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如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1/28 21:38:53
选择字号:
沈其韩院士逝世:曾说个人兴趣应和国家需要结合

W020160811639850493317.jpeg

沈其韩 图片来源: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

2022年11月27日,地质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沈其韩,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周岁。

沈其韩曾在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国家级科研机构中央地质调查所工作。从这里,走出过48位新中国的两院院士。此前,沈其韩是其中的唯一健在者;如今,他的逝去,也带走了一个重要的时代。

沈其韩长期从事早前寒武纪地质、变质岩石学等研究。他立足于中国的地质实践,在矿床普查与勘探、变质岩石学、同位素地质年代学和前寒武纪地质学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的成果,为国家作出了重要贡献。曾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国家科技成果奖(第一完成人)。他因“误打误撞”与地质结缘,曾说“个人兴趣和国家的需要结合在一块,才更有发展。”

“误打误撞”结缘地质

从中学开始,沈其韩就十分喜欢地理,后来结缘地质学纯属“误打误撞”。

1942年,他考入国立重庆大学地质系就读,当时高考只有三个专业——商科、数学系和地质系,谈及专业选择,他在自述中写道,“当时我对地质并不了解,只是喜欢地理,以为两者相近,可以有机会考察祖国的锦绣河山,对地质学在国民经济中的作用和研究地球的科学意义,以及实际工作中的艰苦性均一无所知,故这种选择带有较大的盲目性和偶然性。”

对求学阶段的沈其韩,恩师矿物学教授王炳章先生的描述是,走进岩石学领域,全身心都投入到对知识的渴求之中。

1946年6月,大学毕业的沈其韩考入位于南京的中央地质调查所岩石学研究室,继续在地质学领域深耕,并开始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工作。

中央地质调查所(成立时称农商部地质调查所)是中国建立的第一个国家级科研机构,代表了中国现代科学的起始,在中国现代科学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它成立后的几十年间,中央地质调查所在区域地质调查、矿产资源勘查、大地构造学、地震学、土壤学、古生物与古人类学等众多领域,取得了一系列举世瞩目的学术成就,是民国时期我国最享有国际声誉的研究单位。1951年,该所被正式改组为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

在这里,沈其韩成为了地质学家程裕淇的助手,深受程裕淇严谨的工作态度、扎实的知识素养、开阔的学术视野、服务大局的工作意识、炽热的爱国情怀的影响。

“如果能帮助国家建立十个八个矿山,我也就很知足了”

在中央地质调查所,他还参加了南京江宁镇一代1:10000中生代火山岩地质图的测制与研究,以借调的名义在勘探队工作。在野外队工作一年后,转为野外队编制。

对于编制、工作地点等,沈其韩全然不在意。“新中国成立后,一片兴隆气象,大家都愿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并没有计较什么大城市或机构名称等,(编制在)思想上并未产生任何波动。”沈其韩在自述中写道。

1952年,湖北省黄石市铁山区大型地质勘探队——大冶资源勘探队成立(后改称为“429勘探队”),沈其韩作为业务骨干参与铁矿的详细勘探。他们白天到山野测量,夜晚在室内整理资料,很快完成了整个矿区精细的地形图。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沈其韩没有回过家,日夜都待在山上。

之后,他又参与了山西中条山铜矿勘探,走南闯北,不知疲倦,沉浸在为国家找到矿产资源的巨大喜悦之中。

几十年过去,两地早已建成我国重要的铁、铜矿山基地。回首当年,沈其韩在年过九旬接受采访时依然非常激动:“当时地质勘查工作非常辛苦,几乎都是白天黑夜地干,一个地质队、一两千人、三十几台钻机,就想着赶紧找到矿,提交报告。一两年时间矿山就建立起来了,让我很有成就感。我当时就想,如果一辈子能够跑十几个地区,帮助建立十个八个矿山,也就很知足了。”

