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无为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1/12/6 12:11:15
选择字号:
博茨瓦纳专家答澎湃:尚无直接证据证明奥密克戎与艾滋病人有关

 

当一排排五颜六色的字母出现在博茨瓦纳-哈佛大学艾滋病实验室的电脑上时,作为实验室主任的西库丽莱·莫约(Sikhulile Moyo)惊呆了,因为这些字母代表着来自数千个新冠病毒样本的遗传密码,而此时的图像看起来就是:新冠病毒出现了一连串的多重突变。

那是11月19日,星期五,莫约正在实验室进行每周例行的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以追踪病毒是否发生了突变,但当天的病毒突变样本是他此前从未见到过的。11月23日凌晨,莫约将基因序列报告提交给博茨瓦纳卫生部长。23日早上9点,新变异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被录入开源数据库,在当天下午,南非也发布了他们的六组基因组序列。24日,南非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当时被称为B.1.1.529的新冠变异毒株,11月26日,新毒株被世卫组织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株,并命名为奥密克戎(Omicron)。

随后由于奥密克戎导致南非疫情指数级增长并使得二次感染人数明显增加,人们对这一新毒株的担忧加剧,这种担忧还因为关于奥密克戎仍有许多未知之谜,其中之一便是这一变异毒株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一些报道甚至研究论文称,奥密克戎的出现或许与艾滋病人有关,认为该变种可能是在免疫功能缺陷者,如艾滋病患者体内,经过长时间的携带,最终进化而成。

对此,莫约在12月3日由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举办的线上会议上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这种推断有其合理性,但是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这一结论。“我们应该非常谨慎对待奥密克戎的出现是否与艾滋病人有关这一说法。”

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免疫学和传染病学副教授、博茨瓦纳-哈佛艾滋病研究所伙伴关系董事会主席罗杰·夏皮罗(Roger Shapiro)也对澎湃新闻指出,病毒在免疫功能缺陷者体内可不断进行复制的时间更长,而复制过程中会产生突变,因此上述假设在科学上是有道理的,但现在并没有证据可以简单回答这一问题。

对于奥密克戎的更多研究结果将在未来两三周出炉。莫约告诉澎湃新闻,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正在关注这种变异毒株的更多特征,包括疫苗是否对其有效、奥密克戎的传播与患者入院率之间的关系等,也有研究者将奥密克戎进行分离培养,并用不同的药物进行试验。“我们期望之后会看到更多的相关数据。”

在人们对奥密克戎怀着未知的恐惧的同时,也有专家认为,目前奥密克戎所呈现的高传染性、低重症率的特点,或许不是一件坏事,这可能预示着我们最终会像习惯于流感病毒一样“与新冠病毒共存”。对于这种说法,夏皮罗在会上表示,通常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毒会适应环境,变得不那么致命,但情况也并不总是这样。“在短期内,我们很难预测什么方向对新冠病毒的生存最有利。病毒真正关心的是生存和复制。所以这当然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想法,一个更具传染性但不那么致命的病毒对我们而言将是有利的,但它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传播。我们不能太乐观。”

夏皮罗认为,我们或许可以关注自己打了多少剂疫苗与再感染上病毒之间的关系。“我们应该从人们接触到新冠病毒的次数、我们自己的免疫反应,这两个方面来看病毒今后的发展方向。”

在当天的会议上,莫约谦虚地表明发现奥密克戎的过程充分体现了科学家们在疫情中的合作,没有人争“第一”,最重要的是要意识到,科学家们面对新冠变异毒株“已经做好了准备”。 夏皮罗则说道,博茨瓦纳和南非的科学家们为我们提供了变异毒株的基因测序数据,为世界做出很大的贡献。他们已经将这些信息及时、高效、迅速地给了疫苗制造商,以加速新疫苗的生产。

“我只希望当新疫苗研制出来的时候你们能帮我个忙,让南部非洲国家也能同样得到疫苗。”夏皮罗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菰米首个染色体水平基因组组装完成 新型高效铜催化剂助力二氧化碳变废为宝
我国“海丝一号”卫星助力汤加救灾 2021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