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仁勇 来源:红网 发布时间:2011-4-6 13:30:48
选择字号:
媒体评论:方舟子遭遇“围剿”和媒体共同体
 
这段时间,方舟子的日子似乎有点不好过了。
 
去年底,方舟子在住所附近遭遇锤袭,好在他身手矫捷,幸免于难。肇事者肖传国也很快被缉拿归案,送进了监狱。聊以安慰的是,袭击案发生后,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而且,除了笑蜀几位《南方周末》记者暗地里幸灾乐祸之外,绝大部分媒体人是支持方舟子的。
 
可惜,仅仅过了几个月,方舟子就成了媒体集体“围剿”的对象了。
 
这一场媒体“围剿”,始于《法治周末》一篇针对方舟子的重磅报道。3月30日,《法治周末》报以四个版的篇幅,质疑以学术打假著称的科普作家方舟子自己也涉嫌抄袭。一时舆论大哗,包括《新京报》、《羊城晚报》在内的多家媒体和门户网站进行转载和跟进报道,《广州日报》甚至还发表社评谩骂方舟子,“一位以学术打假安身立命、自诩有‘学术洁癖’‘真相洁癖’者偷鸡摸狗。”并盖棺论定,“方舟子被质疑抄袭,昭示学术打假个人时代的结束”。
 
这些年来,方舟子与媒体人和媒体的关系一直都处于不尴不尬的状态。作为一个从事学术打假的公众人物,方舟子以其言辞尖锐、不肯妥协的行事风格,成为一座不可多得的新闻富矿,深受媒体关注;另一方面,方舟子打假的目标又往往触及到媒体人,包括一些在行内享有盛誉的编辑记者。自2005年以来,新语丝网站上就存在了一个“不良记者”栏目,《南方周末》的笑蜀,李海鹏,《长江日报》的刘洪波,《南方人物周刊》的徐列,《光明日报》的冯永锋,新华社的周长庆……都赫然在列。这张名单,囊括了中国40多家知名媒体,以及70余名知名媒体人。因此,当郭国松在微博中高调宣布,将用四版的篇幅发表“系统揭露”方舟子的文章时,我心里就在想,这场等待方舟子多年的风暴,终于来了。
 
看完这篇题为《方舟子涉嫌抄袭总调查》的文章,老实说,我有些失望。按照常理,媒体应该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进行报道,这就意味着,不在报道之前预设立场,更不能预先就设定了“系统揭露”的报道基调,然后选择事实放在里面。否则的话,媒体就难免沦为“挟公器以泄私愤”的器具,所谓公信度也就成了笑谈。文章里面罗列的方舟子“抄袭”的铁证,无非是前几年就被炒来炒去的剩饭,方舟子早就辟谣过,证实不过是子虚乌有的指控。而且,报道里面充斥着“极尽恐吓之能事”这种情绪化的语言,媒体应有的“客观叙述”态度荡然无存。所以,新华网等网站才会在转载了这篇报道之后,又很快就删除了。
 
我想起了一件旧事。去年12月,与方舟子素有冤仇的《民主与法制》记者李蒙在微博上称,方舟子在新华社工作的老婆曾经写文章报道自己,隐射这与经常采访家人而被开除的新华社记者颜秉光性质相同。方舟子迅速辟谣,表示老婆写文章的时候相互不认识,当时她也不在新华社工作。事情如此明了,似乎就应该停息了。但是,《南都周刊》执行主编许庆亮(网名西门不暗),在已有方舟子声明的情况下,继续转发该造谣微博,被方舟子点名批评。在这之后,各路记者编辑力挺许庆亮,故意只转造谣微博,而对方舟子的辟谣微博视而不见……其中,不乏中央电视台主持人阿丘这样的知名媒体人。
 
如果说,李蒙、许庆亮等人有意无意的造谣,还只是个人行为,那么,《法治周末》执行总编辑郭国松就把个人行为成功地上升为媒体行为。《新京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等媒体的跟进,则显示他们在面对方舟子的时候,已经形成了一种“媒体共同体”。
 
我曾经设想过一种“媒体共同体”,并将之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我认为这种“媒体共同体”应该对外追求和维护言论自由,拓展舆论空间,排除任何公权力的干扰与打压。对内,则应该强调新闻从业规则,追求职业道德和独立人格。但是显然,眼前出现的这个“媒体共同体”与之风马牛不相及。他们没有是非曲直,只有利益立场。他们党同伐异,拉帮结派,“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睚眦必报,坑瀣一气,动辄将公器拿来发泄私愤。
 
这样的“媒体共同体”,必将成为中国新闻界的一颗毒瘤。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猕猴桃高密度SNP基因分型芯片研发成功 我国成功发射高光谱综合观测卫星
我国成功发射快舟十一号固体运载火箭 “猎户座”飞船拍摄到“新月形”地球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