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9-15
选择字号:
科学家创业,需要做哪些准备?

 

技术固然重要,运营团队和资本介入有时更重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报记者 沈春蕾

“这些年我们团队有多项技术实现了产业化,最近一个是秸秆变木材的项目,去年成立了吉林禾迪科技有限公司。”近日,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宁波材料所)生物基高分子材料团队负责人朱锦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介绍了自己团队的产业化动向。

自2009年回国以来,朱锦一直奔波于实验室和生产一线之间,成为宁波材料所“把论文写在流水线上”的典范。在推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朱锦经验十足,但最近他却遇到了一件难事:“新成立的创业公司今年的资金周转和运营不太顺畅。”

分析原因,朱锦发现自己可能在公司的选址和发展定位方面欠考虑。那么,科研人员在创业之前,需要做哪些准备才能少走弯路呢?

技术是敲门砖

朱锦加入宁波材料所后就干了一件大事。他将自己多年钻研的胶黏剂技术转交到时任宁波材料所所长崔平的手中,崔平当即表示要尽快让这项优势技术实现转化。

不久后,朱锦将研发的生物基无醛木材胶黏剂技术以1088万元的价格进行转让,由宁波材料所与合作企业出资共同成立宁波中科朝露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

尝到转移转化甜头的朱锦很快就投入到新项目的研发中。2012年他掌握的聚乳酸淀粉全生物基可降解复合材料也实现了技术转化,合同技术交易额达1500万元。他代表宁波材料所与合作企业联合成立了宁波家塑生物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在创业过程中,朱锦发现技术是敲门砖。他打了个比方:“科学家创业就好比参加一场特殊的高考,技术很重要。好的技术可以让考生进入好的大学,但后期能否成才,还需要综合考核其他方面的要素。”

“技术是创业的核心,但不是唯一要素,再强的技术也需要经过市场验证。”北京瑞莱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莱智慧)创始人田天发现有很多细分领域被视为“红海中的蓝海机会”,但最后真正成功的创业团队,一方面要有“高天花板”的技术,同时还要有看得到的实际市场价值。现实是一些创业公司容易陷入技术虚假繁荣的陷阱里,忽视了市场侧的真正需求,而导致企业越走越窄。

“技术和市场供需链条,不是直接对接就能像齿轮一样完美契合立刻开始运转。”田天告诉《中国科学报》,“首先需要将技术进行工程化的包装,打造成市场认可的产品,再结合实际的业务要求,去匹配上下游厂家,组合成一套完整的体系。这个过程中有现实的鸿沟需要跨越。”

这里的现实鸿沟也被称为“死亡之谷”。那么,技术成果转化如何才能跨越“死亡之谷”,创造更大价值呢?

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成果转化部投资总监李文珏将源头的技术比作小草莓,中间还需要经历概念验证、中试放大、创业孵化等一系列来自“死亡之谷”的考验,才能形成市场初期的小草莓蛋糕,直到在竞争市场上站稳脚跟后,才能做出更大的草莓蛋糕。

人才是稳定器

常言道,事在人为。科学家创业也不例外。2018年,田天获得清华大学计算机专业博士学位,并拒绝百度、阿里、腾讯、亚马逊等诸多大公司投来的橄榄枝,踏上人工智能的创业之路。

在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与清华大学教授朱军的支持下,刚走出校门的田天创立了瑞莱智慧,开展安全可控的第三代人工智能研究。他在创业过程中发现,创业早期拥有一支高精尖的技术团队非常重要,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创业团队天花板的高度。

“随着技术产品被市场验证可行后,初创企业需要逐步扩大市场,这个过程中,拥有一支能打仗的销售团队变得十分重要,但也很不容易。”田天感叹道,科技企业的销售团队需要高配置,既要具备作战能力,又要具备技术素养、专业能力等,这对初创的科技企业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同样是技术出身的曾伟刚对此很是认同。曾伟刚是西安中科天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天塔)的创始人。他毕业后一直在航天领域从事卫星在轨管理相关工作,并在2018年正式创建中科天塔,主要提供卫星管理服务和相关软硬件产品。

今年4月,中科天塔发布了天枢G100卫星测控数传一体化处理平台(以下简称天枢G100),它源自曾伟刚此前的一个想法。“我将这个想法告诉技术团队,他们验证后将想法变为技术路线,形成样机,最终做成交给用户的产品。其中,人才梯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现阶段公司发展的主要问题是招人难、留人难,合适的人才往往不一定可以招聘到,争取到的人才又面临着互联网等企业的抢夺。”曾伟刚告诉《中国科学报》,“人才是公司当前发展的稳定器。”

创势资本创始人汤旭东成功投资了一些科学家创业项目。在选择项目的时候,他非常关注团队。他说:“高校和科研院所的技术都比较前沿,创业失败率很高。我们在选择投资项目时候更关注团队和其股权结构,只有将个人利益和公司利益更紧密地绑在一起,创业成功的概率才会增大。”

资本是风向标

去年以来,朱锦在创业中遇到的一大难题是当初地方政府承诺的资金落实有点慢,甚至在执行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风险投资又因地域的原因不太愿意介入,这些都导致目前的创业有点举步维艰。

这次创业的水土不服也让朱锦意识到资本的风向标作用,并试图改变目前的局面。“既然风险投资不愿意介入,政府资金到位又比较慢,后续我打算利用已有的技术、市场和认可度,在宁波建立新的示范工厂。”

朱锦表示,科学家往往把技术看得很重,但成果转化还需要考虑市场化要素,技术固然重要,运营团队和资本介入有时更重要。

田天说:“资本和技术的结合也不是理所当然的,只有当技术真正被市场所需要,匹配合适的业务场景,真正创造价值、解决问题,最大化业务效能后,客户或者资本才愿意买单、提供助力。”

他还指出,创业会涉及到很多不同方面的能力组合,比如关键技术、生态合力、资本支持、市场验证等,这些组合不是生搬硬套的,而是可以通过市场化来获得的。

中科创星副总经理崔婷曾在科研机构从事过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如今转向风险投资。她指出,国外资金结构丰富,创业项目很容易找到风险投资,而国内目前投资“卡脖子”技术的风投机构很稀缺,需要国家更多地引导和扶持。

《中国科学报》 (2021-09-15 第3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基础物理学再添“证据” 美将用伽马射线望远镜绘制银河系演化图
中国科学院发布嫦娥五号月球样品最新研究 围绕白矮星的新气态巨行星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