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1/19 15:01:15
选择字号:
新春走基层
开加速器的女孩

 

“操作人:耿会平、魏彦茹。8:00接班,8:20注入。”

1月18日上午8点,北京石景山区高能所玉泉路园区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中控室里,值班交接工作正在进行中。耿会平从郭媛媛手里接过对撞机的运行状态表,填写空格。

郭媛媛是前一晚的值班人员,耿会平和魏彦茹是今天白天的值班人员。她们都是女科学家,同属于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运行团队。

最近,《三体》电视剧热播,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跟着火了一把。电视剧第一集里良湘加速器的镜头,就是在这里拍的,杨冬手上的数据图纸,也是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正负电子束流强度的曲线。但耿会平、郭媛媛、魏彦茹都还没有时间看剧,她们只知道,剧组确实曾经到她们这儿来拍过。

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双环部分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供图

耿会平是“80后,也是三个女孩里年龄最大的,已经守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13年。谈到这份工作到底有什么乐趣时,她有些兴奋:“有个大装置玩不是挺好的吗?!你把这些参数往里面一放,微观世界里的粒子就会严格按照你的指示运转,这可是你玩别的东西实现不了的。”

郭媛媛工作了7年,和这里的很多女孩一样,她日常从不化妆:“面对机器时,不用想得太多。”

魏彦茹是“90后,工作了5年,有个刚满3岁的女儿。她已经连续好几年在春节期间值班。今年大年初一和初三,她会继续守在这里。“反正孩子也小,我们哪都去不了。”魏彦茹乐呵呵地说。

“八点二十,准备注入!”耿会平按下电脑屏幕上的按钮,触发了可以产生正负电子的电子枪。显示屏上,代表正负电子流强的线条触底反弹,直线上升。

三人不约而同抬起头,紧盯着束流流强。流强从300毫安近乎垂直地升到900多毫安,越来越多的正负电子被注入到储存环,并在储存环中以每秒125万转的速度“狂奔”。

郭媛媛(左)、耿会平(中)、魏彦茹(右)时刻关注着束流注入情况。倪思洁摄

接下来,她们更需要关注的是束流对撞的“亮度”。亮度,是科研人员用来描述对撞效率的词。正电子束和负电子束对撞得越充分,亮度就越高。对于使用对撞数据来做物理研究的人来说,对撞亮度越高,可能产生和发现新物理现象的概率也就越大。

中控室里有一块不起眼的大白板,上面记录了从2016年至今对撞机对撞的峰值亮度,每一笔都像是科研人员的“功勋章”。魏彦茹的切身感受是,虎年是这五年来加速器运行得最顺利的一年,加速器不仅达到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二期重大改造的设计亮度,而且实现了高亮度的稳定运行。

要提升亮度,就需要加速器运行人员对束流位置、角度等进行精细调控。运行人员只能在一次次尝试中慢慢寻找“窍门”,他们常常一调就是一两个小时。

“我们的组员有三分之一都是女孩。她们心细、有耐心,调亮度的时候总能表现出非常明显的优势。”运行组组长邢军说。

运行人员会把一些行之有效的“窍门”,写进加速器的运行模式中。日积月累,加速器就可以在精益求精中越来越“亮”。目前,加速器正在采用的运行模式就是1月13日郭媛媛坐在控制室调控了一个多小时后改进出来的。

“来年,希望加速器的高亮度状态能继续稳定运行。”郭媛媛和魏彦茹说。

耿会平则更期待2024年的对撞机升级:“2024年暑期,我们会开启升级项目,要进行一些拆装操作,升级一些设备。到时候又可以玩把大的了。”她坐在电脑屏幕前,眼里闪着光,眼镜片上映着正负电子束那些花花绿绿、密密麻麻的数据。

1月18日上午7点,郭媛媛进行值班期间的最后一次巡检。倪思洁摄

1月18日上午8点,耿会平填写交接班表格。倪思洁摄

1月18日上午10点,对撞机进行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停机维护,停机时间只有1小时,魏彦茹抓紧时间下隧道查看设备情况。倪思洁摄

在魏彦茹(左)结束检查工作后,记者对其进行采访。郭媛媛摄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