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陆仲绩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8-13
选择字号:
“变异”的紫薇花

 

陆仲绩

台风过境,刮了一夜的风,下了一夜的雨,还没有停下来。

早上起来,看窗外那盆新插的紫薇花,细长枝条垂依在别的花盆缝隙处,花朵挂着雨滴,湿淋淋地依旧绽放,花蕾还挂在花朵下,柔柔弱弱得惹人怜。

新插的紫薇花,母株来自老家的庭院。夏日骄阳下,是紫薇花的盛开期,推开门就能看到一簇簇的花球,每根枝条前都顶着金黄色细米粒的花蕊,在微风中摇曳。江南乡间一小屋,堂前绿色丛中一团火似的艳红,真是蓬荜也生辉。

久居都市,唯独这盆栽的紫薇常伴身边。起初是阿爸在调理,常开常盛,煞是喜人,自从由我接手后,总没有原来的繁茂可言。给予最好的位置最尽心的养护,总有些不如心愿,于是暗下决心,要让其重振辉煌。

去年夏末秋初期间,腾出一只较大的泥盆作为其新家,盆泥翻新,底部铺上欲腐烂的部分作为肥料,剪老株的粗状枝条,分段插入,浇足水,上面用暗黑塑料纸遮阴,冬天来临时,用透明塑料袋罩住保暖。那段时候,还不时撩开去看看,浇浇水。春风吹来,看枝条处已经萌发出细细绿芽,该是再换盆的时候了。花与人一样,不能太挤,住房面积大些,日子过得宽敞些,灿烂窗台、烂漫景色,只待花开时节。

可能是老盆的枝条被修剪得有点过分,叶子密密匝匝、郁郁葱葱,就是不见花蕾。老盆里的花尚未开,新的却已经悄然绽放,虽然稀少,只有二匝,但也按捺不住高兴,拍了照片。远在北京的四叔来话了:老家的紫薇花是纯红的,你这扦技而成的竟然镶上银边了,变异了,应该说更漂亮了,好好培育。

果不其然,变异了。原先的纯红,犹如一团火,热烈,激情四溢,就像是远方的召唤,永远是游子心中激荡着的一种牵挂。如今,远离故土,又没学得阿爸的家传手艺,纯真的鲜红却镶嵌上了银色的思念,娇艳、可人。人有时候也是蛮奇怪的,要做一件事,事情做了,却“变异”出另一个结果。“花解怜人花亦愁,隔帘消息风吹透”,变了,人到了这个年龄,也是这样变的吗?变得多了一份淡淡的幽思。

风,有时会搅起人一点点起伏的思绪,而雨,则又引得人多一点点对先人幽幽的思念。

江南,每年都有一场又一场的台风,每到那个时候,不管我们人在哪里,都会牵挂东海边这座小小的院落。枝叶旖旎“晴方好”,庭院氤氲“雨亦奇”。那时候,雨打枝头,堂前紫薇花瓣撒落一地,留在枝条上的也蜷缩着、耷拉下来,有的挂在残损的围墙上淋湿后的紫薇花,依然浓郁、奔放。

门外布满青苔的石板,偶尔会发出“砰砰”的声响,那是过路人在跳起来摘花了。阿娘(宁波人对祖母的称呼)急得在屋里大声叫唤:“不要把我的墙给攀倒了!”下雨天,陈年的老墙更容易被推倒。随即传来一阵阵年轻人朗朗的笑声和说话声,渐渐远去,窄窄的巷子又恢复了宁静。

窗外的雨水沿着屋檐滴滴地下,大风卷起细嫩的枝条呼呼地吹,屋内阿娘捧着茶壶坐在藤椅上瞅着窗外……朗朗的笑声也会感染人,随着年轻人的远去,屋里也发出一阵“如释重负”的笑声。漂亮的花总是惹人喜爱的,越多人喜爱自己种的花就越有成就感,只是“不要把我的墙给攀倒了”……

泥盆藏乾坤,紫荆有渊源;故乡由此远,天涯寄余生。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中国科学报》 (2020-08-13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