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佩滢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2/4/11 23:12:28
选择字号:
《科学》邀请“给导师定规矩”,多名华人“青椒”加入

 

压力大、怕犯错、怕失败、怕迷茫……对于“青稞”(青年科研人员)来说,在研究环境上所面临的共性问题不分国家和地域。

Science近日发起了一场讨论,邀请全球各领域的“青稞”参与,每人给导师和PI编写一条规则。最终汇集成一部“所有 PI 应遵循的规则”,呼吁科研引路人能够共同遵守,以改善青年科学家的科研环境。

其中,多位华人“青稞”也发表了看法。

他们有的针对身边的现象吐槽,如期望导师“认真对待学生的问题,给出建设性的回答”“尊重学生的私人时间”。

有的聚焦于细节操作,如“每月至少邀请一位其他领域的专家给课题组成员做讲座”“实验后,亲自示范清理实验室的正确方法,并进行安全记录”。

还有的强调科研之外,科研引路人们应给予“青稞”更多关爱,如“每月至少组织一次家庭聚餐”“无条件地鼓励学生”等。

鼓励不同声音

▲ Jennifer S. Chen,耶鲁医学院

导师勇于认错,就是鼓励学生直面失误。科学研究就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无论是付诸心血的假设被推翻,还是忘记手册中的步骤。但青年科研人员往往害怕失败,担心自己的错误会带来负面影响。

导师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就是在启示学生:被推翻的假设、实验中的失误并不可怕,某种程度上也是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将这些过程中的“挫折”透明化,也能让学生提出反对意见,开拓出更活跃的思维空间。

 

▲ Chih Ying Huang,中国台湾成功大学物理系

认真对待学生的问题,给出建设性的回答。懂得尊重学生的导师,也能将自己的实验室变成供大家自由发表意见的安全领域,激发成员的研究动力。

 

▲ Michael Sanjay Fernandopulle,美国西北大学范伯格医学院

要谦虚。导师在用自己的方法解释数据时,学生可能不会去主动分享别的看法。这时候可以提醒学生,导师的直觉也可能是错误的,鼓励青年科研人员勇于质疑,培养他们的好奇心,挖掘新的可能性,启发不同的想法,客观地判断结果。

 

尊重个人时间

 

▲Liping Zhang,南方科技大学机械与能源工程系

避免在工作时间以外用即时通讯软件联系实验室成员。下班后,建议导师用电子邮件联络,尊重学生的私人时间,减轻立即回复的压力。

 

▲Divyansh Agarwal,哈佛医学院

尽量不在周末联系实验室成员。青年科研人员需要时间来反思、总结和提升下阶段的工作。好的科学是由灵感驱动的,远离工作环境的时间对于青年科研人员很重要,有利于导师规划学生工作、弥补个人不足,持续推进长期目标。

 

提供研学资源

 

▲ Yongsheng Ji,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部

每月至少邀请一位其他领域的专家给课题组成员做讲座。了解其他学科可以拓宽青年科研人员的视野,激发创新性思维,带来多元研究方法的思考。

 

▲Yuan Zhi,贵州大学经济学院

实验后,亲自示范清理实验室的正确方法,并进行安全记录。导师与青年科研人员共同完成这项工作可以提高学生的安全意识,养成认真负责的习惯,在集体中培养团队精神。

 

▲Sara Granado Rodríguez,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大学生物系

每月举行一次实验室会议,让博士生汇报自己的工作。这些演讲可以帮助青年科研人员积累数据汇报和科学交流的经验,并让导师有机会了解个人进展,提供建议和帮助。

 

▲Andrea Y. Frommel,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土地和食品系统学院

促进实验室之间、实验室内学生间的合作,减少过度竞争。给学生创造一个支持性的学习环境,提高他们的生产力,并通过共享知识、设备等资源扩展他们的技能。

 

▲ Xiao-Yu Wu,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机械与机电工程系

带学生参加学术会议。建立专业网络对青年科研人员来说至关重要,导师可以促进他们与资深科学家的联系。

 

多替学生打算

 

