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广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2/1/10 20:45:09
选择字号:
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还是资本泡沫?

 

在刚刚作别的2021年,我们听到太多关于“元宇宙”的声音。以至于进入2022年,元宇宙仍吸引着人们的眼球。

1月7日,投资圈就传来一条“国内第一个元宇宙IPO赶来了”的消息:主营VR(虚拟现实)/AR(增强现实)业务的“飞天云动”已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有望成为国内“元宇宙第一股”。在飞天云动的招股书中,元宇宙一词被提及高达200多次。

这只是元宇宙概念火热的一个缩影。从2021年9月以来,元宇宙几乎承包了各类媒体的头条。从百度搜索指数可以看到,将“元宇宙”与“新冠”“人工智能”两个词条对比,后两者叠加的热度都远不能与前者相媲美。

搜索指数对比元宇宙+新冠+人工智能.jpg

元宇宙、新冠、人工智能的搜索指数对比 图片截自百度指数

火热的另一面是质疑。面对这个定义都没办法统一的热门概念,大家的看法莫衷一是。能支撑元宇宙的许多项技术更是还没有进化到能够说服大多数人的程度,元宇宙在被二级市场大蹭热度之余,更像是资本吹出来的彩色泡沫。

“任何新技术概念起来之后都会产生一轮泡沫,在这之后,有些人成为先驱、有些人成为先烈,这是必然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与大数据研究所所长何宝宏指出,在元宇宙尚未成型之前,人们要特别注意把握好发展趋势和风口,“避免成为先烈”。

火热概念席卷资本市场

元宇宙概念对一二级市场的席卷,源于号称“全球元宇宙第一股”的游戏公司Roblox的发迹和崛起。2021年3月,将元宇宙概念写进招股书的Roblox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即暴涨54%,市值超400亿美元。截至1月7日,尽管股价较历史最高值已“打6折”,但目前该公司总市值仍高达488亿美元(约合3100亿元)。

2021年8月底,字节跳动斥资近90亿元(股票+现金方式)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此举被拿来与Facebook在2014年收购VR 公司 Oculus作比,认为是字节跳动与 Facebook 在未来战场“掰手腕”的砝码——更是为元宇宙概念添了一把火。

元宇宙概念很快成为二级市场的香饽饽,一众概念股闻风而动。2021年9月,老牌游戏公司“中青宝”发文称,公司即将推出一款以经营酒厂为核心的元宇宙游戏《酿酒大师》。随后两个月,中青宝股价连涨3.6倍。值得一提的是,其间证监会3次对其发关注函,要求就涨幅异动说明“是否存在蹭元宇宙热点概念炒作股价的动机”。但即便如此,也未能阻挡资本市场为其疯狂。汤姆猫、天下秀、芒果超媒、宣亚国际、世纪华通等“元宇宙概念股”也纷纷跟上热点,开启一轮轮大涨。

记者观察到,自A股于2021年9月9日推出元宇宙概念指数以来,整个板块指数涨幅已近50%。

另据不完全统计,至今A股市场上有近90只元宇宙概念股。然而,它们之中有不少公司并没有元宇宙相关技术或产品,或是元宇宙项目并未真正落地。

行业积极拥抱元宇宙

以Facebook更名“Meta”进军元宇宙为代表,科技巨头纷纷布局元宇宙。典型如日本社交巨头GREE宣布将开展元宇宙业务,微软在其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芯片巨头英伟达推出“全宇宙”Omniverse,腾讯大量持股游戏公司Epic Games并投资元宇宙游戏 Roblox,百度推出元宇宙App“希壤”等等。一时间,大型科技公司都主动或被动地贴上了元宇宙标签。

而更让人始料不及的是,传统行业也纷纷拥抱元宇宙。

1月5日,2021年酱香系列酒全国经销商联谊会在贵阳召开。会上,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静仁表示,要构建属于酱香系列酒的“醉美元宇宙”。

