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何静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2
选择字号:
揪出乳腺癌肺转移的“捣蛋鬼”

 

CTSC调控中性粒细胞及乳腺癌肺转移的功能机制模式及卡通示意图 中国科学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供图

■何静

乳腺癌是全球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同时也是致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之一。在包括乳腺癌在内的众多肿瘤类型中,90%以上的肿瘤病人死亡均由癌细胞转移导致。肺是最常见的乳腺癌远端转移靶器官,也是人体气体交换的场所,发生肺转移对肿瘤病人具有致命威胁。在目前治疗效果最差的三阴性乳腺癌亚型中,肺转移是导致治疗失败和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

中国科学院上海营养与健康研究所胡国宏研究团队发现组织蛋白酶C(CTSC)可作为肺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靶点,用特异性抑制CTSC的临床二期小分子化合物AZD7986可显著抑制乳腺癌细胞肺转移。相关研究成果近日发表于《癌细胞》。

发现转移风险的“风向标”

胡国宏研究团队发现CTSC的表达水平与乳腺癌肺转移呈显著正相关,揭示CTSC是乳腺癌肺转移中具有标记作用和功能的分子。

“我们通过对大量乳腺癌病人术后肺转移情况的追踪,发现手术前血清中CTSC蛋白含量较高的乳腺癌病人,在术后有更高的概率发生肺转移。” 胡国宏告诉记者,“病人血清中CTSC因子可评估乳腺癌病人的转移风险,这是一个潜在的临床诊断指标,能帮助筛出高风险肿瘤病人,从而在术后治疗上加以关注。”

“最初,我们通过蛋白组学筛选,发现CTSC可能与肺转移有相关性,后来,我们利用动物模型并结合大量临床病人样本验证,证实CTSC对乳腺癌的肺转移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胡国宏说。

发生肺转移有“怪招”

研究同时揭示了微环境对癌细胞转移的重要调控作用。

“肿瘤转移是一个低效、漫长的过程。乳腺癌细胞从乳腺到肺,往往是以单个或少数几个肿瘤细胞的形式,这些单个种子细胞刚刚到达转移靶器官的时候,并不会有危害健康的作用,但是在它们生长成为新的转移病灶肿瘤后,对病人却是致命的威胁。”胡国宏解释,“这不仅取决于‘种子’(肿瘤细胞)本身,还要看是否有适合‘种子’生长的‘土壤’——微环境,即在相应组织器官中肿瘤细胞之外的正常组织成分。肿瘤细胞扩散到新的组织器官后,面对不同的‘微环境’,要么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要么主动改变环境适合自己。”

随后,研究人员在小鼠体内证明了CTSC通过诱导中性粒细胞形成富含颗粒酶的DNA网状结构,促进乳腺癌细胞发生肺转移。

“研究发现,CTSC蛋白正是扩散的肿瘤细胞改变环境的一种重要途径。通过CTSC,肿瘤细胞从血液中吸引一种叫做中性粒细胞的免疫细胞到肺里,并且诱导它们形成一种特殊的类似于蜘蛛网的网状结构,营造出一种有利于肿瘤细胞生长的‘土壤’。因此,这一发现为我们通过干预‘种子’与‘土壤’的互作来进行治疗提供新思路。”胡国宏表示。

让乳腺癌转移失去“土壤”

“在一系列研究基础上,我们推测CTSC的抑制剂对乳腺癌转移应该有抑制作用。”胡国宏说。

研究人员发现,对自发肺转移的原位移植模型小鼠施用AZD7986,能显著抑制乳腺癌肺转移的发生。

“CTSC是一个潜在治疗靶标,我们同时发现抑制CTSC的药物对乳腺癌转移有较好的作用。期待这一研究成果在未来对转移性乳腺癌的诊断及治疗有推动作用。” 胡国宏说。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16/j.ccell.2020.12.012

《中国科学报》 (2021-01-22 第3版 医药健康)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库尔勒香梨授粉用上无人机 人工智能破解癌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语言
标准模型被打破了吗 肿瘤细胞不爱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