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四清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9-2
选择字号:
自然科学的诱惑

 

秦四清

前几天,有位年轻副教授通过微信和我聊天时问:“自然科学到底有什么诱惑,吸引着一大批科学家为之奋斗?”我答曰:“这个问题既大又难,容我想想,且最近因狂改文章较忙,过几天写篇文章勉力回答之吧。”

似乎人天生都有好奇心,从会说话起就经常问为什么。尽管不少人长大后可能被各种利益诱惑,好奇心会减退,但不会完全消亡。有些人的好奇心则不会减退,反而会持续增强。在这种“刨根问底”的好奇心驱动下,就会向科学(尤其是自然科学)要答案。

大自然存在数不清的奥秘,但不乐意被人轻易发现。战国时期思想家庄子早就悟到:“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这种对世界的未知必然激发人们的探索欲望,以求揭开谜底,获得认知。

好奇、爱美、乐善是人的天性,与这些天性相伴,便是求知欲望、臻美情结与向善心理。浩瀚的苍穹,星云变幻;广袤的大地,万物生长;秀美的山岭,蜿蜒连绵;蔚蓝的海洋,生生不息。自然界的奇异和美,无处不在,吸引着科学家探究其中的奥秘。一旦谜底被揭开, 我们对世界的惊奇只会有增无减,更何况谜后有谜,这告诉我们:科学探索,永无止境;科学研究,只有更好,没有最好。

科学揭秘能最大程度地满足好奇与爱美的天性。因此,在好奇心与追逐美的双轮驱动下,科学家被激发出强劲的创造力从而做出卓越成果,获得十足的成就感。尽管最终的成就感能给人直接的快乐和幸福,但经天马行空般探究揭开谜底的过程更让人留恋,正所谓“人生如旅程,情趣在路上”。

基于前人的观测,牛顿在属于自己的王国里自由驰骋信马由缰,每琢磨出一个科学公式或者定理,能让他兴奋好多天。

居里夫人从几吨放射性很强的沥青铀矿矿渣中,仅提取出十分之一克纯氯化镭。这种苦活累活,在外人看来不仅枯燥乏味,而且对身体有害,她却说:“科学探究,其本身就含有至美,其本身给人的愉快就是酬报,所以我在我的工作中寻得了快乐。”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难怪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曾满怀激情地说:“科学真是迷人,根据零星的事实,增添一点猜想,竟能赢得那么多收获。”在我看来,这些科学家达到了神与物游、物我两忘的境界。处于这种境界的人,自然不会被琐事所困,也不会被红尘所扰,更不会被暂时的名利所惑。

人们一直向往更加美好的生活,虽然提高生活质量主要靠技术,但支撑大多数技术的原理和理论源自于自然科学,没有科学这个源头,诸多技术的发展就成了无源之水——缺乏发展后劲。如法拉第发现的电磁感应科学原理,不仅奠定了麦克斯韦电磁场理论的基础,而且据此造出了发电机、变压器、电磁流量计等,带动了电工技术、电子技术、电磁测量等行业的发展,为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贡献甚大。

时至今日,世界上仍存在诸多奥秘诱惑着科学家去揭示,且研究难度越来越大。这对有志于科学的研究人员来说是心之向往的,如北宋思想家王安石所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愿更多的有志科学家以探究自然奥妙为最大乐趣,以发现自然规律为最高使命,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为最强动力,在攻坚克难的征途上谱写自己的最新篇章。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中国科学报》 (2021-09-02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拉曼组内关联分析”揭示代谢物转化网络 火星宜居性受体积限制
第十三届创新中国论坛成功举办 计算模拟重离子碰撞中产生的马赫波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