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科信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7/5 15:40:19
选择字号:
聚焦第二十四届中国科协年会
助推制造业“乘风破浪”

 

“自2010年以来,我国制造业已经连续12年位居全球第一,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提升至近30%。”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学东在6月25日举办的第二十四届中国科协年会“科创中国”科技创新企业家高峰论坛上指出。

制造业是利国之本、强国之基。在深入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大背景下,如何加快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绿色低碳化发展?科技界、产业界、投资界跨界合作,将激发怎样的“火花”?这是本次论坛重点探讨和着力攻克的问题。

image.png

陈学东作《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促进我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报告(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供图)

数字化转型推动智能制造

数字时代已经到来,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传感技术、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的应用日趋广泛,产业形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呈现诸多新特征、新场景、新应用。

“数字化转型是我国制造强国和质量强国建设的必然趋势,从发展阶段来看,高端数字智能势在必行。”陈学东表示。他同时指出,要循序渐进,不能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要让企业感受到数字化能够带来非常大的效益和变化,才能实现数字化。

陈学东以农业机械举例:过去,农民在自己的农田里用简单的农业机械就能操作,不会要求所有农机技术数字化。但现在,大量农业人口往城市转移,对智能农机需求非常大。当前国家大力推进农业机械智能化的举措受到了农民的好评和欢迎。

数据是数字化的基础要素,数据的采集、处理、分析、使用都关系着数字化的成功与否。

“我们与西方的差距在于数据积淀,这需要较长时间积累且有一定的规范标准,尤其在一些制造行业,数据积淀是企业最核心的内容。”在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何清华看来,数字化包含数据化、信息化、精益化、效益化,而国内公司还只停留在数据化,且存在数据不准确、不完善、不及时的问题。

中国机械工程学会荣誉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培根在《数字时代企业家智慧一二》的报告中,探讨了数字时代企业家应具有怎样的智慧。他表示,未来,数字智能技术能够超越人类智慧。同时,因为数字技术、智能技术的发展,我们有有能力和机会去处理不确定性、非固定模式的问题,以及人类很难意识到的相关关系问题,包括“暗知识”。

“思考数字技术如何超越了自己的思维,又如何利用数字技术使自己的思维更超前,这是企业家今后需要关注的。”李培根说。

image.png

李培根作《数字时代企业家智慧一二》报告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供图

低碳发展肩负“绿色使命”

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的《“十四五”工业绿色发展规划》指出,到2025年,工业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绿色低碳转型取得显著成效,绿色制造水平全面提升,为2030年工业领域碳达峰奠定坚实基础。

面对挑战和机遇,如何推动传统制造业积极融入“双碳”发展战略,肩负“绿色使命”?制造业企业的发展路径又是什么?对此,陈学东表示,绿色制造是制造强国的重要衡量指标。然而,当前我国能源效益比较低,我国单位能耗GDP只有6.29%,与德国相差一倍以上,尤其是钢铁、建材、化工等流程工艺耗能较高,实现绿色发展仍然面临较大压力。

“‘双碳’对于任何一个企业可能都是严峻的挑战。”李培根也坦承,降碳并不是简单地节能减排,“从原材料、生产制造到零售消费再到最后回收处理,整个过程都存在‘碳足迹’”。

“碳足迹”,是指企业机构、活动、产品或个人通过交通运输、食品生产和消费以及各类生产过程等引起的温室气体排放的集合。

李培根认为,从政府角度,推动企业“双碳”要更实事求是,避免操之过急用“硬手段”。作为企业,要把“双碳”作为发展目标,而实现的重要手段之一就是数字化,从原材料、产品开发到回收等所有环节都可通过数字化实现降碳,“降碳,没有数字技术、智能技术的支撑是不可想象的”。此外,整个供应链还要协同行动。

推动低碳关键技术突破和创新应用,是制造业低碳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与会专家们表示,实现制造业数字化智能化,必须依靠技术创新,加快装备智能化、加强创新平台建设,实现制造业科技自立自强。

企业是制造业绿色转型、低碳发展的主体。提高绿色发展意识,明确重点产品技术创新路径,推进绿色创新是企业的迫切需要。创客共赢基金创始合伙人李建军曾做过相关的投资案例。他呼吁,投资可以促进技术的发展,技术创新迭代在提高整个企业生产效率的同时,还可降低能耗和成本。

image.png

论坛现场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供图

跨界协同为创新“增速”

“跨界协同创新”是一种新模式、新趋势,制造业如何走好协同创新这一步?如何构建高效联动的制造业创新网络?“我观察到,与国外相比,国内企业之间的协同的确欠缺一些。”李培根表示,尤其是软件行业的协同比较困难,缺乏共生共融意识。

在李培根看来,在共生共融时代,从过去企业同行间的“两维”竞争,演变为“三维”甚至“四维”的竞争,就不仅是同行企业之间的竞争。比如汽车行业,可能要与传感器行业、软件行业等联合共同创新。

image.png

高端对话环节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供图

不仅企业间需要协同,产学研也需要协同。“这几年产学研氛围比以前浓厚了许多,尤其是产业链上的产学研融合较好。”湖南华菱线缆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熊硕说。然而,实践过程中依然面临不少难题。

熊硕坦承,一方面,院校的理论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后,知识产权归属问题没有明确规定;另一方面,院校认为投入可不计成本的认知,尤其是形成效益以后的机制问题,都会影响校企和院企的合作。

“如何突破相关限制,激活全社会参与创新的积极性,让开展院企、校企合作成为全社会认同的光荣?我们的措施是积极推动‘揭榜挂帅’活动,希望主动捅破这层观念上的‘窗户纸’。”熊硕说。

的确,对于制造业来说,产业链中的每一环节都需要高效协同、精诚合作,才能夯实制造强国的基础。“很多最先进的制造业都离不开跨界协同。我们想解决的问题,不能光靠一个科研院校、一个企业,而需要集中社会力量打破界限,协调作战。开源,才会有生态。”创客共赢基金创始合伙人李建军说。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北极变暖速度近4倍于世界其他地方 研究揭示西藏曾是北半球植物交流枢纽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