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2/7/6 20:47:20
选择字号:
58岁取得第2个博士学位,浙大教授从农学跨界到医学

 

文 | 《中国科学报》记者 沈春蕾

6月30日,58岁的高中山收到了漂洋过海快递来的博士学位证书。今年2月,他完成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博士学位的论文答辩。

这是他的第二个博士学位。早在2005年,他就已取得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植物科学博士学位。从遗传育种到过敏与临床免疫,高中山取得两个博士学位分别历时8年和10年。

高中山的另一个身份,是浙江大学农业与生物技术学院教授。

边工作边读博,干扰因素很多,但高中山最终坚持了下来。他告诉《中国科学报》,“作为浙江大学过敏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我希望通过攻读医学博士学位来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开展我国急需的过敏原分子诊断基础研究和转化应用技术,这也是我在职读博的动力所在。”

 

8年+10年=2个博士学位

1988年,高中山从山西农业大学园艺系果树专业硕士毕业,随后被分配到山西省林业厅实验苗圃,隶属于山西省林业科学研究所(现为山西林业和草原科学研究院)。

经济林育种繁育和栽培是高中山当年的主要工作,如核桃选育和栽培工作。

高中山的工作很有成效,他参与的3项研究获得山西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但他在工作之余,一直在寻找机会继续深造。

1997年1月,高中山以访问学者身份前往荷兰农科院植物育种研究所进修两年:第一年的资助来自山西省政府,第二年的资助来自荷兰国际农业中心。

在出国之初,高中山就做好规划:“我进修结束后还得回到原单位继续工作。”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2000年,高中山出任山西省林业厅实验苗圃总工程师。2001年,他申请到瑞士的世界实验室奖学金,前往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研究中心国际植物研究所学习。

原计划是拿到博士学位再回国,但学习一年后因国内工作的需要,他不得不中断学业提前回国。

2003年,高中山第三次出国,并最终在2005年6月取得瓦赫宁根大学植物科学(遗传育种方向)博士学位。

“第一个博士学位从准备到最终拿下,前后历时8年。”高中山很感谢家人的支持,“家庭重担都在老婆一个人身上,我错过了女儿小学阶段的成长。”

拿到博士学位后,高中山回到原单位。此时的他却发现自己掌握的技术已经领先和超前很多,一些先进的想法很难在原单位付诸实施。“这里的平台已经无法提供我需要的发展空间。”

于是,高中山选择前往浙江大学,但他没有忘记山西的培育之恩。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交流,后来很多研究需要寻求对外合作时,他总是会优先想到山西省内的单位。

来到浙江大学后,高中山依然从事果树方向的研究。同时,浙江大学齐全的学科门类也为他开展专业间的交叉合作提供了基础。

高中山给桃树授粉

2007年10月,高中山担任新成立的浙江大学过敏研究中心副主任,开始跟过敏与临床免疫医学打交道。

第二年,中国—荷兰多学科交叉过敏性疾病研讨会举办。高中山邀请自己后来的导师参会,会议期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攻读医学学位。

荷兰在职读博一般是先准备论文,再申请注册。于是,高中山开始有针对性地准备研究论文。2012年3月,阿姆斯特丹大学通过了高中山医学博士研究生的申请。

不过,困难也随之而来。

“荷兰的博士研究生是一个工作职位,全职攻读为期4年多。”高中山介绍,也有一些“三明治”形式博士研究生项目,是与其它单位合作培养或者在职,一般规定是从正式注册起不超过8年。

高中山告诉《中国科学报》:“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从申请到毕业用了10年时间,期间自己做了两次手术(肺和心脏),还有1年多时间经历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症。我在准备论文答辩的时候又遇到疫情,一直在等待疫情结束可以现场答辩,但迟迟未果,最后决定线上答辩。”

8年+10年,高中山取得了2个专业跨度较大的博士学位,其中的艰辛与不易也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从园艺到免疫,过敏研究在延续

从遗传育种到过敏与临床免疫,这两个看似没有关联的专业,在高中山的研究中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谈及为什么要跨专业读医学博士,高中山解释道:“我在荷兰瓦赫宁根大学读第一个博士学位期间,参加了一项欧盟框架研究项目——关于多学科交叉研究解决苹果过敏食品安全问题,我主要负责苹果过敏原基因的图谱定位和多样性研究。”

高中山在研究中认识了日后指导他完成医学博士论文的两位老师。“既是机缘巧合,也是命中注定。原来医学离我并不远。”这段经历让高中山对医学相关研究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水果过敏也是过敏与临床免疫医学关注的一个研究方向,需要多学科交叉协作来解决。在前期的科研工作中,高中山完成了百余份桃子品种的过敏原测定,并发现桃过敏原主要位于果实表皮。

