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田瑞颖 来源:科学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22/1/8 20:37:26
选择字号:
王晓东院士RAP火出圈!博士生“导演”笑侃科研苦行

▲ 王晓东与学生纵情放歌

“双料”院士王晓东背着一袋尿素要进研究所大楼,却被拒之门外;同学在认真做学术报告,台下的王晓东却惊得大跌眼镜;天台上,王晓东身穿实验服,抱着电吉他,前仰后合地忘情弹奏。

这些场景都出自近日爆火的一段视频,由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NIBS)所长、百济神州创始人王晓东带领他的学生“整点儿奇活”,最终制成贺岁大片《苦行僧》科研版和王晓东solo大作《晓东RAP》!

这是课题组第七次放送贺岁视频,融合了摇滚和RAP,并用黑色幽默的形式将时下的热梗融入科研,展现了科研“苦行僧”在梦想与现实,杂念和初心之间的“斗争”和“修行”。

《中国科学报》对贺岁视频的两位“90后”导演——博士一年级的周沁怡和刚刚博士毕业的张思韬进行了专访,分享科研“苦行僧”们的梦想与现实。

张思韬

周沁怡

科研“大佬”也“疯狂”

拍摄新年贺岁视频是王晓东课题组近几年的传统,从最初的自娱自乐,到逐渐火出“圈”,不少网友直呼“这是被实验耽误的才华横溢的欢乐群体”。

王晓东出生于1963年,41岁时就当选了美国科学院院士,成为美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2013年入选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似乎才符合科研人员的形象,尤其是科研“大佬”,更是“端庄严肃”。

但近年来王晓东不仅积极参与实验室的贺岁视频,还多次C位领舞,如2015年《小苹果之狗血基情版》、2016年《生科的意义》,以及2018年的“魔性”抖肩舞《CoinciScience》。

被他幽默风趣的形象所感染,网友不禁称其为“科研界跳舞的扛把子”“学术界舞王”。

而在今年的贺岁视频中,王晓东不但玩起了摇滚,更是一气呵成大秀了一段RAP《晓东RAP》。

▲ 王晓东背着一袋尿素出场

“今年的视频,王晓东老师几乎是本色出演,他在生活中就很幽默低调,没有任何‘架子’,对我们视频的创意很支持,还帮我们过了脚本。”周沁怡说。

让她惊喜的是,《晓东RAP》实际上是有一定难度的,本以为会“咔”几次,没想到王晓东老师一次就过了。

张思韬是课题组贺岁大片的“老导演”,从2014年进入课题组,他就参与了第一部贺岁视频的导演工作。

随着博士毕业,他也即将离开实验室开启新的篇章,回首每年的贺岁视频,张思韬也有了更深的感悟。

他告诉记者,“晓东老师对每年的贺岁视频都‘迷之痴迷’,过去我很不解于为什么他‘老人家’这么着迷于看似‘不务正业’的事情,而在即将离开之际,我才发现,让我最留恋和欣慰的这6年博士时光,也莫过于观看每年视频时对过往时光的甜蜜回忆。”

“这可能是晓东老师为我们每一个‘王室成员’给予的最好的、最无声的人生礼物。能让多年之后的我们,有声有色地回忆起这段最宝贵的青春科研时光。”张思韬感慨道。

科研“苦行僧”的梦想与现实

张思韬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改编《苦行僧》,是因为与这首歌词产生了太多共鸣。

“NIBS”谐音“尼布寺”,王晓东被尊为“方丈”,而实验室里的学生,就像寺里的“僧人”,之所以说“苦行僧”,一方面表达了科研工作的辛苦,另一方面也强调科研人员要不忘“修行”的初心,正如改编的歌词“倘若心无杂念方能够修成正果”。

在张思韬看来,读博士的过程,也是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碰撞,初心与杂念之间的较量。

在今年的视频中,科研“苦行僧”的每桩“苦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顶刊(《Cell》《Nature》《Science》)就像遥不可及的“心上人”,求而不得,辛苦投递的论文被拒稿,工作快完成时发现论文被抢发,“累摊”在实验室还在想着实验进度,“奇思妙想”的idea因要“毕业”被迫降低难度……

▲ 同学做的学术报告,让台下的王晓东大跌眼镜

好不容易“熬”到取得博士学位证书,本应该开心的时刻,却满是彷徨,“渐行渐远的白日梦想下,最后就混了个学位证书”,这句歌词也吼出了这种失落。

张思韬认为,科研的初心本身是很单纯的,但也很容易陷入“内卷”,例如过分追求发表顶级期刊的文章,而这种“梦想”,很多时候是求而不得的,是一种延迟满足。

“真正的科研初心并不会让人感到痛苦,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其实也是‘修行’过程中的‘杂念’,但这种‘杂念’是很可怕的。”张思韬说。

他还告诉记者,大部分做科研的人,在最初选择这个领域时是有崇高的梦想和对未来的期待的,“但我们身边有太多同龄人在经历了博士训练后同样承受了太多现实因素的压力。”

因此,张思韬认为,科研工作者在保持科研初心的同时,整个社会大环境同样需要培养更加多元和包容的评价体系,“让基层的‘科研民工’获得精神层面的满足感和现实基础的安稳感。”

不是“闷葫芦”,科研人也是“多面体”

《苦行僧》科研版今年大胆尝试摇滚和RAP,灵感主要是源自两位导演的业余爱好。

2019年,张思韬获得了华人生命科学博士生最高奖——吴瑞奖学金,对他而言,RAP与科研一样,都能带来满足感,“RAP也很符合我比较‘叛逆’的性格。”

在今年的视频中,他也充分发挥了自己RAP的兴趣,不仅是《苦行僧》科研版的作词者和演唱者,还是《晓东RAP》的作词者。

而周沁怡高中时期就喜欢上了摇滚,还在大学时参加了学校的摇滚社团,“科研和音乐是相通的,摇滚和说唱只是音乐的不同形式,很多科研‘大佬’实际上摇滚玩的也很好。”

一个是刚博士毕业、喜欢说唱的“过来人”,一个是刚开启博士科研、酷爱摇滚的“新人”,他们对不同阶段科研生活的不同感悟,也使得今年的贺岁片既有科研的挫折和苦闷,又有激情和希望。

在张思韬看来,每一个科研工作者其实都是“多面体”,在NIBS保持初心的科研生活其实是不枯燥的。

“但可能因为大家工作时都很忙,所以在很多人的‘刻板印象’中,我们被印象化成了‘闷葫芦’和‘不苟言笑’。这其实仅仅是我们在实验室的‘冰山一角’。”张思韬说。

他告诉记者,今年的贺岁视频从2021年10月份就启动了,虽然是一种自娱自乐,但无论是从作词、编曲、演员和后期剪辑,所有成员都非常认真,为了更好地完成演唱部分,他们还专门请教了专业的声乐老师。

“正如晓东老师常说的,科研探索就是要把别人认为的‘不可能’变成‘可能’。我们能把‘圈外的挑战’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这本身就是将探索科研的态度在生活中的最好体现。这也激励着我们有勇气和底气去面对并攻克科研上的未知。”张思韬说。

科研如苦修,唯有苦中取乐、心无杂念,方能修成正果。这是对科研历程的吐血总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再获“千吨井” 人工智能发现100万年前人类用火的证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