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1-1-13
选择字号:
“技术券商”链接科技与经济


 

上海杨浦打造技术券商“样板间”   上海技术交易所供图

■本报记者 沈春蕾

近年来,为加快科技创新和成果转化的步伐,全国各地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办法和规定。科技与经济“两张皮”的现象正在逐渐得到扭转,但我国科技成果转化的效率依然低下,这也与科技成果转化从业人员的素养相关。

在日前举办的“科创中国·技术交易券商培育与赋能计划”全国巡回培训研讨班上,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吕昭平对科技成果转化从业人员提出要求,不但要具有较高的业务素养,还要具备多领域的跨界知识积累,以及统筹协调各方资源的能力。

与此同时,研讨班的承办方也希望借此培养一批为技术转移交易提供全链条服务的技术券商,链接科技与产业、技术与金融、供给与需求,架起促进科技与经济深度融合的桥梁。

建技术券商“样板间”

技术转移包含技术交易。交易离不开市场,就像股票交易需要证券市场、食品交易需要农贸市场。

“交易所本身不产生交易,而是负责建设场所、制定规则、建立体系,为经纪机构提供交易平台。”上海技术交易所总裁助理陆继军告诉《中国科学报》,“以上海技术交易所为例,交易的标的物是技术,供应方是高校、科研院所,需求方是企业,服务方是科技中介,尤其是细分行业的科技中介。我们把这类科技中介称为技术券商。”

技术券商将结合细分领域的学会资源,围绕交易所建立以价值发现为核心的技术评价体系,从而为整个技术转移过程提供全链条的相关服务。2020年,上海市杨浦区联合上海技术交易所,共同提出探索建立以技术交易为核心的技术券商“样板间”。

上海市杨浦区委副书记邓小冬介绍道,作为科创中国的22个试点城市(园区)之一,上海杨浦以上海技术交易所为依托,以学会服务团为支撑,协助高校、院所、企业、科技服务中介等赋能组织,共同打造技术券商的“样板间”。

2020年8月25日,首个“技术券商”样板间——上海国际海洋技术交易服务平台揭牌。平台由上海海洋大学、上海技术交易所、上海高校技术市场三家单位联合成立,由上海海洋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运营。

截至目前,上海市杨浦区科协和上海技术交易所联合高校和科研院所、大学科技园、孵化器等单位和机构,共建了一批细分领域的技术券商“样板间”。

邓小冬透露,杨浦区和上海技术交易所计划在科创中国试点的五年建设期间,每年打造两到三个产业细分领域的技术券商,到2024年组建一批面向特色产业、聚焦技术成果转移转化的券商服务群,引导高质量科技项目进场交易,共同推进技术交易服务网络的建设。

激励转化积极性

新时期,国家对科技成果转化提出了新的要求,科技中介也面临着新的考验。

2017年,国务院印发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提出,到2020年,适应新形势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基本建成,互联互通的技术市场初步形成;到2025年,结构合理、功能完善、体制健全、运行高效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全面建成。

早在2015年,关系着科技人员“钱袋子”的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明确规定,成果转化后的收益不低于50%用于奖励研发团队。随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进一步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实施意见》通知,允许将不低于70%的转化收益归属团队。

据统计,目前涉及成果转化的政策有60多项,包括国家相关法律、部委出台的规章制度和地方政策等,但这些政策法规对于成果转化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还有待观察。

当前,根据技术交易合同额进行奖励较为普遍。上海科学技术交流中心成果转化处处长成晓建认为,在补贴中还需落实两个问题,一是关联企业进行交易不能补贴,二是要关注转化实际到账率。

尽管保障团队的收益权已被列入法律条例,但成晓建认为,在保障收益权的前提下,更要保障成果质量,提升科技成果的含金量非常重要。他说:“2016年,科技部取消科技行政管理部门组织的科技成果鉴定评价,但在成果转化过程中,前期的评估是重要的,可以保障权益、减少风险。”科技成果评估也是技术券商需要发力的。

谈及当前还存在哪些阻碍成果转化的因素时,成晓建总结了几点:一是成果转化服务较单一,有些地方以建设平台为主,深度服务跟进不够;二是科研与市场联系不紧密,没有建立起科研与市场间的桥梁;三是收益与风险主体无法达成平衡,收益归团队、责任归学校,使高校在推动成果转化方面存在顾虑;四是企业与高校院所信息沟通不畅,缺乏契约精神。

培养专业人才队伍

江苏省技术转移(常州大学)研究院副院长马雪荣表示,科技成果转化需要经历三个阶段,分别是基础研究阶段、应用开发阶段和产业化阶段,从基础研究走到产业化需要跨越一个鸿沟,创新人才和孵化平台将是架在鸿沟上的坚实桥梁。

2020年5月,科技部、教育部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高等学校专业化技术转移机构建设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技术转移机构要建立高水平、专业化的人员队伍,其中技术经理人、技术经纪人比例不低于70%。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陆震较早关注到这份文件里的两个专有名词:技术经理人和技术经纪人,这可谓是给从事技术转移的工作人员明确了身份,“以前我们教育系统文件里面从来没出现过,所以非常不容易”。

陆震认为,专业的技术经理人和技术经纪人不仅要拥有广博的知识,最好是理工专业背景,还要掌握成果转化的综合能力,包括广泛猎取和筛选科技信息、对技术项目进行正确评价和论证,以及对潜在市场进行准确预测的能力。实践经验是最关键的,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成果转化案例,能力就是有待确认的。

那么如何培养和建设技术经理人及技术经纪人团队呢?“除了继续教育培训,还应该举办学历和学位培训。”陆震介绍,目前,上海已设立上海技术转移学院,把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及职业发展结合起来,通过搭建高校院所、国际知名机构和各类企业间人员交流和资源聚合的桥梁,解决技术转移各个环节的现实瓶颈问题。

《中国科学报》 (2021-01-13 第3版 转移转化)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2020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发布 科学家发现电子角动量对化学反应的影响
中国科学家利用新技术发现新生肝细胞来源 科学家在冷冻电镜技术领域获新突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