汽车行业对元宇宙的追逐更为疯狂。不仅宝马、奔驰、现代等海外车企纷纷打造“汽车+元宇宙”新生态,国产车企也不甘落后。记者梳理发现,从2021年9月底开始,理想、蔚来、小鹏、上汽、东风、一汽、智己等车企纷纷开启注册元宇宙相关商标等动作。而宝马推出的虚拟世界JOYTOPIA,还被用于满足相应客户对数字空间个性化体验的需求。

宝马推出虚拟世界JOYTOPIA 图片来源:BMW

记者还观察到,迪士尼、麦当劳、奢侈品牌LV等貌似与元宇宙风马牛不相及的行业,也在积极拥抱元宇宙。

为什么传统品牌会对元宇宙如此热情?

在近日中国计算机学会青年计算机科技论坛在深圳举办的一场研讨会(CCF YOCSEF SZ)上,扬子江区块链国际创新中心负责人、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认为,原因之一是,元宇宙化可以帮助品牌以更低边际成本获客——如宝马以提供元宇宙体验为入口向用户展示新车特点比在线下成本低得多,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为了生存”。

“像LV这样的潮品,如果不能及时理解潮流、侵占核心用户心智,那它可能会逐渐失去用户。为了生存,LV选择拥抱元宇宙。”吴啸说。

而元宇宙能够成为风口,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也送上了一记漂亮的助攻。

“经过一年多的新冠疫情‘隔离’,我们对物理世界的依赖减弱了,更多转向了对虚拟世界的追求。”何宝宏认为,这契合了人们的心理。另外,近年来全球经济不景气,大家也试图从虚拟世界寻求一种安慰。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技术的进步。近年来人们在VR/AR、人工智能、社交网络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这些技术的集合极有可能产生新一代的平台和概念,这也顺应了技术发展的潮流。”何宝宏说。

但是对于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说法,何宝宏提供了这样一个视角:“在我的研究历程中,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个叫做‘下一代互联网’的东西,企图代替互联网未来的前进方向,比如IPv6、web1.0~web3.0、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固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信息互联网和价值互联网等等。可以说,元宇宙是这个故事的继续。”

潮流涌动的内驱力

资本热捧、巨头上场,在元宇宙成为顺应潮流的选择背后,大家正瞄准“Z世代”的未来市场。

Z世代也即“网生代”,指那些一出生就与网络信息时代无缝对接的年轻人,又称“数媒土著”。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助理教授蔡玮认为,新一代年轻人的线上生活十分丰富,而互联网上许多存在本就是虚拟的,人们对拥有虚拟资产的感受与拥有实物财产的感受也差不多。

“以前对虚拟资产的拥有非常依赖平台,如果未来拥有的虚拟资产建基于区块链上、谁也拿不走,那这种‘差不多’的感受会更强烈。”蔡玮说,“(瞄准)年轻人的趋势是不可逆的。”

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人们“宅家”的时间越来越多;而据外媒披露的信息,Roblox下载量正是在疫情后引发指数级增长。

元宇宙资本合伙人、上海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陶荣祺观察到了这一现象。他在上述CCF YOCSEF SZ活动中分享说,当人们未来更多选择或只能选择“宅”时,就需要一套虚拟世界的在线沟通、生活、工作机制,甚至是一套大型的经济循环体系。

在陶荣祺的设想中,元宇宙可以提供这一切:“在元宇宙,普通人不只是‘干电池’‘消费包’,还是生产者,可以赚到‘钱’、融入社会,为这个世界提供毛细血管般的贡献。”而对于经济业态的演进,他认为“所有实体经济都会向虚拟经济转移”。

在吴啸看来,尽管“人类全体在元宇宙生活是很美好的”,但他认为最早出现的应该是“功能性元宇宙”。

“教育、医疗、金融、器械训练等以功能为导向的元宇宙可能是第一步能实现的,后面才是更普适的元宇宙。”以医疗行业为例,吴啸说,比如对自闭症、躁郁症、儿童注意力不集中等的治疗,可以在不同的元宇宙场景里对患者进行引导和环境渲染、进行关卡训练等,能够便捷、高效地实现治疗目的。“先去做一些功能性元宇宙,让人们看到、了解到,逐渐把元宇宙概念带给大众。”