通过对导致严重过敏反应的过敏原脂质转移蛋白进行研究,高中山成功筛选出低致敏品种—— “沪油278”(该品系由上海市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叶正文培育)等,让原本对桃过敏的人可以在医生指导下尝试一些低致敏性的桃。

发起成立浙江大学过敏研究中心后,高中山对过敏性疾病有了进一步了解。他决定,为过敏研究中心做点实事,希望能通过努力进一步支持浙江大学在多学科交叉过敏教学和科研方面的工作,进而能够提升我国过敏精准诊断和预防水平。

这份执着也让高中山在过敏领域研究成果频出:他发现了我国主要的桃过敏原及其与蒿花粉过敏的交叉反应机制,还将过敏研究拓展到了蒿花粉和尘螨过敏研究领域,进而发现北方蒿花粉过敏病人患哮喘的风险程度与对多个过敏原蛋白敏感具有相关性。

2020年,高中山结识了奥地利维也纳医科大学过敏原分子诊断领域教授Rudolf Valenta,并与他的团队一起开展合作,建立了国际化过敏临床和免疫研究团队。

同年,他的项目“蒿花粉和螨虫过敏原组分鉴定以及检测试剂开发”获得了中国与奥地利政府的资助,并在阿姆斯特丹大学相关领域的教授指导下,完成了一系列过敏原重组蛋白测试。目前已经有2个尘螨组分诊断的试剂盒上市,受邀参加8月的中国(安徽)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交易会。

在高中山的医学博士论文中,共有27个中国蒿属过敏原组分、2个桃过敏原组分被世界卫生组织国际免疫学会下属过敏原命名机构确认收录。

此外,他还建立了3种蒿花粉过敏原组分ELISA测试方法,可用于蒿花粉过敏诊断和免疫制剂的标准化。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过敏领域的国际知名期刊。

高中山的导师、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教授Ronald van Ree和论文答辩评委们对高中山博士论文的评价是:“过敏原分子鉴定和组分诊断以及免疫疫苗的研究应用,过去一直是由西方发达国家主导。高中山的研究工作在中国具有开创性,不仅对于过敏患者的精准诊断有重要意义,而且可以据此开发更适合中国过敏患者的免疫治疗制剂,对中国患者来说意义重大。”

 

学以致用,既是导师又是学生

2001年,高中山在荷兰就开始建立过敏相关的合作关系网络。

2006年回国后,他继续加强在过敏领域的合作范围:先后与荷兰、奥地利等国外同行,国内果树方面的科研院所、大学附属医院以及过敏诊断企业开展合作。

上述合作工作既为高中山的医学博士论文提供了充分的准备,也为他日后开展产学研工作打下基础。

据高中山介绍,荷兰的博士论文要求至少有4个实验章节,每章为一篇独立的论文(一般是已发表论文,原版收录,调整格式即可),还有前面的引言和最后的讨论章等。

为此,他的博士论文是和浙江大学5个博士研究生、3个硕士研究生、荷兰导师研究组(来自免疫实验室,感染和免疫研究所,阿姆斯特丹大学医学中心)以及国内外同行合作完成的。

他说:“不同于国内的论文,荷兰的博士论文每个章节论文的署名可以看出作者的贡献。”

高中山申请的在职医学博士学位,需要豁免医学研究生背景和已取得其它专业博士学位(荷兰或者其它国家的)。他指出:“第一条现在还有可能,第二条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自2020年实施新条规后被取消了。我的经历可能已经无法复制。”

“我既是导师,又是学生。”高中山感叹道。

他在攻读医学博士学位时,经常通过邮件讨论研究方案、交流科研成果、分享实验心得、修改论文,坚持每年都与导师面对面沟通一次。同时,他也没有耽误果树学的研究,在桃、杨梅基因组学、种质资源和分子遗传育种方面做出显著成绩,培养了10多个博士硕士生。

浙江大学2008级博士研究生杨朝崴,是高中山指导的第一个开展桃过敏原研究的博士生。“高老师对科研的追求和热爱是我求学期间最大的收获。”如今杨朝崴正在呼吸健康领域崭露头角。

杨朝崴(左二)与高中山(右二)

今年,高中山指导的最后一位交叉学科的博士毕业生留校继续从事博士后工作,他希望自己和学生们,不论是在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能学以致用,为过敏医疗做出更大贡献。

今年毕业的博士生继续留在浙大做博士后

参考链接:

https://person.zju.edu.cn/gaozhongshan

https://mp.weixin.qq.com/s/2qirAiwyLYB4xRkNgEUhNQ

https://dare.uva.nl/search?identifier=cf8ec9ea-5899-43d7-b4b8-370a83ab3c49

https://edepot.wur.nl/38944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北极变暖速度近4倍于世界其他地方 研究揭示西藏曾是北半球植物交流枢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