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号 发布时间:2022/1/31 12:01:59
选择字号:
老中青三代科研人年终总结,细数2021年得与失

 

项目获批了吗?经费够花吗?晋升顺利吗?学生努力吗?家人有怨言吗?……

作为科研人员的你,在过去的一年里是否也曾面临着上面这些问题。正值岁末年初,我们邀请了老中青三代科研工作者来唠唠嗑,听听他们在这一年中的付出、收获与遗憾。

好在办法总比困难多,说出来后,轻装上阵,明年再战。

项目拿到了,女儿降生了

过去一年,陈坚在工作和生活上取得了双丰收。

上半年,陈坚独立参与的第一个项目申请获批,经费150万元。听到项目金额的时候,他还有点意外,在心里算了一笔账后发现,好像用不了这么多钱呢?好心的同事给出善意提醒:“你真正做了就发现,经费永远都是不够的,因为意外随时会发生。”

下半年,陈坚的宝贝女儿出生了,初为人父的欣喜用言语已经不足以表达。同事们经常看到陈坚在实验室对着手机屏幕傻笑,有人暗叹:“实验室又多了一个‘女儿奴’。”

三次答辩,终于晋升成功

“都以为你能上!”“这次没上,下次一定行!”

虽然前两次职称晋升都以失败而告终,但王安也收到了很多暖心的安慰。2021年,她第三次参加答辩,最终成功晋升,并发出感概:“下次申报项目,我不会再被职称所限制。”

晋升职称后不仅工资涨了,王安还参与了一个重点科研项目。王安主要从事农业工作,每年有大量的时间奔波在田间地头,开展试验布设、田间管理和调查等工作。尽管工作很忙,但她对自己目前的收入和工作状态都比较满意。

“在本该奋斗的年纪,遇到了好的平台和机会,我没有理由不抓紧握住。”王安说,“在北方的二线省会城市,我的工资除了还房贷和满足家庭日常开销外,还能略有剩余,我很知足。”

“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李胜的研究属于热门领域,每年都能有不错的成果问世。最近他团队又解决一个困惑了学术界几十年的难题。虽然成果还没有发表,但他很有信心。

2021年,李胜评上了正高职称,待遇有了明显的提高。这一年,他还有个意外的惊喜,自己新招的学生由于学习能力很强,已经步入科研正轨。

在南方省会城市生活的李胜对自己的收入和生活都比较满意,但他也藏着一个小心思:“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目前的单位给出的待遇很好,李胜换工作与收入无关,只是觉得人事关系有点复杂,想换一个环境,安心做研究。

“爸爸为什么总是不在家”

2021年是张鑫参加工作以来最忙碌的一年,除了科研工作他还承担了行政职务。他对自己的工作状态不是很满意,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潜心做自己想做的研究。

张鑫两口子本可以在南方小城工作和生活,由于导师的邀请,他们全家北上。新的环境对年轻的夫妻来说并不适应,张鑫的妻子有近半年的时间没有工作,家里的小朋友也经常抱怨:“爸爸为什么总是不在家?都没有时间陪我玩。”

小朋友不知道的是,张鑫专门开了一个视频号,发自己闺女的成长记录,用他的话说:“不是为了给别人看,而是为了方便自己出门在外想念闺女的时候可以随时翻开看看。”

由于家和单位分别在城市的两端,张鑫总习惯性地在车里放几页论文,在开车途中遇到堵车时翻一翻最新的论文。

张鑫也希望未来可以出台相关政策举措,让愿意做科研的人能够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研究之中。

平平淡淡也挺好

回眸过去一年,赵强总结了一个主题词“平顺”,在他看来:“平平淡淡也挺好。”

赵强的研究领域偏基础,虽然没有太多突出的亮点,但各方面进展都比较稳定。2021年的收入没有升也没有降,单位的科研机制和氛围都比较好,没有太多烦心事。

由于疫情影响,赵强出差的频次从原来的一周一次减少为一月不到一次,陪伴家人的时间更多了,用于科研的时间也更加集中。

“在我研究的领域,项目课题不是很多,取得突破性的研究成果难度比较大。”赵强心底也期待能够争取到一些大的项目,做一些有显示度的成绩,但他更知道科研不能急功近利。

“我是两家公司的董事长”

老朱的情况有点特殊,特殊在他的身份多,比如一线大学教授、两家公司董事长。2021年,老朱又有两个学生毕业后进入自己的公司。

这些年来,老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指导学生。教师的本职工作是教书育人,这点老朱一直牢记。由于开了好几年的公司,老朱也知道招人难,招到合适的人更难,现在学生找工作也很难。既然自己掌握着这样的机会和平台,精明的老朱自然不会白白浪费掉。

目前,老朱的两家公司主要负责人都是他以前的研究生。2021年,这两家公司的业务额和员工收入涨幅在10%~30%。虽然没有跳跃式增长,但老朱觉得能维持稳定也挺好。

新一年,公司的增长势头应该还会持续,但瓶颈也会随之出现,老朱正在琢磨将来公司有没有可能做适当的转型和调整。

“核心人员一个都不能走”

重度脂肪肝,这是关军的身体在2021年里向他发出的最大警告,原因他也知道:“酒喝多了。”

关军是一家科研单位的一把手,自从当了这个一把手以来,他发现自己的酒量是越来越好了。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实施第一年,在做未来这五年计划的时候,关军立了一个军令状——“核心人员一个都不能走”。然而在过去一年里,关军还是收到了3个同事的辞职信。

怎么留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关军自己掏钱请下属吃饭喝酒聊天。“缺什么单位尽量给提供,收入我们可能拼不过挖角单位,但现有的科研平台和团队不是新单位马上就能建好的。”

关军也觉得自己有点执拗,有人劝他放一放又能怎么样?但他很清楚只要走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目前正在建设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可能就会因此而被摘牌。

退休后好像更忙了

“我中午到所里,下午我们开会商量商量,明天上午直接去示范现场……”

这样的通话在雅兰听起来已经习以为常,她特别佩服自己老师蔡刚的精力怎么能够如此旺盛,60多的老头好不容易干到退休了,本应该过着清闲的生活,居然比之前上班还要忙。

另一位同事说出了真相:“蔡老师退休前担任了很多行政职务,做科研的时间并不多,终于盼到退休,他还不得抓紧时间再干一干。”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双星计划”:开启中国空间科学新纪元 河西走廊内陆河出山径流研究揭示新趋势
金星缺水的原因,找到了? 科学家描绘低质量系外行星大气逃逸新图象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