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寇焜照 秦春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30 14:26:04
选择字号:
反思加州大学停用标准化考试
高教政策制定应以“数据驱动”为基石

 

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加州大学总校教务长布朗在董事会议上宣布,加州大学将不再使用任何标准化考试成绩作为招生选拔录取依据,并且拒绝任何美国大学入学考试(SAT/ACT)替代方案。该表态为加州大学持续3年的标准化考试存废之争画上了句号。

作为最负盛名的公立大学系统与SAT/ACT等标准化考试的最大用户,加州大学的这一决定势必对美国高校招生政策走向产生深刻影响。

历时三年的存废之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加州大学的标准化考试存废之争在2018年就拉开了帷幕,在经历了疫情冲击、内部分歧、司法诉讼、寻找替代考试未果等波折后,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2018年8月,加州大学时任校长纳波利塔诺请求学术评议会评估标准化考试的使用情况,并就是否调整招生政策提出建议。2020年1月,学术评议会基于数据分析研究后得出结论——加州大学的招生录取充分考虑了弱势学生的考试成绩劣势,SAT也能有效预测大学表现,不建议实施可免试入学政策(即允许申请人不提交SAT/ACT成绩的招生政策)。

然而,2020年3月以来,新冠疫情的蔓延导致SAT/ACT大面积取消,加州大学决定2021年度临时实行可免试入学政策。在此情况下,纳波利塔诺向董事会呈交了一份与学术评议会建议大相径庭的政策提案,建议2021—2022年度实行可免试入学,2023—2024年度不参考标准化考试成绩。同时,启动自行开发标准化考试的可行性评估。如果可行,将于2025年启用新考试,否则继续沿用2024年度的入学政策。

这份提案招致了学术评议会的激烈反对。部分支持学术评议会的董事甚至提出动议要求搁置校长的改革,但该动议遭到了否决。之后,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该提案,决定在加州大学逐步停用SAT与ACT。

当加州大学内部分歧严重时,2019年12月,代表少数族裔与弱势群体的民权组织向加州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加州大学使用SAT/ACT的行为构成歧视。2020年8月,法院颁布禁令,要求加州大学停止以任何形式使用两项考试,停考的时间表进一步提前至2021年度。

今年1月,加州大学经评估后,认定不具备于2025年启用新考试的可行性;10月,使用“智能平衡测试”(加州公立高中11年级的统一评估考试)的替代方案也被否决。至此,加州大学最终形成了当前停用各类标准化考试的决定。

加州大学决策的双重背景

加州大学的可免试入学政策有着极为复杂的背景。一是SAT/ACT内在的公平性问题导致可免试入学政策在美国高校间迅猛发展;二是美国在废除《平权法案》后,少数族裔入学机会锐减。这些全部和大学招生的公平性直接相关。

2001年,一项出自加州大学的研究震惊全美——高中成绩才是预测大学表现的最佳指标,所谓考查“学术倾向”的SAT 完全没有预测价值,充其量只能反映家庭经济实力。美国社会对于“智商测试”(SAT的前身)歧视黑人的历史素有不满,这份研究再度点燃了公众质疑。

此后,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少数族裔与贫困学生的SAT/ACT成绩普遍偏低,而SAT的试题也有偏袒中上阶层、歧视少数族裔的嫌疑。尽管这些研究结果还远未成为共识(同时有其他研究证明了SAT的预测有效性),但就像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后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基于实证研究结果开始相信,标准化考试不但没有实现他们所标榜的科学价值,反而加剧了社会不公。

这一点直接催生了一股美国大学可免试入学政策的潮流。2005年以来,该政策日益得到美国文理学院、私立高校的青睐。越来越多的高校发现,可免试入学政策既能吸引更多弱势学生申请,彰显学校的选才理念和公平正义,又没有导致生源质量的下降。芝加哥大学更是在2018年成为首个宣布实施可免试入学政策的顶尖研究型大学。在这种潮流下,一向颇具先锋意识的加州大学也希望成为美国大学中捍卫招生公平、促进多元化录取的表率。

