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温才妃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15 16:16:59
选择字号:
当野生动物“打卡”大学校园

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吃早餐的小白狐 陈华文供图

野猪一家三口在华中科技大学游玩。   图片来源:华中科技大学官微

武大网红狐狸珞珞与狗在雪地上追逐。  图片来源:武汉大学官微

飞到云南大学教学楼的“学霸孔雀” 图片来源:云南大学官微

野鸭在青岛大学千剑湖安居。  图片来源:青岛大学官微

11月15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教师陈华文将在校园中拍到的白狐视频发到朋友圈。这不是他第一次拍到白狐了。

11月8日清晨,一只小狗模样的小动物闯入他的视线中,“尖嘴、长尾,又与小狗长得不一样”。稍微靠近些,他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通体洁白的狐狸。白狐正在学生宿舍附近的枯叶堆里找食物,一扒一踢的模样甚是可爱。

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南望山校区背靠南望山,虽然之前曾听闻学校有狐狸出没,但这一次才算眼见为实。热爱生态学的陈华文迅速用手机拍下了白狐觅食的场景。

实际上,细数起来,这些年突然“闯入”大学校园中的野生动物已不在少数。

动物打卡的“网红”校园

华中科技大学坐落在喻家山脚下,毗邻马鞍山森林公园,校园内绿木葱茏。今年4月,野猪“一家三口”旁若无人地闯入华中科技大学,爬楼梯、逛校园,似乎把校园当成了遛娃的游乐园。直到校方做了妥善处理,它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位于珞珈山的武汉大学,更是野生动物喜欢打卡的地方。曾经有小红狐、小白狐奔走于山林、校园间。狐狸颇通人性,还会配合着行人拍照摆姿势。待得日子久了,狐狸不怕狗,一起散步、追逐,还上演了现实版的“狐朋狗友”。

2018年,三只孔雀跃上了云南大学教学楼的房顶,被学生笑称为“学霸孔雀”。这些孔雀来自隔壁昆明动物园,而云大号称“花园式校园”,屡次登上全国最美校园榜。半个月不到,孔雀又再次“越狱”,来到云大散步、赏花。孔雀屡次“逃逸”,据说后来被云大收养。

这些年来,前来青岛大学东校区千剑湖过冬的绿头鸭、鸿雁、斑头雁等野生鸟类越来越多。这些鸟儿最初不是自己迁徙过来,而是该校教师在此放养了野鸭,没想到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在此安居,甚至发生过大雁和野鸭的“抢巢大战”。

“野生动物对环境要求很高。只有生态环境保护得足够好,才能吸引它们到来。”陈华文说,白狐等野生动物进入校园,与高校坐山或枕水的地理位置密切相关,也与高校倡导的“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治校理念不无关系。

北京林业大学生态与自然保护学院院长徐基良指出,校园面积足够大、植被丰富,也更容易吸引野生动物到来。此外,一些野生动物如野猪,本身繁殖能力强,又失去了天敌,在一些省份已泛滥成灾,这也是近年来野生动物越来越多闯入人类生活区的原因之一。

保持距离、不投喂、不接触

面对突如其来的野生动物,大学该怎样对待?是围观拍照、驱赶回山林,还是收养下来?

“不同类型的野生动物,有不同的应对措施。从安全的角度来看,首先应区别它们是否有较强的攻击性,即便野生动物很少主动攻击人类。”山水保护中心长三角地区负责人李雨晗告诉《中国科学报》。倘若闯入的动物,如野猪,在校园中游荡时体现了一定的攻击性,应联系相关部门来解决;如是黄鼠狼、松鼠等不会对人构成威胁的动物,可以将它们视作新加入校园的一分子,以平常心对待。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动物,底线是跟动物保持一定的距离,遵循不投喂、不接触的原则”。李雨晗、徐基良如是说。

徐基良指出,高校应有一套应急预案,一旦发生野生动物闯入,可以迅速与当地动物保护或救护部门联系,并不建议学校或师生直接处理野生动物突然闯入事件,至少需要在专业部门的指导下进行。野生动物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但不专业的操作,或围观师生过多,可能会惊吓到野生动物,或引起野生动物恐慌,导致其攻击人。有的学生喜欢拿些瓜子、饼干等喂小动物,李雨晗并不建议这么做,“比如说,校园里原有2只猴子,但因适应了人类大量投喂繁殖出1000只,可能就是一件麻烦事了”。

不过,“可以适当地提供一些水,因为动物在惊慌的状态下,比较容易缺水”。徐基良补充说。

他建议,如果有可能,尽量给它们提供一个相对隐蔽的环境,如晚上发现野生动物,千万不要用强光照射,否则会引起动物的不适。

如果遇到受伤的野生动物,一般情况下应联系救护中心为它们治病、治伤,痊愈后若有生存能力则放归野外,若无生存能力则放入动物园收容。“如今公众对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越来越强,闯入人类生活空间的野生动物的最后去向,一定要坦诚地公之于众。”徐基良说。

他建议,不要去触摸动物,对有些经常性到来的动物,如鸟类,可以收集一些它们的粪便做检测化验,看是否带病、带菌。在动物经常出没的地方,不妨参考美国黄石公园,立一个警示牌——“××动物常在此出没”。

融入生态教育

一草一木皆可融入教育,突然来校园“拜访”的野生动物也是很好的生态教育素材。

早年间,青岛市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从湖南、浙江等许多饭店买回大雁和斑嘴鸭,把它们放生到山东头水库。可它们并没有逃过人类的捕杀,此后又将它们人为迁移到千剑湖,然而这也并没有完全阻挡某些人的猎杀心。

青岛大学师生发起募捐,筹到了4000多元的善款在湖旁修建了防护栏和防护网,在岛中设置了栖息浮岛。担心湖里食物紧缺,退休教师、在校师生还主动承担起照顾鸟类的任务。

李雨晗毕业于北京大学。她回忆道,北京大学创立了自然保护小区,让校园的一部分区域保持相对自然的状态,使其对野生动物更加友好。这个创意源自北大保护生物学教授吕植的课堂。

为了更好地设计自然保护小区方案,学生们通过一次次调查了解校园中的生物多样性。北大绿色生命协会组织学生们一起观鸟,发现校内的鸟类竟然多达百种。

北大联合山水保护中心对野生动物不友好的设施进行相应的改造,比如保护生物学楼有一面玻璃墙,鸟因分不清是玻璃还是天空,会一头撞死在玻璃墙上。后经他们简单改造,防止了鸟撞玻璃事件的发生。

“野生动物的主动到来,对于学生认定、识别动物也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徐基良说,一些动物来校园定居,他们还会鼓励学生做行为观察,如观察动物的繁殖期、喜欢待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离开。这也是他们乐意做的事情。

在他看来,自然教育不仅是课堂内与专业教育挂钩,还要在课堂外与自学、实践挂钩。并不是所有学生都有机会到大自然中观察野生动物,近在眼前的实践机会同样应该珍惜。

突如其来的动物,就像是大自然派来高校的小使者。陈华文和沿途路过的师生学会了“不围观”,徐基良所在学院的学生做了校园鸟类分布图,还有研究生调研了鸟类对北京高校的选择……它们还将给高校生态教育带来更多可能。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陆地探测一号01组A星成功发射 清华大学自主研发的新型发动机成功发射
国产自主水下机器人从追赶到并跑 有趣!“拉索”和超高能光子细节大揭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