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贺梨萍 来源:澎湃新闻 发布时间:2021/10/31 22:37:59
选择字号:
拉斯克奖得主艾伯茨谈转化医学:科学家用一年级词汇翻译莎翁

 

“我一开始没有意识到生物学有如此强大的复杂性。”在10月31日举行的世界顶尖科学家生命科学3.0和交叉研究论坛上,现年83岁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2016年拉斯克医学特别成就奖得主布鲁斯·迈克尔·艾伯茨(Bruce Michael Alberts)教授如此感慨。

艾伯茨是全球著名的生物化学家,他和其他几位科学家撰写的教科书《Molecular Biology of the Cell》广泛应用于大学的入门课程,该书于1983年首次出版,被誉为“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细胞生物学教科书”。“我写的这本教科书已经有43年的历史了,迫使着我不断地阅读并和专家共同讨论问题,每次修订新版本的时候,我们都为自己还仍然对很多东西未知而感到惭愧。 ”

艾伯茨强调,要理解生物学的复杂性,需要多学科的合作。从其年轻时的所学谈起,他以一张示意图举例称,“我们一直在学所谓的反馈和前馈回路,从A到D、从D到E,但是事实上这一切没有这么的简单,这些都需要控制。”他认为,实际的细胞运作方式或许要复杂几千万倍,而没有数学学科的介入,要理解这样的回路是完全不可能的。

他认为教科书在这一方面的进展很缓慢,提醒道,教科书的编写者们一直没有意识到的是,所有基于细胞化学的正反馈和负反馈回路创造了如此复杂的相互作用网络,这些网络产生了重要的新特性,需要新的计算方法来解决。

艾伯茨谈到,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来进一步地推动相关的工作,同时也需要量化的方法去分析理解生命化学的复杂性。他同时提到一个现状,“我们知道,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经常会强调所谓的‘转化’生物医学研究,但是在这么多未知面前,我们认为基础科学研究对于生物机制的理解仍然是极为重要的。”

艾伯茨还是顶级学术期刊——美国《科学》杂志的原总编辑。他在此次论坛上提到其曾经审阅过200多篇《科学》社论,其中一篇来自年轻的女性学者—美国贝勒医学院儿科及分子与人类遗传学教授胡达·佐格比(Huda Y Zoghbi),该文章深受艾伯茨本人认同。佐格比在2016年曾获有“东方诺贝尔奖”之称的邵逸夫奖生命科学与医学奖。

上述这篇社论发表于2013年,题为“The Basics of Translation”,佐格比当时将转化研究的任务比喻成把一本书从一种语言翻译成另一种语言。艾伯茨在论坛上直接引用了文章的原话,“转化医学面临的挑战是,科学家们正试图用一年级学生的词汇和经验,去翻译像莎士比亚般复杂和深度的文本。”

佐格比当时强调,我们对不同细胞类型、不同发育阶段和正常生理条件下的大多数通路功能的理解,仍然是初步和零碎的。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西工大研制的“飞天一号”火箭发射成功 “慧眼”卫星再次刷新宇宙最强磁场纪录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