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孙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1/19 15:02:13
选择字号:
庖丁解牛:乡村产业规划的湾区试水

 

 

  ?

九龙镇大豆收获现场。科创中心供图

“亩产210公斤,九龙镇南方高蛋白大豆迎来大丰收。”上一个收获季,在广东省英德市九龙镇石角村千亩大豆繁育基地,经收割、脱粒后金灿灿的大豆如泉水一般涌入包装袋。“这可不是普通的大豆,他们是华南农业大学选育的最新高蛋白品种,将为南方6省(区)核心片区供种。”广东省英德侬联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玲自豪地说。

这一切都源于广州国家现代农业产业科技创新中心(以下简称科创中心)主任刘玉涛为九龙镇开出的“大豆繁育基地,湾区豆腐小镇”的产业“方子”。

“从规划开始就要正本清源、科学把脉、要素适配。”刘玉涛告诉《中国科学报》,科创中心专门设计了一套规划、设计、建设、运营一体化(EPCO)模式,通过伯乐相马、去伪存精、要素匹配等全科会诊、精准把脉的全程服务,不但把乡村产业因地制宜“规”出来,而且还要“做”出来,“活”起来。

南方大豆产业的核心CPU

“你们听说了吗,省里来了一个大豆博士,专门点名要听听我们这帮老家伙讲故事……”,夏日里,广东省英德市九龙镇会议室里,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围坐在一起热烈地议论着,“以往都是请专家来给我们上课,这次正相反,挺奇怪的。”

原来,2022年上半年,英德市九龙镇政府专程邀请广州科创中心对九龙镇的乡村产业发展提供规划建议。“大豆博士”刘玉涛接到求援后,翻遍了《英德县志》,并带领团队将九龙镇各村、社区的地理环境、资源、产业、人口、文化等方面的情况挨个摸了个透,并通过老人讲故事的方式佐证了规划思路。

广东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大豆加工厂,多年来稳控全国1/4左右超2500万吨的大豆加工总量。特别是食品大豆加工规模很大,纯利润稳居全国第一,仅‘调味品’市值就远超10000亿元。广东非发酵豆制品如豆奶、腐竹、客家豆花、客家豆腐产量和品牌都处于全国前列。

无巧不成书,中国大陆野生大豆的最南端界址就在英德市九龙镇附近。该地不但保留了一批低纬度地带的野生种质资源,而且传承了上千年的大豆栽培习惯,保存了丰富的豆制品文化。

优势地理纬度、千年文化传承、农民栽培习惯、九龙豆腐品牌、广清一体化市场……号准了这些“脉象”,刘玉涛带领科创中心为九龙镇开出了“大豆繁育基地,湾区豆腐小镇”的产业“方子”。

“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科创中心为九龙镇所作的产业规划服务早在两年就开始了。

2021年9月,一场以大豆为主题的农民丰收节活动在英德市九龙镇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全国东北区、黄淮区、西北区、西南区、华南区等大豆产区涉及原料生产、食品加工、投入品配套、物流商流、休闲旅游等链条的科学家和企业家参加,启动了由全国11个省区的166家企业法人(个人)结盟共建的“湾区豆腐小镇”首期工程,首批加盟的土地、资金、专利、技术、设备、市场等要素资源估值超17.28亿元。

2022年8月,科创中心持续发力,联合国家大豆产业技术体系、国家大豆改良中心广东分中心、华南农业大学等单位,在九龙镇联合共建首期大豆繁育基地。

“通过科创中心的EPCO模式,九龙大豆产业不但规划出来了,而且做起来了。”九龙镇政府镇长姜万河表示,“2022年九龙镇大豆种植面积约4000亩,未来会陆续发展至万亩以上,目前种业带动产业、商业的汇聚力量还在快速扩张。”

华南农业大学南方大豆课题组已收集全球1万余个大豆种质资源,育成1000多个核心种质材料,通过国家、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品种30多个。该课题组首席专家年海教授说,这些种质资源的繁育工作将陆续注入九龙镇“大盘子”,让华南区南方大豆核心繁育的“旗子”飘扬在粤北大地上。未来,这片热土就是广东省南方大豆产业“两头在内,中间在外”的战略布局的核心CPU。

“庖丁解牛”式探索乡村规划

担任科创中心主任三年多的时间里,刘玉涛经常受邀参与相关乡村规划和产业规划工作,平均每个月要跑6个乡镇和15个园区。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近些年,随着乡村振兴“热”起来,越来越多的工商财团、法人、个人开始向农业进军。但很多数人碰得灰头土脸,摸不着头脑,到处踩坑,势成骑虎。

