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阳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10/25 18:40:35
选择字号:
集齐3大“诺奖风向标”,大奖为何都青睐他?卢煜明教授专访

 

文 |《中国科学报》记者 李晨阳

2022年9月28日,香港科学院创院院士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卢煜明获得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获奖理由是:在母体血液中发现胎儿DNA,从而对唐氏综合症进行无创产前检测。这项技术已在全球范围被广泛应用,每年约有1000多万孕妇接受这项测试。

至此,卢煜明已经集齐了3大有着“诺奖风向标”之称的国际奖项:汤森路透引文桂冠奖(化学)、科学突破奖–生命科学奖、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在此之前,他还曾获得对标诺贝尔奖设立的中国民间科学大奖——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

这些成就让卢煜明成为当前最受关注的中国科学家之一。

10月23日,未来科学大奖首度携手香港科学院,共同举办的“香港论坛•科学建未来”国际前沿科学论坛圆满落幕。作为未来科学大奖的首届获奖人,卢煜明在此次活动上作了题为《大小形状各异的血浆游离DNA分子主旨报告》,并担任生命科学讨论环节的主持嘉宾。

近日,卢煜明接受了《中国科学报》专访。

卢煜明

《中国科学报》:近期您荣获拉斯克奖的消息,在学界备受关注。请问对您来说,这次获奖意味着什么呢?

卢煜明:获奖当然非常开心。早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拉斯克奖了。这个奖成立70多年来,颁发给很多优秀的科学家,其中很多都是我的科研榜样。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前辈:简悦威教授,他也是出生于香港的科学家,曾致力于将重组DNA技术应用于产前诊断;屠呦呦教授,她是第一位凭在中国完成的研究而获得拉斯克奖的中国籍科学家。能够追随他们的步伐,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中国科学报》:您获得的多个奖项都有“诺奖风向标”之称,因此很多人认为您是“诺奖热门人选”。您怎么看待这些来自外界的期待?

卢煜明:对科学家来说,获什么奖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们唯一可以做的事,是尽可能做出一些具有长期价值的工作。科学是根本,获奖不过是锦上添花。所以我也不会去想那么多。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各大奖项为何如此青睐无创产前检测这项工作呢?

卢煜明:这些都是大奖委员会的决定,我当然无法洞悉他们的想法。如果从科学本身来看,无创产前检测这个工作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基础研究,发现孕妇血液里有胎儿的DNA;另外则是转化研究,怎么把这个科学发现转化为成熟的无创产检平台。

钻研基因组学的科学家,都希望这门科学能为人类健康做些贡献。无创产前检测这项工作,恰恰证明这是可以做到的。

我的幸运在于,很多时候,一个科学发现要过很久才能进入应用,但我们的进展相对比较快。2011年1月,我们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无创产前检测技术的大型临床试验结果,不到10个月这个技术就推向市场了。更幸运的是,我们最开始想准确率能超过80%就已经很好了,没想到它的准确率能超过99%。此外,这项技术不仅能用在产检上,也可以用在癌症诊断等重要领域,这可能也是它备受关注的原因。

《中国科学报》:在那之后,您还做了哪些重要工作?向我们介绍一下您新近的成果吧。

卢煜明:也取得了有很多有趣的,从前不能够想象的结果。比如说我们过往认为血浆里边的DNA通常是很短的,但2021年我们发现,在孕妇血浆中还存在大量长片段的胎儿游离DNA。就好比从几十个字的短消息,发展到可以在微信上发送Word文档。有了更丰富的信息,我们未来做产前或癌症筛查等研究,就会更加准确。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发现,很可能意味着一个新的领域。

《中国科学报》:抛开外界赋予您的种种光环,您对自己的期待是什么样的?

卢煜明:我现在有一半的工作时间用在癌症研究上。如果在我退休的时候,可以把癌症这个头号杀手对人类的威胁降低一点点,那将是我职业生涯最好的礼物。

癌症研究比产前检测要难很多。因为人类的怀孕是一个很有规律的过程,我们知道一些疾病在人类的第几号染色体上,也知道怀孕几周会伴随哪些现象。但癌症是千变万化的,个体差异也很大,所以做起来比较困难。但这些年我们也取得了很多好的成果,未来还要在检测筛查的准确率上多努努力。

《中国科学报》:您最开心的事情和最遗憾的事情分别是什么呢?

