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篇

 

使企业变“要我创新”为“我要创新”

从“要我创新”到“我要创新”,不仅是意识的飞跃,随之而来的还有创新初衷的回归、创新链条的完善、创新效率的提高、创新手段和创新目的的统一。

——程京(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及医学系统生物学研究中心教授。主要从事DNA 芯片、蛋白芯片、细胞芯片和芯片缩微实验室的研究开发以及在健康管理、疾病诊断、食品安全检测、药物开发中的应用研究。)

陈温福

坚决扫除科技创新的体制障碍

要实现科技体制的真正革新,必须从管理体制和顶层设计入手,对各类科技计划、人才计划进行优化整合,搭建有足够规模和统筹能力的管理平台。

——陈温福(中国工程院院士、沈阳农业大学教授。主要从事稻作科学的研究与教学工作。)

陈凯先

消除科技创新中的“孤岛现象”

科技创新最忌封闭,特别是不能与社会经济发展、市场需求和国内外大环境脱节,一定要避免建立一套跟国际上封闭的、自己孤立的评价体系。

——陈凯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计算机辅助药物分子设计的研究。)

科技改革要解决好三个“基本问题”

“成果如何用”的问题,其实是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的问题。扭转科技成果转化率偏低的局面,加快科技成果转化速度,已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迫切需要。

——钱锋(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主要从事化工过程资源与能源高效利用的智能控制和系统集成优化方法与关键技术的研究。)

邓子新

让一切创新源泉充分涌流

技术要成熟并顺利转化成产业,需要有利于创新的制度和环境,以最大限度驱动创新的潜力和效率,同时降低创新的成本和风险。

——邓子新(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武汉大学教授。主要从事微生物代谢的分子生物学研究。)

葛昌纯

以“三个面向”形成科技创新强大合力

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精心设计和大力推进改革,让机构、人才、装置、资金、项目都充分活跃起来。

——葛昌纯(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核反应堆关键材料、粉末高温合金和各种粉末合金钢材料及部件的制备研究。)

   
   
   
   
   
   
   
   

 

        袁亚湘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葛昌纯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邓子新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钱锋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陈凯先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陈温福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
        程京院士解读习近平科技创新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