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 医药健康 基础科学 工程技术 信息科学 资源环境 前沿交叉 政策管理
 
作者:许博渊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08-2-29 9:38:8
评论:教授粗口要么是愚蠢要么是被戳到了痛处
 
《北京青年报》2月28日发表了对被媒体称为“粗口教授”的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季广茂的访谈。季教授在访谈中表示了悔恨,诉说了内心的痛苦,也作了一些解释。但是,这些并没有消除我心中的怀疑。我怀疑,他如果不是愚蠢,就是被戳到了痛处。
 
对于学术问题,作为一个普通读者,我没有发言权,只能就事件说些常人之论。他对《北京青年报》说,他的著作的批评者、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钟华教授的文章“杀伤力巨大。第一,它发表在国家一级学术杂志上;第二,这人是教授、博士后的身份来写的评论,可想而知,这有多么可怕。学界内部隔行如隔山,不同学者研究领域不一样,差别很大,一般人都是通过阅读书评来评价学者的学术水平。大家会认为,这文章发表在这样的学术刊物上,作者又是教授,肯定他是专家,是内行,说的是对的。”他因此担心“我的书不会再出版,我的论文不会再发表,我的学术生命可能就此要终结了。”这是解释不通的。
 
国家一级学术杂志不是控制在某一个人手里,论敌可以发表文章,你也可以发表啊!你可以反驳嘛!而且,如今教授、博士后、博士生导师多如牛毛,拥有这些头衔的人并不是可以判决一个学者学术上死刑的权威人物。如果反驳了,而且你的驳论无懈可击,令人信服,说明你的研究是货真价实的,那你的学术生命就不但不会终结,反而会大放光彩。除非你的著作不是什么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你才会放弃反驳,才会担心自己的学术生命就此终结。或者是你愚蠢,不知道如何正确地捍卫自己的声誉和学术生命。季教授还说,“我是山东人中的山东人,一竿子戳到底”。这也不能作为骂人的理由。山东人直爽,但并不是不讲道理。总之,季教授的解释难以服人。
 
不管怎么说,媒体充分关注,当事人双方也都在反思,这是好事。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今天,是有一定社会背景的,不仅当事人应该反思,全社会都应该反思。社会上恶性的,往往是无序的利益争夺弄得许多人脾气十分火爆,一点就着。许多人真的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只要他的利益,不管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一旦受到质疑和威胁,就会破口大骂,甚至挥拳相向,至少会报以白眼。比如他在人行道上摆摊或者停车,你千万不能说他,一说他就跟你玩命。排队买东西时,如果有人加塞儿,你千万不能说,一说他就会骂你。我们这个社会因此变得不那么温馨了,使人觉得生活在敌意之中,缺乏安全感。
 
我在国外工作和生活过多年,穷国和富国都呆过,从来没有现在这种感觉,想起来真的很痛心。有时候读到一则人与人之间宽容仁爱的报道,我会非常兴奋。最近有报道说,北京一位103岁的老人,还坚持天天在社区巡逻,看到工人在胡同里修厕所,他还想去搬砖头帮忙。他一辈子不与人争执。几年前,邻居突然在他身后放了一个炮仗,把他的耳朵震聋了。记者问他记不记恨。他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记恨他干什么。多好的老人啊!他能活到103岁还如此健康,与他的宽容仁爱、心平气和不是没有关系的。季教授如今食不甘味,夜不能寐,好多天没有洗刷了,这不是自找苦吃吗?何况还给年轻人树立了一个坏榜样,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呢!我们的祖宗说:“待人也宽以约,则己也重以周。”西方人也提倡宽容。可见人心是一样的,都认为宽容是建立良好人际关系的关键。但愿更多的人从这件事情中吸取教训,使我们的社会和谐一些、甚至温馨一些。
 
发E-mail给: 
    
| 打印 | 评论 | 论坛 | 博客 |
相关新闻 一周新闻排行

小字号

中字号

大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