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周佩滢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2/3/27 20:25:16
选择字号:
22年后从顶刊撤稿,知名教授因虚构人物死亡公开道歉

 

他终于下定决心撤稿,亲手终结这件事。

纽约医学院临床教授沙阿(Shetal Shah)近日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声明,要求撤回一篇22年前刊登在这本医学顶刊上的文章。

那时的沙阿,还是一名实习医生;如今,他已是儿科学领域的大牛,重点研究母婴的重症监护、新生儿的免疫与疫苗接种,在业界被誉为“婴儿的超级英雄”。

一位声高望重的学者,不惜名誉受损,22年后旧事重提,主动撤回一篇尘封已久的文章,并公开为自己曾对边缘化群体所犯下的“文化偏见”致歉。

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沙阿选择以这样义无反顾的方式直面以对?

撤稿声明。来源:JAMA网站

被撤稿论文。来源:JAMA网站

我们是否应该干预死亡?

2000年10月18日,沙阿在JAMA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Five Miles From Tomorrow”。文中讲述了一个悲情故事: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极地村落中,最年长的老人已97岁,尽管身体基本健康,但他选择遵循传统,独自走向冰封的北冰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里提到的“传统”,是指研究界流传已久的一种说法,即因纽特人为了节约资源,会将“无用”的老人放到浮冰上送入大海。

当时,沙阿以实习医生的身份在这个村庄行医。在文章中,他用一种半是参与者、半是旁观者的视角,记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老人念着祷告词,穿着他最好的斑海豹皮衣,花了很长时间适应漂摇的浮冰。他咧开嘴笑了,嘴里没有一颗牙,他挥了挥手,和浮冰一起,慢慢消失在清晨的迷雾中。”

这些细节很生动,不由得人不信。

根据沙阿的记述,他与当时的主治医生斯文森(Swenson)博士讨论后,认为这名高龄老人并没有失眠、日常兴趣减弱等抑郁症征兆或其他健康困扰,而是精神良好、注意力集中。

尽管他们始终强烈反对,却并未改变老人的决定。老人的子孙们也认为,老人已经传授了自己毕生的捕猎经验和智慧,古老的传统应该得到尊重。

医生在诊断记录中最后写道,“一个无法抑制的灵魂,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

文章发表后,立即引发了一场关于医学伦理的讨论:在临终遗愿面前,我们是否应该干预死亡?

沙阿曾问自己:对于打定主意要走上浮冰的老人,要强行阻止吗?作为偏远村落的局外人,有权利干预吗?如果不介入,是默认了老人的死亡,还是尊重了他的文化信仰?

医学专家对这种选择权问题已经争论了多年,似乎新一代的医生已经接受了患者选择有尊严的死亡,而不是没希望的活着。但是,对于死亡权的辩论都集中在慢性疾病或老年ICU患者身上,此前对边缘群体文化信仰的争议还缺乏关注与思考。

一个虚构的老人

第二年,事情突现转折。

斯文森博士致信《美国医学会杂志》,表示虽然认可文章所提的临终关怀问题具有价值,也理解为了更好地表现主题进行一些细节的渲染,但据他回忆,并未发生过老人因为“遵循传统”,而结束自己的生命的事情。

首先,这个村子的居民是西伯利亚尤皮克人(因纽特人的一个分支),从来没有这样的传统;其次,也没有长者说感到自己“无用”,或者来跟医生们告别——他们的文化不是一种认为“一个人的价值只与他所传授的智慧有关”的文化。

在所有因纽特文化中,西伯利亚尤皮克人非常尊重他们的长辈。他们以口述历史的方式传承文化,长者是社区知识和智慧的“活宝库”,具有极高的价值。

而且,这些长者本身就是群体不可或缺的成员。北极并不是一个“资源有限的酷寒之地”,对于他们来说,这片土地是富饶而美丽的,始终为种族的延续提供充足的供养。

“作为一部小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斯文森说,“它深刻地反映了我们自己的文化偏见:当一个人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表现和成就时,自杀可能成为消极而合理的选择。然而,这种绝望的长者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比在西伯利亚尤皮克人中更为普遍。”

对于斯文森的质疑,沙阿回复称,虽然他们在北极的期间没有发生具体事件,但几位居民和患者都讲述了类似的事件。为了公开提出医学和文化背景的相关问题,他是在艺术许可的范围内,综合了此类事件写成一篇文章。

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沙阿的这篇文章发表在JAMA的“A Piece of My Mind”栏目中,该栏目长期致力于讲述现代医学实践中的思考、挑战和隐藏的真相

最后,期刊编辑部认为,这篇文章可以代表沙阿博士的真实经历,呈现了一个医学生在阿拉斯加村落访问行医的见闻。

纠正错误永远不会太晚

22年后,这段往事早已铺满了灰尘。

然而,沙阿却在此时站出来,向编辑部公开致歉。他坦然承认年轻时的自己认知尚浅,错误地认为期刊的这个栏目可以接受创作自由,从而虚构了一位阿拉斯加老人的故事。

同时,他也意识到,随着时代变迁,医学领域对公平、多样性和包容性问题更加重视,但这篇文章在无意中强化了一种刻板印象,对阿拉斯加原住民的文化风貌描述存在偏颇,可能会带来一些误解和影响。

他表示,“我想纠正错误,希望这份迟到22年的撤稿申请来得不算太晚。”

沙阿 。来源: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网站

沙阿的科研经历,可谓一路顺遂。

他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得生态学和生物进化学学士学位,随后在康奈尔大学医学院获得荣誉医学博士学位。他于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完成了儿科住院医师实习,并在纽约大学获得了新生儿学奖学金,获得美国儿科委员会在普通儿科、新生儿围产期方向的医学认证。

现在,他在纽约医学院任新生儿科临床教授和执业医生。在二十多年的科研中,他聚焦于对少数群体、弱势群体的关注和理解。

沙阿也是美国儿科学会的会员及长岛立法委员会副主席。他曾在纽约立法机关参与编写3部纽约州法律,在美国儿科学会、第110-113届美国国会中大力推进儿童健康相关的宣传倡导工作。他的研究重点在于母婴的重症监护、新生儿的免疫与疫苗接种上。

参考资料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fullarticle/2790240?resultClick=1

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article-abstract/193189

https://hpa.princeton.edu/events/doctor-shetal-shah-md-faap-melanie-leong-md-faap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