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子萌 赵广立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4/19 20:33:19
选择字号:
53岁读博、61岁毕业,他的勇气何来?

 

61岁还有可能获得博士学位吗?澳大利亚工程师Zoltán Kócsi近日在Nature网站职业专栏发表文章,分享了他的“高龄”求学经历。

一次科学研讨会上的偶然相遇,让Kócsi对昆虫学领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在此之前,Kócsi从事电子控制系统的设计工作已有30多年,他曾经以为自己会一直干到退休。

接触到昆虫学是因为他的妻子Krisztina Valter。她曾经是一名临床医生,目前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科学家,从事视觉领域研究。有一次,Kócsi陪同妻子参加一场生物学相关的学术活动,期间一位演讲者的发言吸引了他的兴趣。

这个人就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名誉教授Jochen Zeil,他是研究动物行为的神经行为学家。在这次活动中,他分享了一个模型,展示了昆虫如何在大脑较小、复眼分辨率较低(甚至可能无法直接看到)的情况下,找到到达目标的路径。像素、函数、向量、梯度等,这些Kócsi熟悉的工程学语言竟然也能用在昆虫学研究中,二人由此有了一番讨论。Kócsi甚至跟Zeil开玩笑说,如果想要另一个博士生,可以把他算在内。

大约一个月后,Kócsi收到了Zeil的邮件,其中写道:“一直没收到你的申请,你报名了吗?”

于是,在53岁这年,Kócsi成为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生物学的兼职博士生。

重返实验室

这不是Kócsi的第一个研究生身份。

1985年,他获得了布达佩斯工业大学(现改名为布达佩斯工业和经济大学)电子学的硕士学位;1990年,Kócsi移民澳大利亚。直到1995年创办自己的公司之前,他都在不同领域的研究机构工作。21世纪初,Kócsi与其他研究者一起,将他们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做的显微镜图像分析程序写成了2篇论文并发表。

Kócsi对于昆虫学的了解还停留在几十年前,要想尽快参与实验室的项目,他必须快速补全基础知识。所以除了处理工作,他把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钻研课本。虽然时间很紧张,好在他妻子和其他实验室成员都提供了很多帮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恶补,Kócsi便能自如地参与实验室的讨论了。

但学得越多,他就越意识到自己知之甚少。“每一篇论文都推动我去学更多的知识,读更多的书。不断重复阅读思考这个过程之后,自己的知识体系就会变得有条理起来。”

像大多数科学家和工程师一样,Kócsi对未知事物很着迷。但不管是从理论,还是从实践的角度来讲,昆虫学都与Kócsi之前熟悉的工科类学科完全不同。

从理论角度看,重复做同一个工程实验,我们会得到相同的结果,但对于昆虫学却并非如此。“你的实验对象有它们自己的思想,因此你并不能完全操控它们的行动,比如你可以把一只蚂蚁放在一个自转的球上,但你不能确保让它在上面爬动。”

从实践角度看,Kócsi之前的工作经历,让他习惯于去设计符合标准和规格的产品。对于商业化的工程师来说,目标就是尽量用最低成本来保证产品的可靠性,工作性质不允许他们出现失败。但在基础科学中,失败是很常见的;而且,如果幸运的话,还可以用失败的经历发篇论文。

经验之上

Kócsi想要弄明白的问题是,昆虫的神经系统究竟有怎样的特别之处,让它们能够从低分辨率的图像中提取到方向线索。

它们之所以会对目标做出行动,是因为它们处在自己熟悉的自然环境中,这是实验室里无法提供的。昆虫会对人为设置的黑白条纹做出反应,但Kócsi想要弄清楚它们是如何在很远的地方就能识别特定的树或隐藏的巢穴。

如果能够通过VR还原出蚂蚁的视觉系统,投射出蚂蚁在自然环境中面对目标会做出的反应,或许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这激发了Kócsi的工程师精神,他决定为这项研究专门构建一个模型。就这样,耗资约3.5万美元的模型“Antarium”——一个一米宽、布满了电子设备的多面体就诞生了。Kócsi承包了从设计原型机、采购零部件、组织生产,到编写控制软件、调试电子设备的全部流程。

然而,这个模型虽然成功了,但仍有一些严重的局限性。

设计它的时候,Kócsi对蚂蚁视觉系统的某些方面还不够清楚,所以只能靠猜测;此外,预算也有很大的限制。尽管如此,模型的成功仍然为争取更多的资金和进一步改进Antarium奠定了基础。这个实验让Kócsi明白,跨学科研究能够帮助自己了解全新的领域,这在未来仍然会是一个趋势。

“真正的自我提升”

Kócsi于2020年在《行为神经科学前沿》 上发表了他的研究,并于2021年8月提交了博士论文,评委都给出了很中肯的评价。但Kócsi认为,他的“毕业之旅”中最精彩的部分,还是2019年在瑞典举行的第四届无脊椎动物视觉国际会议上的演讲。

“我收到了同领域许多学者的反馈,他们觉得我的研究很有价值,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肯定。”Kócsi说道。

尽管如此,一边做研究,一边经营企业并不容易。有一段时间,Kócsi甚至舍弃了所有的空闲时光。一方面公司遭受的经济打击让他不能像以前那样工作,另一方面对新知识的学习也进入了瓶颈期。

现在,这位61岁的博士生即将毕业。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对于Kócsi来说,博士学位只是其中一个目标,无论年龄多大,他都会有继续学习新知识的勇气。

“如果你有机会进入一个新的领域,那就不要轻易放弃。”

参考链接:

1.Cullen, K. M., Kócsi, Z. & Stone, J. Neurobiol. Aging 27, 1786–1796 (2006).

2.Cullen, K. M., Kócsi, Z. & Stone, J. J. Cereb. Blood Flow Metab. 25, 1656–1667 (2005).

3.Kócsi, Z., Murray, T., Dahmen, H., Narendra, A. & Zeil, J. Front. Behav. Neurosci. 14, 599374 (2020).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金”色茉莉花结出“绿”色增塑剂 全球首条稀土磁浮列车如何“悬挂飞驰”
超过每周饮酒建议量让染色体变短 合肥科学岛稳态强磁场刷新世界纪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