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夏静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0-7-16 15:03:21
选择字号:
光明日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大学校长
 
6月23日,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典礼上,校长李培根以一篇致辞赢得“满堂彩”。伴随着数千名华科学子的齐声呼喊,“根叔”的形象如飓风般席卷了网络空间、占据了报纸版面,成为社会热议的焦点。
 
“根叔”红了!在我们正在思考高校如何“去行政化”的今天,在这个娱乐当道的时代,一位院士校长竟然成了无人不
 
知的“校园明星”,其中的确有许多值得思考和品味的东西。
 
校长与学生的“距离”有多远
 
为了参加毕业典礼,年逾六旬的李培根校长精心准备了一份2000余字的演讲稿。这是一篇十分特别的演讲稿,“俯卧撑”、“躲猫猫”、“打酱油”、“蜗居”、“蚁族”、“被就业”等网络热词频现。在这篇以“记忆”为主题的演讲中,李培根一连为学子们“罗列”了大学四年间种种值得记住的往事,如同一位老父亲细数自家孩子的成长岁月。这些内容,如果没有平时与学生的近距离接触,是难以“言传”的。
 
“根叔”,不管是他这个特殊的称谓还是他的一言一行,都在不经意间突破了一直困扰高等教育的问题: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间,到底有着多远的距离?
 
“大学生们与校长的距离太远了。这种‘远’,不是教学楼与办公楼的距离能丈量得了的,而在于大学校长与大学生们的心灵交流太少了。也正是因为这种‘远’,李培根校长的演讲才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人民网”上的这个观点,印证了“根叔”真正的价值所在。
 
生活中的“根叔”,经常在食堂中和同学们围桌而坐、在篮球场上和学子们投上几球、在办公室与网瘾学子促膝而谈……年过六旬的他,也会“潜伏”在网上,关注校园里的“大事小情”,回复同学们的千奇百怪的问题。
 
“校长如果每天忙于事务性工作,不了解社会发展动态和当代学生的所作所为,会不知不觉拉开与学生的距离,形成亲和的疏离,这种结果是十分可怕的。”湖北美术学院院长徐勇民十分认同“根叔”的做法。
 
“‘根叔’在社会中引起广泛关注,反映了当前大学校园中,学生渴望和校长更多接触的心态,也反映了大学校长倾听学生心声的重要性。”华中师范大学校长马敏分析了“根叔热”的深层次原因。
 
武汉大学校长顾海良,每学期都要与学生进行一到两次“面对面”活动。通过“面对面”,了解学生关心的问题,和学生一同进行交流探讨。他还特意指示校园网站管理部门,“凡是对于学校领导的批评,只要不是采取谩骂的方式,都不要删除;学生在网上发帖可能具有随意性,但其中提及的具体问题,一定要得到解决。”
 
“现在被教育者和教育者的距离越来越大了。在功利化的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尽管有些教授依然一心做学问,但也有些教师忙于功利的事情。不少教师一上完课就走,和学生课外交流得很少。”这是李培根自己的观察与思考,也提醒了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应该注意的问题。
 
怎样扮演好校长“角色”
 
怎样扮演好校长这个至关重要的“角色”,对大学校长们无疑是一个全面挑战。
 
“一个人接受大学教育,不仅仅是学习文化知识,更是在人格上接受一种熏陶:真诚、负责、有人情味。当今的中国高校,一方面需要把‘根’留住,另一方面,还要呼唤和鼓励更多的校长,为学生带来更多的精神滋养。”有学者认为,应当将“精神滋养”作为大学校长的首要任务。
 
在中南民族大学,校长雷召海就一直在着力倡导教育“幸福论”:“教育不是强加于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的任务,而应当成为受教育者自觉喜欢并且自愿接受的过程。通过改革和不断探索改进,使教育真正成为一种‘幸福’,做到幸福教育。”作为一所民族院校,“幸福教育”无疑是一份弥足珍贵的“精神营养”。
 
顾海良认为,大学校长还应当尽量避免“角色错位”:“校长可以关注小事情,但不应当在解决小的事情上沾沾自喜,更不应成为学校的唯一‘救世主’,各部门各司其职是做好学校工作的根本。”
 
在顾海良看来,当前校长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校长和党委领导的关系,另一个是校长与学术的关系。他认为,在党委决策时,校长应当主动参与,使决策更加科学化;对于党委的决策,要做到真实、全面地执行。“民主集中这一点一定是要坚持的,好的大学校长,需要具备心胸气魄和豁达的情怀。”在处理校长与学术的关系上,他认为,“作为一名校长,一定要坚持教授治学,学术自由,不能以校长个人的学术偏好干预学术的发展。”
 
顾海良认为,校长无定式,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和特点;一个校长不可能改变一所学校,恰恰是一个学校造就了一位校长。
 
“去行政化”之路有多长
 
“‘根叔’的发言里没有什么高深的内容,但是为什么更多的大学校长们却不说、不谈?我想,这是因为‘根叔’更愿意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师长,一个长者,一个和学生平等的交流者。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学一把手,一个管理者,一个官员。”这段来自网络的观点,也许使我们更加看到问题的本质。
 
由“根叔现象”出发,许多媒体加入到了“去行政化”的讨论之中。“真正的‘去行政化’应该先从大学校长做起,让更多校长脱掉行政官袍,给予学生和教师更多温情脉脉的人文关怀、发自内心的精神牵挂以及真诚率真的言行举止。”这是来自《检察日报》上的声音。
 
“可以想象,在一个‘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的氛围里是很难受用‘根叔’这番‘另类演讲’的。没有‘去行政化’,就没有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也就没有畅所欲言的思想空气。”这是“光明网”上的观点。
 
日前公布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写道:取消学校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大学“去行政化”正式起步。许多有识之士提醒,“去行政化”绝对不仅仅是“摘帽子”,更应该有多些真诚、自信、爱学生的心。我们期待,中国的大学能够出现更多的“根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扭曲晶体中原子振动产生携带热量的自旋波 天文学家观测到新双星系统
我国南极昆仑站泰山站气象站正式业务运行 崖柏:“活化石”植物重获新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