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左宇坤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2/5/20 14:52:44
选择字号:
985、211高校硕博生,为何扎堆小县城?

 

中国新观察|985、211高校硕博生,为何扎堆小县城?

中新财经5月20日电 (左宇坤)如果你有着名校硕博的高学历,毕业后是更愿意留在大城市,还是扎根小县城?近来,几则“名校硕博扎堆就业小县城”的消息,在这个求职季掀起了风浪。

“学历已经内卷到这样了吗?”“名校硕博都下基层,普通毕业生可咋办?”“唯学历、唯名校的‘定向招生’什么时候才能停止?”……种种声音之下,县城为何大力抢人来?名校硕博生又为何愿意去?

钱多空间大,县城招人很“硬核”

近日,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的《2022年遂昌县面向世界一流大学引进优秀毕业生入围体检人员公告》公示名单引发热议。名单显示,24个工作岗位的入围人员几乎全部来自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等知名高校,硕博士的比例更是高达95.8%。

类似的还有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发布的《阜宁县2022年面向全国部分高校和境外世界名校引进优秀毕业生拟聘用人员公示(第一批)》,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等一流高校的一百余名毕业生出现在了这份名单上。

用“扎堆”来形容名校硕博毕业生到小县城就业可能还稍显夸张,但似乎确已成为一种趋势。

以遂昌县为例,人才引进政策可以说颇为诱人:其中全日制博士研究生可享受75万元政策奖励,全日制本科生可享受45万元政策奖励。另外考虑到未来的发展空间,引进人员聘用后即与招引单位签约,列入事业编制管理;1年试用期满考核合格且表现优秀的,还将根据工作需要“按中层干部选任程序聘用为单位中层正职或中层副职职务”。

中新财经注意到,遂昌县人民政府官网曾在5月9日发布了一篇《遂昌向世界一流大学毕业生抛出“橄榄枝”》的文章:“这次过来,我最深刻的感受就是遂昌虽然是个小城,但是发展前景、人才服务样样不落后。”来自浙江大学的女博士刘倩表示,遂昌的人才新政以及重视人才、礼敬人才、成就人才的氛围打动了她。

抢人,“小县城”的“大事情”

2021年从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的石月(化名)来到浙江某二线城市工作刚刚一年,已经过上了“有车有房、吃好喝好环境好”的生活。

虽说并不是从一线城市到县城的反差,但对于石月来说,放弃在北京、天津等地已经拿到的工作机会,只身一人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在当时看来也是一个不容易的选择。好在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都让她颇为满意。

“这里的人才补贴力度非常大,安家费、人才补贴都是真金白银地直接给,可以说我一来到这里,车、房这两个对多年轻人来说最大的压力就已经完全不用操心了。而且环境宜居,生活幸福感很高。”石月向中新财经“中国新观察”栏目介绍,自己工作一年,年薪已经达到了30万元起步。

“说实话,每年有那么多名校输送那么多毕业生,我的学历在北京也显得不那么突出了。但是来到这里后就还算是比较高的,领导们也都很看重我。”石月说,目前看来自己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相当大的。

正如石月所言,求贤若渴的各级政府都已将人才建设摆在重要的战略位置上。从开放落户、安家补贴,到创业贷款,直接“发钱”……各地出招不断。根据各省份公布的2021年人口数据,浙江、广东、江苏等省份,均保持了一定规模的常住人口数量正增长。

从北京某双一流高校毕业后,李林(化名)来到江苏某二线城市县城成为了一名基层公务员。他对中新财经表示,从一二线城市蔓延开的“抢人大战”其实很早就下沉到诸多县级城市。

“但可以很明显感受到,大城市区位优势突出,经济发展水平高,各种医疗教育服务资源也更为丰富,这是县城乃至中小城市怎么也比不了的,所以一些县城为了吸引人才,仰仗自身财政实力的出台了给钱、给福利政策。”李林认为。

但李林同时提到,当下很多基层政府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公共服务供给方面的短板。“所以最近几轮招人的时候,我们这和其他不少县城都将教师、医生等技术性人才作为急需紧缺人才大力引进,这在我看来是不小的进步。”李林说。

“在目前就业形势比较严峻的情况下,各地积极采取一些措施吸引人才,有利于缓解就业压力。”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但需要注意的是,引进的人才是否跟当地的人员需求相匹配,是否能够在特定的岗位发挥特定的作用,人才就业的系统是否具备可持续性,而不仅是从单一的工作岗位和工资福利去看。

县城发展与人才就业的“双向奔赴”

县城的人才引进竞争如此备受关注,跟一份文件的出台不无关系。

近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不仅强调了县城在我国城镇体系的重要地位,更是明确“全面落实取消县城落户限制政策,确保稳定就业生活的外来人口与本地农业转移人口落户一视同仁”,县城发展大有可为。

而教育部数据显示,2022届中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人,首次突破千万大关。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成为稳就业的重中之重。

“我国就业增长的新空间在县域,县域是释放我国就业压力的‘主场’。” 阿里研究院数字经济与就业研究中心主任徐飞认为,随着县域生活服务业的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兴起,以及新经济、新业态的下沉发展,县域会成为新生代劳动者就业择业的新方向。

储朝晖则提出,一定要从系统性、可持续性的角度去想办法解决当下就业的难题,最关键的还是要激发企业活力,增加企业用人的需求,更广泛地吸纳人才就业。

“因为平时也参与招人,我感觉现在的90后、00后不论是学习能力还是工作态度都优秀,确实是一代比一代强。”李林说,县城里的工作虽不“高精尖”,但也涉及到社会民生的方方面面,能把自身经济盘活、把各种公共服务搞好、把百姓利益处理妥当,难度也着实不低。

李林认为,“从长远看,更多高学历人才来到基层,我认为对毕业生的锻炼成长和县城的发展激活是一种‘双向奔赴’的助益。”

当然,一纸就业合同的签订只是开始,名校硕博生的光环对于个体发展和对当地建设都不是长久的决定性因素。县城如何真正留住人才,毕业生又如何为当地做出实际贡献,才是热闹背后更应考虑的事情。(完)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