另一个重要背景则是《平权法案》废除后的影响。《平权法案》起源自20世纪60年代,最早由美国时任总统肯尼迪签署。该法案旨在减少在雇佣招聘员工过程中因为求职者的种族、肤色、国际、性别等因素而造成的歧视与不公。2003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批准了高等教育机构可以根据《平权法案》,在大学招生录取工作中将种族因素纳入录取考量。

1996年,共和党主导的加州废除了加州大学旨在提升少数族裔教育机会的《平权法案》招生政策,导致加州弱势少数族裔升入加州大学的机会锐减。1995年,弱势族裔学生占加州高中毕业生的38%,占加州大学新生的21%,差额为17个百分点;这一差额在2010年、2019年分别上升至28个和33个百分点。2014年和2020年,加州民主党曾两次试图恢复《平权法案》,最终均宣告失败。

上述因素共同导致SAT/ACT成为众矢之的。在2020年5月的决策中,加州大学董事会时任主席佩雷兹认为,“加州大学强化录取结果的权益平等已迫在眉睫”。现任主席埃斯塔拉诺日前则自豪地指出:“加州大学停用标准化考试的决定一定会引起全美的反响。”

当然,在美国当前特殊的社会环境下,相关决定亦不乏党派政治的色彩。停用标准化考试符合少数族裔利益,必然会进入民主党的政治议程。可免试入学政策的支持者屡屡强调平等权益、开放可及等体现民主党“政治正确”的价值导向,纳波利塔诺、佩雷兹等关键人物更是民主党资深人士;而一些偏向共和党的社会团体则谴责加州大学破坏了按能选才的教育选拔原则。

公平:大学招生的永恒主题

加州大学关于标准化考试的存废之争一方面充分说明了公平性是大学招生选拔制度的永恒主题,另一方面也应特别关注其“数据驱动”下的决策历程。

当前,教育公平是全球各主要国家大学招生政策着重突出的价值导向。21世纪以来,美国社会对于SAT/ACT公平性的讨伐愈演愈烈,同时,对顶尖名校日益成为阶层固化的工具深感不满。2019年,美国部分名校的“校队招生丑闻”再度令公众哗然。此外,可免试入学的招生实践与相关研究又纷纷说明,标准化考试并没有像他们宣称的那样有助于选拔优秀生源。

尤其对于加州大学而言,当《平权法案》长期无法恢复时,单凭标准化考试已经远不能实现兼顾公平与卓越的招生政策目标,早已成为众矢之的的SAT/ACT甚至沦为了党派政治的操纵对象。当前,SAT/ACT的公平问题突出、预测能力差,是加州大学与美国其他高校纷纷将其停用的直接原因,SAT与ACT或将就此离开美国大学招生的舞台。

由此可见,教育公平是大学招生政策的公信力基础,凝聚着社会对于教育选拔制度的基本共识。然而,弱势学生因为所能获得的教育资源有限,不可避免地会在考试评价中处于劣势,这就需要相应政策予以调整。

另一方面,美国学界围绕SAT与ACT积累了大量研究成果,这些科学严谨的实证研究,成为了教育政策制定的重要基石。每一项严肃的教育政策背后都有相关实证研究做支撑,而不是“拍脑袋”的结果。

尽管加州大学在2020年5月的决策中没有采纳学术评议会的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但校长与学术评议会均认同应当通过“数据驱动”完成决策,并分别征引相关研究佐证己方论点。加州大学在系列决策中也要求学校相关部门持续监测生源质量,实时评估政策效果。

此外,先前加入可免试入学政策行列的伊萨卡学院、维克森林大学等高校也均是在完成针对本校的招生政策的院校研究,证实了可免试入学政策的积极效应后才作出相关决定。“数据驱动”的实证研究成为政策制定、公共舆论辩论的基础,已成为美国社会的共识,这一点尤其值得我国借鉴。

(作者分别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2021年中国/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 火星上的有机化合物是由水和岩石产生的
花楸树种群进化和叶片“日灼”现象获解析 我国学者发表亚洲最大秋海棠研究成果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