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凯天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21
选择字号:
面对数字未来:敬畏、进取、向善

 

■郭凯天

四年前,腾讯研究院第一次提出“科技向善”的时候,很多人都有疑问:“善”是什么,标准怎么定,以及怎么向善,具体怎么操作,在市场和社会上怎么去协同?那时候,大家对这些问题想得还不是很清楚。

2019年,“科技向善”正式成为腾讯使命愿景的一部分。这一年多来,尤其是经过2020年这一特殊的年份,我想大家都非常重视科技向善。在今天,当我们面对未来时,大家也发现科技向善实际上有更多的内容需要思考,有更多内容需要去实践。

过去一年,大家感受最深的可能就是新冠疫情。当疫情发生时,学校停课、饭店关门,商场也暂停营业。在众多的“门”关闭之后,互联网平台向全世界打开了数字大门。

疫情期间,数字科技给这个不确定的世界带来了更多的确定性。然而在去年下半年,对于数字技术、数字未来的担忧显著增加,包括平台、大数据杀熟、个人隐私、社区卖菜等等,都引发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和热议。

当社会各行各业都将深度融入数字世界时,这种担忧实际上不仅仅是对技术、对平台、对数据,也不仅仅是某一技术或商业形态的问题,而是对整个社会,甚至是对人类未来将迈入数字世界的一种深刻担忧。

这其中,我们可以看到传统和数字未来的冲突,可以看到国内和国外的冲突,更可以看到的是人类的现在与未来发展的冲突。

从1994年中国第一次接入国际互联网,到今天已经走过27年。回顾中国互联网发展和崛起的道路,其实和我国改革开放密不可分,可以说中国互联网经济的崛起,不是某一个企业、某一项技术的事情,而是在民族复兴的大背景下,得益于改革开放,得益于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完善和普及,得益于全国民众对数字化和互联网的拥抱,得益于政策的支持。

因此,当考虑互联网产业或者企业发展的时候,就不得不把它置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大背景下,置于国家和社会对互联网、对数字技术未来期望的大背景之下。在这个大背景下考虑问题,科技向善就显得尤为重要。它应该是中国社会甚至人类社会,在迈向数字化未来过程中一条坚持不动摇的基本准则。

科技向善首先是敬畏,不仅敬畏监管、敬畏舆论,更要敬畏国家的发展、社会的发展,尤其要敬畏人类未来的发展。敬畏未来是对行业、对技术发展如何跟社会结合最深刻的一层关系。

只有心怀敬畏,才能在科技发展的同时,在行业成长的同时,与传统、与社会较好地结合,去关注更多人的利益、关注社会的利益。唯有如此,行业和技术才能发展得更稳健。

科技向善的第二点就是进取。所谓敬畏,不是畏手畏脚,而是要在敬畏的基础上,更好地找准自己的定位——在国家、在社会、在技术、在历史长河里的定位。

有了这个定位,实际上要做的是更有进取心,尤其是科学技术上的进取。我们看到,企业的发展需要在基础技术上投入和拓展,为未来的竞争和发展抢得先机和基础;我们也看到,国家和全社会对互联网企业抱有非常高的期望和热情。在这方面,企业更应该在技术、在科学基础上去进取、去探索、去突破。

科学技术对人类发展的推动,大家都有目共睹。过去几百年的人类历史,在工业革命以来所推动的产业和社会变革上,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数字技术,也一定能够继续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关键就是要在敬畏的基础上保持进取心。

最后一点,科技向善的目标是“向善”,不忘初心就是向善。

还记得20年前我们这一代人刚投身互联网行业那会儿,很多互联网公司规模都非常小,但是大家都把“互联网让世界更美好”作为公司的使命愿景。通过互联网技术让世界效率更高、社会更公平,让大家都能够享受到互联网发展的福祉,我想这应该就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发展起步阶段的初心。

今天的互联网人仍然不会忘记这个初心,坚持这个初心就是向善。互联网应该在人类未来的数字发展中发挥更大、更好的作用,推动经济发展,推动教育、医疗,推动技术造福于人,推动国家富强,推动更多人一起分享互联网发展的福祉。这就是向善的一个目标。

对向善的理解,我们都还在摸索中,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它是一个愿望、一个初心,也是我们未来的方向和目标。希望我们能在这条路上,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共同探索。

(作者系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党委书记)

《中国科学报》 (2021-01-21 第4版 信息技术)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库尔勒香梨授粉用上无人机 人工智能破解癌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语言
标准模型被打破了吗 肿瘤细胞不爱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