个人兴趣应与国家的需要结合

正当他怀着满腔热情准备大展拳脚、大干一场的时候,时任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程裕淇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回到地质研究所搞岩石学研究。

尽管兴趣在勘探,但是他还是毅然决然地投入到完全未知的领域中。而这一切,只因4个字——国家需要。

1956年,沈其韩进入地质矿产研究所(后改为地质研究所),开始进行早前寒武纪基础地质、同位素年代学和变质岩区工作方法的研究,一干就是60年。

在地质学家的眼里,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石头,或许比等量的黄金还要珍贵。从热火朝天的地质找矿一线转入到相对冷僻的基础研究领域,沈其韩迅速沉下心来,投入新的工作中。

“我上大学的时候,地球化学根本没有学过,年代学也不知道,都是后来在工作中边做边学起来的。”沈其韩曾说。他格外关注新技术、新方法在实际工作中的运用,向国外专家学习,引进国际上最先进的测定同位素的仪器设备,这使得中国的寒武纪地质研究在起步较晚的情况下奋起直追,硕果频出,逐渐缩小了与国际寒武纪地质研究的差距。

经过多年努力,1980年后,他迎来了自己地质学研究的盛产时期,完成代表作《中国早前寒武纪麻粒岩》和《山东沂水杂岩的组成与地质演化》,并获得1988年地质矿产部科技成果奖一等奖、1989年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提及国家需要与个人发展,沈其韩曾说,“从建国开始,我们都是围绕着国家的需要做工作,自己的兴趣慢慢渗入到这里头,融为一体了,这样自己也非常自豪。我感觉,个人兴趣尽量能够和国家的需要结合在一块,才更有发展。”

嘱咐年轻人:条件很好也要勤奋努力

在精心从事研究工作的同时,他也十分注重人才培养,期望中青年同志后来居上。他经常嘱托年轻人不要辜负自己所处的黄金时代,努力学习、踏实奋斗,有所作为。他指导的学生,多已成为我国变质岩和前寒武纪地质研究领域的中坚力量。

回忆一生的科研事业,沈其韩认为,年轻的时候什么工作都要做一点,现在年轻科技工作者学历很高,在某一个专业领域钻研得很深,但也应该具有战略性的长远的思维,应该做到“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他曾说,年轻是一个人最宝贵的时期,是一生中最旺盛的时期。未来是年轻人的时代,一定要把握好。要学习前人优秀的品德,也要发扬敢做敢为的思想,在原有的基础上发扬光大。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国家能够很快地前进,不断地前进。

“年轻人即使条件很好,也要勤奋、努力。回顾一下,我看到历史上的很多人物,大发明家或者大科学家等,天生素质很好,也都非常勤奋。像大数学家欧拉,他13岁进大学,15岁大学毕业,25岁就当了教授。他一生当中几乎每一天都在努力工作,非常非常勤奋。”沈其韩说。

对于天赋一般的,他认为,要一步一步前进,不断努力,也会创造很多的奇迹出来。对于天赋差一点的,不要气馁,不要放弃。

参考资料:

1.  https://yswk.csdl.ac.cn/style/module/yswk/page/othercontent.jsp?id=1495567

2.  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8302777

3.  http://www.mmcs.org.cn/gz/1224/2823/2827/2021-04/171246.shtml

4.  https://yswk.csdl.ac.cn/style/module/yswk/page/othercontent.jsp?id=1495572

5.  https://yswk.csdl.ac.cn/style/module/yswk/page/othercontent.jsp?id=1495581

6.  https://yswk.csdl.ac.cn/style/module/yswk/page/othercontent.jsp?id=1495582

7.  http://data.igg-journals.cn/dzdqs-data/aps/2021/1/PDF/ysxb-37-1-284.pdf

8.  http://www.igg.cas.cn/rcjy/yszj/200909/t20090926_2526756.html

9.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18594624602221

10.      http://www.mmcs.org.cn/gz/1224/2823/2827/2016-06/138742.shtml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