格、更高的薪水和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

心理健康问题受到普遍关注

自2020年以来,虽然博士后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有所改善,但总体情况仍然很糟糕。

调查显示,接受心理健康辅导的博士后受访者比例较首次调查下降了5个百分点。同时,认为工作场所能很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博士后比例也略有提高。

尽管上述数据释放了积极信号,但52%的人表示,由于心理健康问题,他们曾考虑过离开自己的研究领域。1/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曾因工作环境直接引起的心理健康问题而寻求治疗。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从事乳腺癌研究的博士后Samyuktha Suresh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引发了公众关于职业研究中心理健康的关注,这从数据变化中可以一窥一二。她认为,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学术界可能会带来精神压力,这种认识使得大家在提起科研人员的“心理健康”时,不会谈之色变。

65%的博士后仍期望留在学术界

第二次调查数据显示,65%的博士后表示期望在学术界继续深耕。然而实际上,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校友与企业合作主管Paige Hilditch-Maguire表示,按照以往的大数据,大约只有20%的人最终能在学术领域获得终身教职或稳定的学术职位,在某些学科领域这一比例甚至更低。不过,经历了疫情“大风大浪”的博士后们对此还是抱着积极的心态。

一方面,部分人分流到工业界之后,学术界的竞争压力可能会有所减小。今年5月,Reuben Levy-Myers在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开始了他第一年的神经科学博士后研究。他发现申请过程没有想象的那么紧张。

另一方面,博士后研究人员更能在“苦中作乐”。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博士后Bruce Weaver表示,当下比2020年在帝国理工学院读博士时更快乐,收入不错,生活和工作也实现了平衡。

除了博士后人员内在情绪的向好转变,外界支持性环境也正在改善。世界各地的博士后正在联合起来,反对低工资。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几所学校的博士后已经开始罢工。一些高校正在讨论在美国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博士后工会,为博士后提升薪资提供保障。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3-03163-7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国科学家首次发现“无摩擦的冰” 冰表面长啥样?原子级分辨图像揭晓答案
北方中纬高频雷达网发布首批科学探测结果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