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刘永谋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1
选择字号:
在深网里挖掘“9·11”真相

在品钦眼中,21世纪之后,再没有什么真假,没有什么客观历史,而这一切都拜高新技术所赐,最终技术会摧毁晚期资本主义,甚至完全埋葬人类社会。

■刘永谋

《致命尖端》,[美]托马斯·品钦著,蒋怡译,译林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定价:108元

托马斯·品钦被视为美国当代最著名的后现代主义作家之一。什么是“后现代”?粗略地说,后现代“终结”现代,要和现代“拧着来”——当然,也有人说后现代是现代演进到自我否定的新阶段。

现代主义说工业、科技和社会进步好,后现代主义谴责它们正陷我们于万劫不复之地;现代主义说全球化、民主自由好,后现代主义指责它们不过是冠冕堂皇的骗局;现代主义说知识解放人类,历史给人以智慧,后现代主义证明不存在什么真理和真相……

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品钦是个“杠精”,或者是“杠精代言人”。

如今,美国反科学、反政府、反全球化、反精英和各种阴谋论的后现代主义思想盛行,品钦的小说反映美国老百姓的喜好,颇为畅销。

在2013年出版的小说《致命尖端》(Bleeding Edge)中,品钦多次提到彼时尚未当总统的特朗普。虽然不能肯定品钦是特朗普的支持者,但可以肯定小说中的人物,绝大多数应该是“川粉”,因为很明显特朗普说出了他们的世界观:美国并非看起来那样的光鲜亮丽,而是鬼魅横行、阴谋遍地的魔域,甚至不仅美国,整个现代世界均是如此。

这部小说的故事发生在“9·11”前后的纽约。女主角玛克欣经营一家名为“缉凶事务所”的小型商业欺诈案调查公司,因为业务关系注意到一家名为Hashslingrz的计算机安全公司,自此被卷入光怪陆离的赛博朋克世界。

这里充斥着大量只有高级“码农”才懂的 “黑话”——“爬虫”、阿拉伯黑客文、哈希算法、“脚本小子”、“后门”、校验数位、温尼列表、本福特定律;各种奇奇怪怪的人群——“肥宅”、杀手、极客、宽客、情报人员、“怪咖”大亨;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业余黄片拍摄、异域东方禅修和犹太教践行、偷情暗杀以及世贸大厦被炸……

在品钦这位电脑迷加恋物癖的描绘之下,纽约市分明不再是甜美的“大苹果城”,而是藏污纳垢的“哥谭市”。

随着调查的深入,似乎Hashslingrz与中东恐怖分子洗钱有关,此时“9·11”发生,各种相关阴谋论在网上盛行。

有说世贸中心是美国中央情报局自己炸的,有说是犹太人的摩萨德干的,有说美国政府把大量资金转给阿拉伯恐怖分子,还有说世贸大厦附近信伊斯兰教的小贩收到消息,“9·11”当天都没出摊。

之后女主角遭遇暗杀,开始怀疑Hashslingrz背后是美国国安部门。接着,小说“后现代式”戛然而止——在后现代主义者看来,世界没有故事,只有乱七八糟的“残片”。

中译本将小说名译为《致命尖端》,而在书中又将bleeding edge直译为“血尖”,并解释说所谓血尖技术,指的是没有经过可靠测试的高风险技术,只有勇于技术尝鲜的专业人员才能运用自如。

用“血尖”作为书名,是品钦将高新技术与令人绝望的现实联系在一起,明白地将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视为各种罪恶产生最重要的根源,将自己归入技术批判主义者。

在他看来,高新技术并没有给所有人自由,而是造就“一个监控的天网,再没有地方可逃”。

小说中没有说赛博科技“炸毁”“双子塔”,但确认互联网尤其是深网——普通人能进入的部分是浅网,深网是黑客极客专用的、完全无法追踪的网络“法外之地”——在“9·11”事件中难逃其责。

在小说中,品钦插入一则与深网有关的谣言。普林斯顿大学有个“全球直觉实验计划”,持续收集世界各地近百个站点随机事件发生器的数据,深网“玩家”往往以它们作为随机密码,安全性极高。

传言说每当重大全球性事件和灾难发生前,普林斯顿的随机数字就会出现异常,偏离随机特性,之后又会恢复正常。

“9·11”发生前就发生了此种情况。通过这种神秘主义的观点,作家想表达什么呢?或者是有人提前知道什么,以隐秘形式通知大家?要么是数据之中存在“真相”,不过人类现在还无法解读?也许品钦是想说,整个世界其实是数字程序,是电影《黑客帝国》中的矩阵。

在品钦眼中,21世纪之后,再没有什么真假,没有什么客观历史,而这一切都拜高新技术所赐,最终技术会摧毁晚期资本主义,甚至完全埋葬人类社会。

因此,“9·11”到底发生了什么?政府公报不可信,《纽约时报》在编瞎话,至于病毒一般流布的谣言也不见得可信——但是,品钦认为,此类无稽之谈并不比新闻报道更不可信,因此都要记录下来。

可以说,《致命尖端》便是某种关于“9·11”的“历史编纂的元小说”(historiographic metafiction)——没有真相,只有各种说法堆积成的“垃圾场”。

换言之,品钦以为,世界就是深网。“深网里按理说大多是废弃的网站和断开的链接,是个无边无际的垃圾场。像是在《木乃伊》里,探险家某一天会来这里,把别具异域风情的遥远王朝的废墟挖掘出来。”显然,品钦自认是深网中的“探险家”。

“9·11”的发生真的只能怪互联网吗?资本主义乱象真的应当怪罪于高新技术吗?正像互联网既有深网,也有浅网,现实世界也是“大苹果城”与哥谭市并存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赛博空间是现实世界的化身,网络世界二分根源于人类社会的二分。

互联网的应用当然有负面效应,但不能因此就完全抹杀它的进步和解放的作用。否则,它如何能在短短数十年间就风靡全球、改变世界呢?更重要的是,将批判的目光引向高新技术,是不是在帮助资本主义制度辩解——把大家注意力吸引到错误的地方呢?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科技本质上是革命的力量,但在阶级社会中被统治阶级利用而异化。

品钦的观点对不对,还请读者自己深思。

《中国科学报》 (2021-01-21 第7版 书评)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库尔勒香梨授粉用上无人机 人工智能破解癌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语言
标准模型被打破了吗 肿瘤细胞不爱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