“一方面,农业本身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风险高,就根本就不是个‘快餐’活”,刘玉涛在村、县、市、省、国家部委工作过,还担任过国有企业总经理,并一直担任广东省博士团团长,对农业的生态、特性、规律有着深入的了解。

“另一方面工商资本根本没摸清农业的脾性,简单把工商思路(路径)照搬照抄到农业中来,甚至从规划肇始就走错了路,结果很多项目最终成了鸡肋。”刘玉涛说,农业是个体系工程,又是个“非标”行业,农业产业化要比工商行业更难。这其中,既有自然气候条件迥异的原因,也有社会历史文化不同的背景。

“正是因为农业的复杂性,很多农业产业自肇始的‘规划’就出了问题,或者先天残疾。”科创中心规划部部长李华勇感慨道,“近些年,农业规划分化成了两大军团。一类是‘学院派’,闭门造车出了一本本硕士、博士论文式的文案,但根本落不了地;另一类是‘市场派’,为抢占阵地、市场,类似于复印机那样粗制滥造了很多快餐式的复制品,千篇一律、没有文化、没有灵魂”。

刘玉涛说:“这类似庖丁解牛,或许每个规划师手里都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刀,但是他们不懂农艺、农理、农技、农机、农事、气象、农业文化等的行业规律和实践,纸上谈兵或者照搬照抄,结果不知道究竟如何杀牛。”

科创中心自2018年获批筹建以来,把单独科研机构、企业、个人担不起、不愿做、做不了、做不好、做不强的“广义要素匹配”“跨域联合攻关”“专业公证公裁”做起来,在湾区打造一个农业科技产业“超级媒婆”。这实际就是国外科技与产业之间的第三方“经纪人”。

早在2013年,广东省地质调查院就在化州市发现了大片的富硒区、富锗区。化州市2356平方公里辖区中富硒区占比75.52%,富锗区占比超24.48%。“硒是抗癌之王,锗是人体造氧机,同被营养学家和医学家所推崇,全国富硒富锗条件都齐备的地区凤毛麟角。”刘玉涛说。

2021年12月,刘玉涛在广东省茂名市化州调研农业科技产业,统筹化州市地理位置、土壤本底、产业基础、三产比例、品牌现状等资源禀赋,提出了“以化州富硒富锗土壤为底子、以化州高端预制菜产业链打造为引子,高举长寿经济产业旗子,合力打造‘富硒富锗,长寿化州’的大盘子”。这种一体化EPCO路子引起了化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

湾区新航标“农业+规划”

随着科创中心在英德、化州、四会、黄埔多地EPCO模式的多类实践不断成功,科研界、规划届、金融界等都掀起了不小波澜,很多地方政府、产业园、农业法人慕名到科创中心取经。贵州、山东、广西等十多个省份半年内就来了40余批客人,甚至很多“学院派”和“市场派”的也主动拜访,围着科创中心汲取营养的规划单位、公司已近30余家。

为了专理此项工作,科创中心专门组建了“规划研究院”,并从广东省博士团、规划单位、要素平台中精选组建起了超过230人的各类农业科技产业“智囊”库,涉及了农业文化、农业科技、农业产业、各类规划等类别专家。

2022年12月,在第四届粤港澳大湾区农业科技交易大会上,一场别开生面的 “农业+规划”模式研讨会举行,吸引了线上线下近200个法人单位、专家个人参会。

会上,科创中心向大家展示了一个个鲜活的案例,融通一体化的EPCO模式深深的冲击着大家的思维,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火花碰撞。

长期从事乡村规划的巫文锋感慨道,社会上“市场派”的很多规划设计套模板、抄路子、凑数字,因地制宜、精准设计、要素融合很多都停留在“纸上”,大多的表达就是“可以怎样”,但是如何“实现怎样”,说实话设计师都没有底气,更有甚者拿到了案子后,总经理转给业务副总,业务副总再转给工程师,这样层层“传递”后,何来的“地气”?

会上,大家对科创中心的几个EPCO模式实操案例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这种宏观着眼、微观着手、客观着地,有文化、有科技、有产业、能落地、能增收的乡村规划路子,独树一帜。他们都表示愿意加盟这个“农业+规划”的大阵营抱团互助、汲取营养、贡献力量。

大会还吸引了广东省“驻镇帮镇扶村”数十个工作队的派驻干部线上全程参会,很多都留言表示,这正是乡村的实际需求,也正是他们所急的“规出来、做出来、活起来”目标模式。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