卢煜明:最开心的是把自己最初一个很抽象的想法,转化成一个真正可以帮助人的技术。我最开始是想要在母亲的血液里寻找胎儿的细胞,但是找了8年,发现这些细胞的浓度就是不够。1997年我回到香港中文大学,就想从头来过,当我发现在孕妇血浆里有很多的胎儿DNA在细胞外浮游时,那一刻的感觉是非常惊喜的。

就好像去银行取钱,一直想要打开保险箱,没想到钱根本不在箱子里,就放在外面,到处都是。最明显的地方,原来才是最难找的地方。

最遗憾的话,是我太太这几年的身体不是很好,她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病。所以我现在不管得到多么大的荣誉,都无法跟她分享了。要知道她从前也是一位科学家,过去多年,她也一直都在鼓励和支持我。

就觉得,世事古难全吧。

《中国科学报》:您用杰出的科研工作,帮助了许许多多的产妇和家庭,我们也衷心希望科学家们能在阿尔兹海默病上能尽快取得突破,帮助您和您的太太。能不能也请您分享一些经验,科学家如何才能取得突破性的成就呢?

卢煜明:定好一个方向是最重要的。这个方向不能太大太笼统,也不能太小太琐碎。这个方向应该是你钻研20、30年下去,能够做出一些世界此前从未见过的东西。

在追寻这个方向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关注每天实验的具体细节。但千万不要忘记自己整个科研计划的大方向。英语里有句话叫“miss the forest for the trees(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就像我最初在血浆里寻找胎儿细胞,这个方向本身就是错的,无论细节做得再好都无法改变。所以不要光是埋头看着那些小东西,要时常抬起头来,看看整个大环境,看看自己有没有迷失了方向。如果发现了错误,就要勇敢地及时改正。

《中国科学报》:据说您的科研灵感曾经来自于哈利波特,来自于泡面。您有没有一些诀窍可以和大家分享:究竟怎么才能获得灵感?

卢煜明:这些小故事其实就是说明,做科学家也需要有生活。你要有家庭生活,要有业余爱好,要有一些休闲时间。要试着放松下来,享受生活和科研的过程,这样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想象不到的机遇。

而且任何一个科学家都不可能独立做完所有的事情,当你有一个很好的团队,大家一起合作,每个人的工作和生活就都有可能得到平衡。

《中国科学报》:对此次“香港论坛.科学建未来”论坛活动,您是如何看待的呢?

卢煜明:我曾经到北京参加过未来科学大奖的活动,参与者对科学表现出很大的热情。我想如果我是一个年轻的科研人员,可能会像身体中有电流流过一样,非常兴奋,热切地想要去做一些好的科学。我们希望把这种气氛带到香港来,对香港的年轻科学家和学生来讲,将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这次论坛上,有8位“未来科学大奖”获奖人出席,这些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学习经历、不同研究方向的优秀科学家们一起,会擦出很多火花。

年轻科学家们也很令人惊喜,我个人对西湖大学朱听教授的工作非常感兴趣。我从未想象过一个人可以构建出一个与天然生物分子手性相反的“镜像生物学系统”,这是非常富有想象力的。

《中国科学报》:我们相信有很多年轻的科研工作者在关注您的访谈,也在关注这个论坛。请您对他们说几句话吧。

卢煜明:热爱科学的年轻人,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幸运的。我们现有的科研资源、技术储备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因此,如果你真的对科学感兴趣,now,join us!

10月23日,“香港论坛·科学建未来”国际前沿科学论坛在香港科学园高锟会议中心圆满结束。

包括8位“未来科学大奖”获奖人在内的20余位海内外知名科学家担任主讲嘉宾及对话嘉宾。论坛聚焦“生命科学”、“物质科学”和“数学与计算机科学”三大领域,分享最新的科研突破,探讨科学如何塑造人类的未来。他们与香港现场约240位来自粤港澳大湾区的嘉宾展开了深度交流和研讨,南方科技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同步参与研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应激颗粒异常是导致周围神经病的重要机制 “中山大学极地”号顺利完成渤海冰区试航
AI技术从零开始生成原始蛋白质 科学家模拟出末态粒子关联的三维结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