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四清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4-1
选择字号:
顶刊论文不等于顶级成果

 

■秦四清

自从国家层面实施政策推进“破四唯”评价体系改革后,我在不少场合听到一些奇谈怪论,诸如现在不提倡发论文了、不提倡发SCI论文了、不提倡发顶刊论文了,等等。在我看来,这都是误读。

众所周知,科研人员主要以论文反映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发表论文,其他人怎么知道你在做什么、对某个问题的研究进展到什么程度。除此之外,发论文还是争夺某项成果优先权的途径,即谁先发表了某项成果,通常认为谁是该成果的第一拥有者。

由于在影响因子越高的SCI期刊(特别是顶刊)上发表的论文传播力度越大,故科研人员投稿时往往按照这样的次序进行:第一是顶刊,第二是本领域权威期刊,第三是本领域普通期刊,第四是预印本网络平台,现在也有科研人员为争夺成果优先权,先投预印本网络平台的,只要不是特别糟糕的论文,找到“接收单位”不是问题。

任何科研人员,都希望自己的论文被更多的人看到、被更多的人认可,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因此,若有人说自己不想在顶刊上发表论文,我想原因大概有几个。其一是如诺贝尔奖得主本庶佑那样的极少数人,只在乎顶级成果而不在乎成果发表的期刊;其二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其三是“喝高了”的人。

既然绝大多数科研人员以发表顶刊论文为荣,那么顶刊论文能与顶级成果画等号吗?

大量的调查研究已指出,用论文相关指标(论文数量、被引次数、高被引论文、影响因子、ESI排名等)衡量成果质量(创新性和价值)的做法不靠谱,因为两者之间缺乏必然联系,而且反例比比皆是。就像诺贝尔奖的评审只看成果的原创性和价值,从不问处女作的出处。

事实上,由于各种原因,有些重大原创科技成果发在顶刊上,也有些发表在名不见经传的期刊上。因此,与其看论文相关指标,不如看论文内容,更能可靠地判断成果质量。

譬如,如果某位科研人员阐明了癌症发病机理并研发了治愈药物,即使相关论文发表在预印本网络平台,也无所谓,反正杠杠的成果摆在那儿,不服不行,得诺贝尔奖是迟早的事儿。

纵观科技史,只有那些经得起实践或时间检验、能造福人类的科技成果才能载入史册,做出这样成果的科研人员才能被永远称颂。因此,科研人员应以攻坚克难为目标,以做出原创成果为豪。

在致力于攻坚克难的科研人员心目中,或许不知道顶刊为何方神圣,但知道什么是顶级成果;或许不关注成果宣传,而仅关注自己着力研究的重大科技难题是否已得到真正解决。在攻坚克难的征途上,这些人永恒的信念是,与其碌碌无为、平淡一生,不如放手一搏,哪怕失败也不后悔。

我想说的是,科研中有了重要的实质性进展,且反复确认无误,就应该及时撰写论文发表,但千万不要为论文而论文,也不要为迎合顶刊编辑喜好花费大量时间做鸡肋工作,发表吸引眼球但经不起推敲的论文。简言之,我们应推崇“研质”而非“颜值”。

再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因为科研人员主要以论文反映自己的研究成果,所以评价科研人员的成就主要还是看论文,但不是像过去那样主要看论文相关指标,而应单纯地看成果质量。

我认为这才是破“唯论文”的真正意义所在。由于破“唯论文”的说法容易被误解,或许换成破“唯论文相关指标”更为妥当。

http://blog.sciencenet.cn/u/qsqhopeiggcas

《中国科学报》 (2021-04-01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什么让蛋白质通道打开又关上 库尔勒香梨授粉用上无人机
人工智能破解癌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语言 标准模型被打破了吗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