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10 14:09:54
选择字号:
方寸之间走进它们的世界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I级)(三)》特种邮票 冯丽妃摄

其貌不扬的斑尾榛鸡是孙悦华“特别推崇的一种鸟”。这种黑棕白三色相间的鸟类,正常孵卵期是28天左右。2001年,孙悦华和团队在莲花山研究时发现,一只斑尾榛鸡为了孵出自己的后代,顶着风吹雨淋、冒着天敌的威胁,执着地孵卵50多天。

“像人一样,它们很爱自己的孩子。”12月3日,在国家动物博物馆举行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I级)(三)》特种邮票首发式上,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以下简称动物所)研究员孙悦华娓娓而谈。

包含斑尾榛鸡在内,此次发行的特种邮票全套共8枚,方寸之间展示了8种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科研人员对这套邮票中的许多野生动物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它们的发行有助于呼吁各界携手,保护野生动物、促进生物多样性保护,共同促进人与自然的可持续发展。”动物所党委书记聂常虹说。

至情至性

与人一样,动物也有自己的性格。斑尾榛鸡也不例外。

斑尾榛鸡是我国特有的雉科鸟类,生活在青藏高原的高山针叶林中。在1995年孙悦华研究该物种之前,人们对其知之甚少,甚至没有一张相关的照片。

位于甘肃省南部海拔3578米的莲花山是孙悦华了解斑尾榛鸡生活习性的一个窗口。20多年的持续观测研究让斑尾榛鸡成为他最熟悉的老朋友。它们雌雄鸟的一个主要差别是雄鸟喉部的羽毛的颜色更黑, 另外,雄鸟还有鲜红色的眼睑,而拥有更大、更鲜艳红色眼睑的雄鸟在择偶时往往更受雌鸟的青睐。

求偶是大多数动物生存繁衍的重要阶段,在很多时候它也是一个竞技时刻。春季,斑尾榛鸡雄鸟会占据领地,对入侵者予以振翅警告、追逐、对峙、打斗等不同形式的驱逐。“雄鸟之间的竞争非常强烈,在莲花山斑尾榛鸡雄鸟的数量比雌鸟多,许多雄鸟由于占不到领域,或者领域质量低,无法得到配偶。”孙悦华说。尽管斑尾榛鸡的婚配制度以一夫一妻制为主,但如果“地主”能够占有更大更好的领地资源,就可能拥有更多的妻子。

接下来的繁殖期在5至7月,对于雌鸟来说,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它们一般将巢筑在树根的基部,通常每两天产一枚卵,一个繁殖季产5至8枚卵,孵卵时间在28天左右。其间,雌鸟每天仅短暂出巢补充能量,94%的时间在巢中孵卵,还要经受风吹雨淋以及黄鼠狼等天敌的威胁。

“斑尾榛鸡雌鸟是一种极端‘恋家’的鸟儿。”孙悦华说,有些雌鸟即便人走到巢边1米时仍纹丝不动,有的即使是用手摸它也坚持不离开。其实,这也是斑尾榛鸡雌鸟的一种繁殖策略,因为它们的颜色和巢周边的环境浑然一体,坚持不离巢会有更大的机会繁殖成功。2001年,在莲花山自然保护区沙河滩野外工作站,孙悦华发现有一只标记的雌鸟“小黑”(因喉部羽毛比一般的雌鸟更黑而得名),为了让小宝宝出生一直坚持孵卵58天,最后7个后代的繁育仍然失败了。“但它的这种执着精神令人钦佩。”孙悦华说。

由于低海拔地区过去多年来的毁林开荒、林业采伐、放牧、村镇建设等人类活动的扩展,斑尾榛鸡生活的许多高山针叶林及针阔混交林成为相互隔离的“孤岛”,栖息地破碎化使得一些地方的鸟儿面临灭绝的危险。加上生境破坏、狩猎、天敌、寄生虫等多种因素,斑尾榛鸡种群数量有减少的趋势,急需保护。

与斑尾榛鸡“护崽”的行为相反,此次邮票中展示的绿海龟是典型的“放养者”。国家动物博物馆副馆长(主持工作)张劲硕介绍,它们一次可在沙滩上产100多枚卵,一个产卵季产4-7窝,可超过1000枚,但产完就走,顶多覆盖一层沙子,很多被鸟类、螃蟹等吃掉了,使得孵化成功率极低。“究其一生,绿海龟可以产5万多枚卵,但最终成活并继续繁衍后代的只有上百只,甚至只有几十只。”他说。

“绿海龟”体重可达100公斤以上,以海草和海藻为主要食物,因其体内脂肪富含食物中的叶绿素呈现淡绿色而得名。张劲硕表示,过去,我国广东、广西和福建的很多沿海地区都是绿海龟的产卵场和繁殖地,但由于它们的产卵场成了度假村、海景房,这些地方已经很难看到海龟产卵地。

