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别坤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0-5-31 15:24:55
选择字号:
暴发户+封建帝王意识+城市化妆运动=景观怪胎
俞孔坚获美国景观设计最高奖 把灵感归结为土地

 
“城市,如何让生活更美好?那就是以人为中心,达到天地人神的和谐,同时这个城市要让人产生认同感和归属感。产生认同感,最后会上升到一种精神,你会为之付出,并信任、崇拜和依赖它,这就是城市之‘神’。”
 
4月27日,从大洋彼岸传来喜讯。由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主持设计的上海世博后滩公园荣获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颁发的景观设计类唯一最高奖项——杰出设计奖。
 
一年一度的ASLA评奖,素有“景观设计界的奥斯卡奖”之称,很多设计师可能终其一生都无缘问津。然而对于俞孔坚来说,登上ASLA的领奖台则显得稀松平常。
 
2002年,他主持的中山岐江公园获ASLA颁发的设计荣誉奖,这也是中国设计师首次赢得此奖。此后,他又四度摘获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荣誉设计和规划奖,两次获得国际青年建筑师优秀奖,并获中国第十届美展金奖。其作品“红飘带——秦皇岛汤河公园”更被国际媒体评为世界建筑新七大奇迹之一。
 
“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谈到这些成就时,俞孔坚总是把灵感归结为土地。
 
1963年,俞孔坚出生在浙江金华东余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作为农民的儿子,他从小就对土地有着独特的感情。1980年,俞孔坚考上北京林业大学园林系,临行前母亲包了一包家乡的泥土给他。后来这包土被俞孔坚从家乡带到了北京,又从北京带到了美国。
 
1997年1月,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后的俞孔坚做出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决定,已经获得美国绿卡的他放弃了国外百倍于国内的优厚薪金举家回国。他说:“我的追求是在中国大地上设计出一种人与自然和谐的居住环境,这个理想只有回到祖国才能实现。”回国的决定可以用俞孔坚最喜欢的一句诗来解释,“为什么我的眼中噙满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这也是他的座右铭。
 
俞孔坚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筹建北京大学景观规划设计中心。1998年,他又在海淀留学人员创业园成立了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中国第一个私人景观设计机构。当时,国内景观设计界几乎是一片空白。毫不夸张地说,正是俞孔坚,促成了景观设计师成为国家正式认定的职业,并推动了景观设计学科在中国的确立。
 
谈及“土人”这个名字,俞孔坚很得意自己的超前意识。首先,“土人”就是“土地”和“人”的结合,这里面包含着一个“天地人神”和谐的设计理念。其次,他想告诉别人这个公司是立足于本土和本地人的。
 
“景观设计是生存艺术”
 
爱之深则责之切,归国不久,国内设计界就响起了俞孔坚的批判之声。早在1998年,他就在《中国园林》上发表文章,把国内园林师奉为国粹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斥为封建士大夫园林,认为是中国五千年封建意识形态的最终庇护所。此语一出,俞孔坚立刻成为众矢之的,遭到了中国园林界的口诛笔伐。
 
这种批判在2004年之后更加激烈、犀利。2004年10月,俞孔坚在中国城市论坛北京峰会上的演讲,更是语出惊人:“看看要建的CCTV大楼,用1/10的钱,就可以建同样功能的建筑。一种暴发户与封建帝王意识及与风行中国的城市化妆运动相杂交,生出了一个个城市景观的怪胎。”俞孔坚提倡用“反规划”影响城市。“反规划”并不意味着他反城市化,而是要追求城市化过程中的“以人为本”。
 
何为景观?俞孔坚对此有自己的定位:“景观设计师不能只是园林艺术家。”景观设计是生存的艺术,而不是装饰或修饰的艺术。
 
除了对设计本身的关注,俞孔坚还将目光投向了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他曾给温家宝总理写过一封信,提出关于中国的生态环境特别是水资源的问题。信中指出,现在中国75%的水处于被污染状态,还有地下水下降问题、栖息地消失问题。“我们要用最少的土地来维护国土的生态安全,尽量用科学的方法来解决问题,而不是动不动就建设一条三北防护林,动不动就做一个大坝、南水北调。”
 
多年来,他对破坏生态、缺乏人文的“城市化妆运动”的批判、他的生态人文理念,挽救了包括台州永宁江和中山岐江公园在内的一条又一条河流、一处又一处文化遗产。
 
后滩公园独领世博情
 
“作为生命系统的景观”(Shanghai Houtan Park:Landscape as a Living System)美国景观设计师协会(ASLA)对俞孔坚主持设计的“上海后滩公园”给出这样的评语。
 
2007年3月,由“土人”设计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园区后滩湿地公园设计方案”在设计竞赛中一举中标。2007年开始建造,于2009年10月通过验收。
 
坐落于世博园临黄浦东岸的后滩公园,仅有14公顷,最窄处只有30米,有油菜、向日葵、水稻、茭白、芦苇、河柳、构树、女贞等城市里难得一见的植物……这些植物将使后滩公园拥有独特的四季景观:春天生机盎然,夏天芳香四溢,秋天五彩缤纷,冬天野趣犹存。
 
“真的需要人来做一些讲解,”俞孔坚指点着那些仿佛自然形成的碎石和芦苇,“净水的功能其实就靠这些自然的过滤,但不说,你可能根本发现不了。”后滩公园有天然的水净化系统,利用梯田高度和植物高低的落差逐级下渗,江水经过层层过滤,得到净化。每日处理的净化水量可达2400立方米,净化后的三类水不仅可以提供给世博公园做水景循环用水,还能满足世博公园与后滩公园自身的绿化灌溉及道路冲洗等需要,颇有一番向农业时代借鉴的意味。
 
值得一提的是,公园在净水之外,也具备了防洪的功能,防洪堤同样“看不见”,被隐藏在流域两边的田谷堤岸的植被之下,在洪水来时,整个湿地可以完全作为一个缓冲地,等洪水退去,又能恢复湿地功能。
 
“芦荻恋江唱晚归,嘉禾依田伴林荫。内河滤泉清如许,江滩湿地迷鹭莺。三场九园多故事,步道穿梭变幻景。蓝带串载文明迹,后滩独领世博情。”从这首描绘后滩公园美景的诗歌中,我们或许可以依稀窥见俞孔坚心中的完美世界。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读后感言:

验证码: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西工大研制的“飞天一号”火箭发射成功 “慧眼”卫星再次刷新宇宙最强磁场纪录
江门中微子实验探测器主结构安装完成 这种导电聚合物可让光线扭曲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