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慧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21/7/6 10:36:00
选择字号:
亚洲象北迁带来哪些新启示

 

近期,一场罕见的野生亚洲象远距离迁徙活动,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7月4日,来自云南北移亚洲象安全防范工作省级指挥部的消息显示,7月2日17时至7月3日17时,云南亚洲象群总体向东南方向迂回移动15.5公里,15头象均在监测范围内,人象平安。
 
亚洲象为何会北迁?目前我国亚洲象种群恢复态势如何?亚洲象迁移,为我国探索解决“人兽冲突”提供了哪些思考和启示?为此,记者专访了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亚洲象研究中心主任陈飞、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教授级高工严旬、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谢屹。
 
  为研究亚洲象种群变化提供新视角
 
亚洲象是亚洲现存最大和最具代表性的陆生脊椎动物,主要分布在云南的普洱、西双版纳、临沧3个州市。这群“陆地巨无霸”为何突然选择迁移远行?亚洲象北迁,是否与气候变暖和缺少食物有关?
 
“目前看,没有更多证据表明气候变暖对我国亚洲象的种群产生较大影响,从食物量的计算来看,三地食物能够负担起大象种群的基本生活。”严旬说。
 
此次象群从“老家”西双版纳一路北上,迁移近500公里,几乎跨越半个云南省。“亚洲象的迁移是正常现象,该物种本身就存在迁移特性,迁移有助于寻找新的觅食地和资源,有助于种群间基因交流。我国亚洲象种群数量在增长,种群增多也必然需要新的区域觅食和栖息。”陈飞指出。
 
国家林草局监测数据显示,我国亚洲象种群数量从1995年到现在有了较大增长,但从全球范围来看,由于非法猎杀、栖息地减少等原因,亚洲象数量呈现整体下降趋势。
 
虽然对亚洲象的保护力度不断加大,但在农业、交通等多重发展目标影响下,一些与人类活动有着较大交集的栖息地仍然存在经济作物种植面积有所上升、高速公路等工程建设影响亚洲象种群迁移、交流等现象。
 
陈飞指出,近年来,我国政府高度重视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群众保护意识越来越强。随着保护力度加大,亚洲象种群发展呈现明显变化。“一是数量不断增长,30年间,野生亚洲象种群数量增长至300头左右。二是分布范围不断扩大,20世纪90年代,亚洲象分布于云南2个州市、3个县区、14个乡镇;到2020年年底,亚洲象长期活动范围扩大到云南3个州市、12个县市区、55个乡镇。”陈飞说。
 
  展现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新图景
 
亚洲象的这次“远行”,是一面镜子,映射着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路上的持续探索。
 
“从国内国际对15头亚洲象北迁的反应来看,正面声音占绝大多数,报道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的生态保护观念已经深入人心。”严旬说。
 
“象群一路迁移,人和象都保持安全距离,象群一路都有森林可以栖息,食物、水、遮蔽点都有保障,象群体征状况均良好,未发生伤亡或生病,也没有被人伤害。这些方面都体现了我国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群众保护意识增强,体现了我国人与野生动物和谐共处的良好局面。”陈飞说。
 
谢屹也认为,从亚洲象北移的行进路径、群众反映、政府应对等细节中可以看到我国生态环境持续向好和人们生态保护意识的增强。谢屹具体分析指出,一是从象群经过的路径上看,这些地方植物多样性丰富,可以作为食物的野生竹、草、粽叶芦等禾本科植物资源充裕,森林成带成片,良好的生态环境为象群迁移提供了安全的通道和停歇休息的舒适空间,使亚洲象北迁成为可能;二是北移过程中沿途当地百姓不驱赶、不恐吓象群,如实反映象群肇事损失,积极支持政府开展的各项人象冲突管控和处置等应对工作,说明群众保护意识不断提高,形成人人都是生态文明宣传员、人人都是生态文明贡献者的良好氛围;三是象群北移过程中,各级政府夯实责任、科学管控,采用的柔性管控措施成果明显,有效避免了人象冲突的发生。
 
严旬指出,此次亚洲象北迁带来四项启示,一是要加大对亚洲象的研究,及时监测、跟踪其栖息地变化情况;二是要及时提出亚洲象种群变化的对策和应对方案;三是要关注大象栖息地和食物结构的变化,有专家发现,大象原来吃的野生植物比例很大,现在农作物占其食物的比例在逐步提高,对这种趋势要加强研究和分析研判;四是要有针对性地预设大象有可能迁移的路线,提前采取应对措施。
 
  为解决“人兽冲突”提供新启示
 
未来,亚洲象种群还将不断繁衍增长,需要的环境空间越来越大。我们如何守护好象群?
 
陈飞介绍,目前我国正在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体系,之前就调查、研究和规划过亚洲象国家公园,这对保护亚洲象、缓解人象冲突有很重要的意义。建设国家公园,可使各类自然保护地有机整合,片区之间的连通性得以增强,亚洲象栖息环境和社区居民生活条件得以改善,人象空间的重叠度逐步降低,通过资源合理利用反哺亚洲象保护。
 
“需要注意的是,亚洲象国家公园的建设具有复杂性。如果只将现有的自然保护区整合成国家公园,无法将自然保护区周边的大象迁移、觅食和活动区域纳入国家公园,原本亚洲象栖息地存在的‘岛屿化’问题仍将存在。”谢屹说,将这些自然保护区外的区域纳入国家公园,是我国国家公园体制建设的一项新的重大命题,要充分考虑在自然保护区外长期生产生活的当地群众的生存发展问题,切实做到高水平、高质量的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谢屹认为,“人兽冲突”有效管控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中共同面临的重大挑战。建立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等自然保护区,有助于“人兽冲突”的缓减,但使得“人兽冲突”完全消除的成功案例鲜见。为更加有效管控人象冲突,既要加速建立建设亚洲象国家公园,也要多措并举,探索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的高效协同模式,创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制度措施与技术手段。
 
“如果说以前的人兽关系是恐惧和制伏,那么现在的人兽关系正在走向尊重与共生。此次亚洲象北迁,让我们看到人兽相处未来的发展方向,那就是相互尊重、保障安全、和谐共生。秉持着这样的原则,人与自然将迈向更加和谐的未来。”严旬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