▲Martin Luka?išin,以色列理工学院医学院

战略性项目决策应符合青年科研人员的最大利益。把项目举证责任转移给导师,将自动为青年科研人员增添谈判项目方向的筹码,并让他们有权反对仅对导师有利的决策。如果把尊重青年科研人员的发展前景纳入决策制定标准,那么剥削行为就会大大减少。

 

▲Yida Zhang,哈佛大学生物医学信息学系

如果导师要换单位,请帮助实验室成员找到新的归宿。如果自己的导师准备跳槽,那团队的青年科研人员会面临巨大挑战。这时候导师应该给每个实验室成员提供新的就业支持,即使他们不打算跟随导师进入新机构。

 

▲Christina N. Zdenek,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生物科学学院

鼓励青年科研人员做最适合发展个人成就的研究,而不是最适合导师方向的研究。导师应该支持和指导学生,培养求职和个人发展所需的技能。

 

给予支持关爱

 

▲ Yan Zhuang,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

无条件地鼓励学生。如果青年科研人员的辛勤工作没有得到积极的支持,他们可能会放弃。导师应该让他们尝试新事物,如果成功了,就给予肯定。如果失败了,也可以提醒他们,经验也是帮助自我改进的一课。

 

▲ Bo Cao,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核心研究实验室

每月至少组织一次家庭聚餐。我的导师经常给我们展示,做饭就像做实验一样,在做饭的过程中,我们小组也学到了协作精神。吃饭时,我们畅谈学术思想或取得的进展,这些美好的瞬间让我们彼此放松,感觉更亲近了。

 

▲ Katherine Davis,英国伦敦帝国学院

用自己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学生——而不是用以往的经历对待。有时导师觉得,如果他们是从高压研究环境中幸存下来的,那么他们的学生也应该如此。然而,最好的导师会尝试通过与青年科研人员合作克服挑战,优化学术体验,实验室的文化氛围也会得到改善。

 

▲Fernanda Oda,美国堪萨斯大学应用行为科学系

尊重学生的独特文化需求,例如种族、国籍、性别认同、性取向、健康和社会经济地位。文化关照式指导给学生提供了更多成功的机会,更大的舒适感和安全感。

 

▲ Nikos Konstantinides,巴黎大学、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雅克莫诺研究所

征求反馈并采取行动解决。每年导师都应征求所有实验室成员对实验室文化、氛围、科学和诚信的匿名反馈,并在第二年向实验室小组和独立的同行委员会报告为解决问题而采取的措施。

 

▲ Jelle Vekeman,比利时根特大学分子建模中心

希望导师认识到,一些微不足道的例行公事,比如发表论文或批准资金,对青年科研人员来说可能至关重要。导师应正视此类邮件的重要性,及时更新状态,减少不必要的压力。

 

避免“期望落差”

 

▲ Kyle J. Isaacson,Ike Scientific,美国犹他州

在评估青年科研人员的工作之前,请回顾一下自己以前的博士论文。这样就会发现,导师在早期职业生涯中也有很多东西要学,这样就给学生符合实际而不至于过高的期望。一个更加包容理解的环境可以极大地改善实验室中成员的心理健康。

 

▲ Rakesh Ganji,美国塔夫茨大学发育、分子和化学生物学系

多参与“板凳工作”。导师与学生一起进行日常实验,可以激励年轻科学家,了解他们面临的挑战,打破和学生之间的沟通壁垒,创造一个更愉快、更有效的工作环境,减少双方对彼此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

 

▲ Emma Dawson-Glass,美国霍尔顿植物园研究部

尽早明确界限。对于青年科研人员来说,与导师相互了解、相互磨合阶段经常会有“试探性压力”。导师事先沟通好界限,比如何时可以发送电子邮件、申请推荐信需要多长时间,是否欢迎自发的交流等,对于给青年科研人员营造舒适的实验环境来说至关重要。此外,这也给青年科研人员树立了很好的示范,让他们也能自信地设定自己的界限。

 

原文链接:

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abp9887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油菜素内酯对陆地棉纤维伸长的调控网络 天格计划合作组4所高校成功发射4颗卫星
望远镜观测助手的24小时 小身体大能量!“天智二号”D星发射成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