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6/10 23:59:49
选择字号:
“浙”里的科技成果转化企业出题

 

浙江给人的印象是,市场机制灵活、民营企业活跃。那么,这里的民营企业在遇到自己搞不定的技术难题时,通过什么渠道来解决呢?

2013年,浙江省委组织部等四部门推行“青年科学家培养计划”,旨在引导和推动科技人才集聚服务企业,加快培养造就青年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日前,为进一步激发科研人员创新活力,鼓励多出高质量科技成果,浙江省印发了《关于改革完善省财政科研经费管理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实施意见》)。

这些年来,浙江省在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利好政策的背后是否还存在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政策利好

浙江省历来重视科技成果转化工作。2018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积极“产学研用金、才政介美云”十联动,即把产业、学术界、科研、成果转化、金融、人才、政策、中介、环境、服务等十方面因素融合提升,打造一个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

北京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浙江区域总监程淑红告诉《中国科学报》:“在顶层设计规划上,浙江省科技成果转化形成了‘1+2+N’的政策制度体系。”

这里的“1”即浙江省政府出台的《关于全面加快科技创新 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科技新政50条);“2”即《浙江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条例》《浙江省技术市场条例》;“N”即相关政策性文件,比如围绕“三评”改革出台了《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提升科研绩效的实施意见》,围绕科研人员自主权出台了《浙江省加快落实赋予科研机构和人员更大自主权有关文件工作要点》等。

程淑红指出,此次出台的《实施意见》实质上是通过更大程度赋予科研人员经费使用自主权,以科研经费管理作为改革的突破口,通过更为宽松的创新和研发生态营造,释放、激活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的活力。比如,《实施意见》提出全面实行“揭榜挂帅”“赛马制”项目组织方式,企业出题、全球挂榜、企业选帅、企业验榜、企业应用推广。

早在2002年,浙江省就在全国率先建立网上技术市场,逐步探索形成了以“浙江拍”为标志的公开市场定价机制浙江经验,为科技成果资产评估“松绑”。科技成果竞价拍卖,不仅实现了产学研的有效对接,也加速了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步伐。

统计数据显示,2015~2020年,浙江省技术交易额从242亿元增长到1528亿元,年均增速44.6%,超过北京、广东、上海和江苏。2021年,“浙江拍”实现1657项技术交易,金额7.02亿元。

浙江省科技厅成果处负责人介绍:“通过数字化改革,我们不仅实现了科技成果线上竞价(拍卖),同时推出了技术交易凭证‘一证通行’,保证科技成果转化各项办事审批‘线上办’‘零次跑’。”

需求牵引

“在政策利好的背后,隐藏着科研思维惯性。”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宁波材料所)规划战略处主管付耀耀指出,长期以来,“项目申报—成果发表—验收结题”的周期循环,往往让研究人员忽视了科研项目背后的需求。

“科研项目的相关方,包括立项部门、评审专家、攻关团队等都需要深入思考项目背后的真正需求到底是什么?”付耀耀告诉《中国科学报》,当“研究真问题、真研究问题”的思维惯性打败“项目申报—成果发表—验收结题”的周期循环后,科技成果转化的困惑就很容易迎刃而解。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科研需求?付耀耀认为,科研需求包括国家战略需求和企业市场需求,这两者并不完全割裂,当前很多产业链的卡脖子问题也是国家战略需求。

他以新材料为例介绍,新材料不仅产业链长,其产业周期更长,“研发—小试—中试—产业化”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不利于成果转化的顺利进行。“如果没有非常精准的需求研究,不仅成果转化难以推进,还会浪费大量的科研资源和产业资源。因此,找准需求、摸清下游产业链就更加重要。”

据了解,宁波材料所在探索需求引导科技成果转化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对接国家战略需求方面,宁波材料所聚焦国家海洋强国战略向南海、深海、极地等极端海洋环境拓展过程中对涉海极端环境使役材料的需求,开发的以二维片层结构调控的海洋重防腐涂料为代表的海洋工程材料,为跨海大桥、临海大型工程等国家战略项目提供材料支撑。在对接企业市场需求方面,宁波材料所先后与多家行业龙头企业建立战略合作关系,通过企业的市场需求,牵引材料技术攻关在下游新能源、生命健康、先进制造等产业链中有用武之地。

付耀耀表示,除了“需求引领”的定制化研究之外,科学研究更要敢于探索,力求“引领需求”。

“有用”的科研

科学研究聚焦国家战略需求和企业市场需求,才能引导科研人员做“有用”的科研。对此,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自动化学院副研究员刘栋良深有感触。

“高校院所的科研人员不应该局限于现有的教学和研究工作,而需要发挥创新思维,让研究成果回馈社会,比如帮助企业解决难题。”他说,“实验室里的宝贝很多,企业的需求也很多,但研究偏重理论,企业看中应用,两者往往不能顺利衔接。”

那么企业的技术难题如何才能得到解决呢?

刘栋良自2005年来到浙江本土的民营企业——卧龙电气驱动集团(以下简称卧龙)开始博士后工作以来,带领团队跟卧龙展开了17年的深入合作。

“他和技术团队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这是卧龙创始人陈建成对刘栋良团队的评价。

“通过多年合作,我们双方对彼此都非常信任。”刘栋良告诉《中国科学报》,“我在课堂的授课内容在书本上是找不到的,这些内容来自企业一线。学生们不仅爱听爱学,每年都机会深入企业开展实操,做到学以致用。”

反之,科研人员如何才能把自己的技术产品在市场上推销出去?宁波材料所研究员朱锦就是一个成功的“推销员”。

2009年,朱锦回国加入宁波材料所后干的第一件大事是,将自己研发的生物基无醛木材胶黏剂技术以1088万元的价格成功转让给企业。

“向企业推销技术产品,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甚至对我来说有点难度。”朱锦告诉《中国科学报》,“科研人员要将自己的技术顺利推销给企业,可以从交朋友开始。”

“企业认可你和你的团队后,自然会比较容易地接受并认可你们的技术。”刘栋良表示,“双方放下戒备,开诚布公,是合作成功的基础。”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百兆瓦先进压缩空气储能电站并网发电 在离太阳更近的地方
全球最大液流“电力银行”10月上线 我国成功实施问天实验舱转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