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鸣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6-10
选择字号:
沙漠观鸟记

 


▲翘鼻麻鸭在沙漠腹地频繁出现,这应该是新疆最好看的野鸭。

▲黄鹡鸰是亚种新记录或一个新亚种。

▲ 这就是我们日思夜想的棕薮鸲,落在梭梭树上。

■马鸣 文/图

5月底我带着学生入驻梧桐沟管护站,做荒漠中繁殖鸟类监测,这时蚊子已经开始肆虐。

在新疆北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有一个叫北沙窝的地方。兵团第十二师二二二团(北亭镇)就在这里。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的一个野外生态站也设在这里,鸟类监测包括发现棕薮鸲已经有二十多年了。

这次的目标物种之一就是棕薮鸲。对这个曾经的中国新记录,目前只发现了北沙窝这一个繁殖地。而这个种的越冬地据说是在非洲中部的肯尼亚,迁徙路途长,所以到达的时间比较晚。

当布谷鸟开始叫春的时候,棕薮鸲还在迁徙途中。现在,越来越难找到棕薮鸲了,很大原因是一些拍摄者用录音机诱拍,制造小水坑守候近拍,爬在窝跟前蹲拍,造成幼鸟提前离巢、亲鸟弃巢和警惕性提高,以致销声匿迹了。我在“鸟网”上看到一些获奖作品,都是所谓的“鸟人”在这个水坑边的杰作。

5月29日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我们就到了巢区,费尽周折三个多小时只见了棕薮鸲一面,在距离50米外拍摄了一张照片。可能是一群骆驼进入了它的领域,出来叫了几声,就不见踪影了。

在沙漠里,叫声悦耳的鸟类还有不少。最热闹的要数百灵鸟,如短趾百灵、云雀、凤头百灵等。当然,大杜鹃、戴胜、斑鸠、伯劳、鹡鸰、椋鸟、蓝点颏、横斑林莺、白喉林莺、槲鸫、歌鸲、文须雀、蒙古沙雀、黑顶麻雀、欧金翅(入侵物种)和褐头鹀等的叫声也是此起彼伏。

这次在沙漠腹地遇到两种麻鸭,它们飞来飞去,可能附近有窝(洞穴)或者有水源地。寻问当地牧民,沙漠里确实有一些盐碱湖,如东道海子、索尔巴斯陶就是碱泉。

梧桐沟管护站属于县级保护站,只有一个人守护。过去,进沙漠只有这一条道,卡子很管用。现在,进沙漠的道路多了,管理难度越来越大。

站长介绍,现在管理上主要面临四大困难。

一是挖药材,如挖大芸(肉苁蓉)、阿魏、锁阳等毁坏植被;二是捉蝎子,因价格昂贵,捕捉数量巨大;三是观鸟人拍鸟,本来是一件好事,现如今成了某些人盈利之道;四是滥用农药,包括除草剂、落叶剂、杀虫剂。

我们与养蜂场的人聊天,提及不常见的黄喉蜂虎,他们深恶痛绝。一到雨过天晴,在小蜜蜂飞不快的时候,蜂虎就会集群出现,捕食小蜜蜂。

尽管如此,蜂农的环境意识比较强,他们知道沙漠里还是相对安全,此处的沙枣花蜜质量上乘。对蜂农来说,更大的危害是滥用农药。农药除了直接造成大批工蜂死亡(比蜂虎厉害),还造成蜂蜜质量下降,农药残留是害人又害己。

为了了解夜行性鸟类,我们傍晚做了一次预调查,就是进到沙漠里听声音。猫头鹰、欧夜鹰、欧石鸻、知更鸟、夜莺等,几乎没有花多少时间,就监测出几种白天见不着的种类。当然,这些都是绿洲边缘的物种,一到夜晚就非常热闹,叫声此起彼伏,通透性很强。

http://blog.sciencenet.cn/u/RollerMaMing

《中国科学报》 (2021-06-10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国家重点专项课题完成深渊海试验收 新基础物理学再添“证据”
美将用伽马射线望远镜绘制银河系演化图 中国科学院发布嫦娥五号月球样品最新研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