发展面临诸多技术挑战

尽管人们对元宇宙有许多畅想,但不可否认的是,迄今为止元宇宙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取得共识的定义。有人觉得元宇宙就是现世界的数字孪生外加创造一个虚拟世界,也有人认为科幻电影《头号玩家》中那个名为“绿洲”的虚拟世界就是元宇宙的未来,还有人希望元宇宙的时空可以像拖动进度条那样随意变更——“就像奇异博士在玩苹果”。事实上,将“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套在不同的人对元宇宙的不同理解上,也毫不为过。

这其中部分原因恐怕在于,元宇宙这个庞大的概念还充满着各类不确定性,尤其是技术方面。

目前,元宇宙几乎囊括了VR/AR、区块链、人工智能、5G、物联网、数字孪生、可视化、NFT(非同质化代币)等底层技术,还受限于计算设备、头显设备、智能可穿戴等软硬件的迭代。每一个环节的风吹草动,都可能搅动元宇宙这一池春水。

如果不是元宇宙概念火热,被诟病的VR头盔使用体验或许不会这么快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但作为元宇宙的重要入口,笨重的VR头盔等可穿戴硬件无论如何也撑不起人类进军元宇宙的宏大野心。

就连一向以科技领域“弄潮儿”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的马斯克,都吐槽长时间佩戴AR/VR眼镜“肯定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他甚至认为人们距离元宇宙还很遥远,“现阶段还只是个营销流行语”。

在CCF YOCSEF SZ活动中,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副研究员高林解释说,VR头盔作为近眼显示设备,对算力及通信水平要求较高,这要寄希望于高算力芯片和通信技术的成熟进一步把设备变得轻便。

高林认为,比起显示设备,更麻烦的技术瓶颈是内容生产的短板:“抖音、快手等的火爆,就在于人人都是消费者同时也是生产者。现在VR内容除了游戏,很少有其他内容接口,但并非人人都喜欢VR游戏。”

跨学科、夸专业的人机交互技术也是一大瓶颈。高林提到,人机交互相关研究在国内受重视程度不高,国际上的相关社区国人参与不多,现在在元宇宙面前有些捉襟见肘。并且,人机交互技术目前还仅仅停留在视觉层面,触觉、嗅觉等体感交互技术还未有进展,“除非未来的入口是脑机接口”。

“就单点技术而言,国内在VR内容生产、几何建模、渲染技术、VR头盔设计等方面与国外差距不大,但随着元宇宙大量产品在市场铺开,国外如果形成生态壁垒,我们可能会被加速甩开。”高林说。

或许,正如一些学者所认为的那样,脑机接口才是通向元宇宙的真正“钥匙”,“没有脑机接口的元宇宙都不是真正的元宇宙”。不过尽管脑机接口技术近年来取得了许多进展,但该领域要想获得更多的发展,仍需做出更多的突破。脑机接口权威专家、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教授米格尔·尼可莱利斯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提到,脑机接口技术会是一场彻底的变革,但“走向成功的这1000步,我们目前可能只走了250步,未来还有很大的成长和改进空间”。

何宝宏认为,元宇宙要继续发展,在技术层面还需要更强大的算力以及VR/AR、人工智能、交互技术等的进步,而如何把它们有机结合起来,也需要许多技术创新。

他还提到,元宇宙的发展面临许多社会伦理、政策等层面的问题,如:元宇宙是否脱离我们现实世界,是一个独立的虚拟王国?它跟现实世界将如何交互?多个元宇宙之间是否会互联互通?人类的法律法规是否还在这些元宇宙中适用?

未来还将有更多问题待解。或许只有在这些问题都有了答案之后,元宇宙的想象空间才能被真正打开。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首次实现碳纳米管可控有序修饰 科学家成功实现活细胞转录组测序
我国高温热浪事件综合强度达61年来最强 “金”色茉莉花结出“绿”色增塑剂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