灭绝威胁

林间精灵海南长臂猿是此次发布的八枚邮票上的保护动物之一。今天,它们共有35只,分布在5个家族中。

张劲硕回顾2002年大学本科刚毕业时首访海南长臂猿,它们的种群数量那时只有20只。然而,近二十年来数量的增加并未缓解他对这一物种延续性的忧虑。

“海南长臂猿仅存于当地的霸王岭自然保护区,其社群组织为一夫两妻制,但近年来出生的后代几位全是雄性。”张劲硕说,“这是否跟内部近亲繁殖有关仍然是未解之谜。如果不能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这个物种可能在我们可以见到的将来在地球上消失。”

随着濒危程度的加剧,邮票上展示的其他物种也亟需加强保护。

在此次“飞”上邮票的三种鸟类中,体型如麻雀大小的黄胸鹀(又名禾花雀)因过度捕猎和食用,保护状态在过去13年间曾连跳五级——从2004年的“无危”发展为“近危”、“易危”、“濒危”,2017年成为“极危”动物,距离灭绝仅一步之遥。中国土生土长的绿孔雀,栖息于海拔2000米以下的热带、亚热带常绿阔叶林和混交林,我国境内仅分布于云南省,数量仅有几百只。

据国家动物博物馆原副馆长孙忻介绍,全球穿山甲共有八种,亚洲四种因偷猎而濒危,其中中华穿山甲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数量大幅下降,变为极度濒危物种,为新增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鳄蜥因其头似蜥蜴,尾长侧扁似鳄鱼而得名,它们最初发现于广西瑶山,跟恐龙同时代,有近两亿年的历史,被认为是爬行动物界里“活化石”,后来在广东和越南北部也发现种群,但总体规模依然较小,全世界种群数量仅约1200只。有着“水中大熊猫”之称的中华白海豚刚出生的小宝宝是灰色的,成年后逐渐变成粉色,由于其生活在海水深度不超过25米的近海区域,跟人类活动区域重合,受到噪音、近海捕鱼作业的严重影响。

“这些都是比大熊猫更加濒危的物种,加强保护迫在眉睫。”孙忻说。

 

方寸之外

成双成对的斑尾榛鸡、黄胸鹀,协子畅游的白海豚,怡然自得的绿海龟……此套邮票展示的8种动物由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已退休教授、画师曾孝濂设计,精雕细刻,邮票边饰还描绘了普氏野马、中华秋沙鸭、大砗磲三种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形象,并以中国画的手法表现和衬托,为画面增添了独特的艺术魅力。

“感受到邮票之美的同时,大家也会了解到生物保护的迫切性,把保护的理念传递出去。”全国集邮联邮展委刘劲对《中国科学报》说。

据介绍,此次全套邮票面值9.10元。邮票计划发行数量为620万套。这是继2000年、2001年后发行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I级)”系列邮票的第三组。遗憾的是,曾登上第一组邮票的白暨豚今天已经灭绝。

当前我国对野生动物保护以及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拯救保护日益重视。例如,为保护绿孔雀栖息的河滩地,2020年预计投资逾38亿元人民币的戛洒江一级水电站被永久停止建设,成为我野生动物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进程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今年2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以下简称《名录》)32年来首次大幅调整,新增517种(类),增加一倍。新《名录》共列入野生动物980种和8类,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234种和1类、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746种和7类。

孙悦华向《中国科学报》表示,新《名录》首次将像黄胸鹀这样的麻雀大小的鸟类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原来动辄成百上千黄胸鹀被捕杀而无法严厉惩治的情况不会再有了。但他也对盗猎者不知道新《名录》的改变表示担心:“黄胸鹀已经成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再猎杀或食用几只黄胸鹀就已经严重触犯了法律。”因此,他特别推荐将黄胸鹀列入这套邮票,希望凭借其广泛的传播力让盗猎者知道黄胸鹀地位的变化,不敢再去猎食黄胸鹀,也希望盗猎黄胸鹀的案件不再发生,从而拯救这一极度濒危的物种。

以上8枚邮票图片均为中国邮政供图

同时,近年来,我国加快建设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各类自然保护地总数达1.18万处,占陆域国土面积的18%,有效保护了90%的植被类型和陆地生态系统、85%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种群;同时不断强化濒危野生动物保护,为300多种濒危野生动物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繁育种群。今年10月我国第一批5个国家公园正式宣布,保护面积达23万平方公里,涵盖了我国陆域近30%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植物种类。其中,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就是海南长臂猿的唯一分布地。

在张劲硕看来,这些措施对强化物种拯救保护、打击乱捕滥猎及非法贸易、提高公众保护意识发挥了积极作用。孙悦华也表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越来越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不断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濒危野生动物的前景必将越来越光明。”。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I级)”系列邮票的第一组 中国邮政供图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I级)”系列邮票的第二组 中国邮政供图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造太阳”逐日梦 “聚变合肥”加速度 “奋斗者”号到达克马德克海沟最深点
时隔21年,大果五味子野外回归 海上风电与海洋牧场融合发展项目并网发电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