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6/17 14:04:15
选择字号:
总生存期从3%提高到30%
邢宝才:免疫联合疗法给恶性肝癌治疗带来希望

 

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统计,2020年,肝癌新发病例位居第6位(91万),然而死亡病例却位居第三位(83万)。

在我国,肝癌每年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均占全球的一半左右,2020年,我国肝癌的发病病例位居第五位(45万),死亡病例却位居第二位(39万)。

患者数量多,死亡率高,治疗手段有限,是肝癌防治目前面临的主要挑战。特别是肝细胞癌(HCC)被称为预后最差的恶性肿瘤之一。其早期症状不明显,一经发现,半数以上病人已处于中、晚期。这一阶段病人如不治疗,一般平均生存时间只有3个月左右。

“免疫联合疗法的出现,正在为中晚期肝癌患者带来了全新的治疗选择。”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肝胆胰外科一科主任邢宝才对《中国科学报》说。

总生存期提高10倍

根据2018年发布的相关数据,从2003~2015年,我国肝癌总体五年生存率仅在10%~12%之间。

“免疫治疗时代之前,主要治疗手段仅包括手术、介入、放疗、消融和索拉非尼靶向治疗,存在很多局限性。”在近日日举行的聚焦肿瘤学领域的北京地区广受关注学术成果报告会上,邢宝才说。

他表示,这种局限性体现在多个方面。首先,中国发现的肝癌患者中,能手术的只有30%,70%的人都是晚期的,没有手术机会。其次,患者做完手术后,复发率高达50%~70%。再者,对于70%不能手术的病人,选择索拉非尼的系统性治疗,有效率较低,仅能让是3%~4%的肝癌病人产生肿瘤的明显缩小,让生命延长三四个月。

2018年,美国食药监局(FDA)授予“T+A”免疫联合疗法治疗肝细胞癌突破性疗法认定,开启了肝癌免疫治疗的新时代。

免疫联合疗法的出现,为中晚期肝癌患者带来了全新的治疗选择。此后,国内外医院开始尝试用免疫加靶向疗法,来治疗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晚期的肝癌。

其中,瑞士罗氏制药将T+A免疫联合治疗用于一线治疗晚期不可切除的肝癌广受关注。这项被称为IMbrave 150的研究,在全球招募了501名既往未接受过系统性治疗的不可切除的肝细胞癌患者,开展的全球性III期、多中心、开放性研究。其中包括194例中国患者(133例患者随机接受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61例患者接受索拉非尼治疗)。

邢宝才介绍,今年罗氏制药报告了国际上第一个免疫联合靶向治疗肝癌的三期研究结果,与现有的肝癌标准靶向治疗方案“索拉非尼”相比,该研究采用的“T+A”晚期肝癌免疫联合治疗方案使得的客观缓解率(ORR)从过去索拉非尼时代的3%~4%,提高到今天免疫加靶向时代的30%~40%。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免疫治疗应使不可切除的肝癌缩小以后,一部分人获得切除的机会;对于晚期的肝癌,即使没有切除机会,也会明显地延长生存期。”

治疗方案需“个体化”

在邢宝才看来,当前免疫+靶向治疗和过去的“三驾马车”时代相比,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但目前总有效率仅有30%~40%,仍待提高。

同时,他表示,并非所有肝癌患者都适合免疫和靶向疗法联合疗法。从治疗策略来说,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选择对个体更具适应性的整体治疗策略。

“个体化包括确切地了解病人肝功能的情况,如果肝功能不好,联合治疗可能不耐受。”邢宝才说,另外肿瘤分期也是考量因素之一。尽管目前所有研究都表明,晚期病人可优先选择这一疗法,但尚未有充分证据表明,早期病人是否应该接受这种治疗。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15年增加近两倍,我国生物物种家底更新 研究揭示森林混交的增产效应
全球仅存的9株野生绒毛皂荚进入盛花期 波音星际飞船将飞往国际空间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