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袁一雪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7-9
选择字号:
华大基因CEO、科普作家尹烨:
做“知识的二道贩子”

《生命密码》,尹烨著,中信出版集团2018年10月出版,定价:68元

《生命密码2》,尹烨著,中信出版集团2020年5月出版,定价:68元

 

本报记者 袁一雪

植物有情绪吗?是人类驯化了植物,还是植物驯化了人类?恐龙还能重返人间吗?现实中真的存在超能力者吗?遗传会带给人类怎样的厄运?

世界上依然有很多关于生命的未解之谜等待科学家去揭开,也有很多已知的常识尚未被更多人了解。而这些生命科学知识却与每个人息息相关。

如何以“人生之须臾”了解“地球之无穷”?近日,华大基因CEO尹烨的《生命密码2》由中信出版社出版,尹烨希望用文字让人感受生命的力量。

从一粒米谈开来

“草木浮生地久长”,在《生命密码2》的开头,尹烨就从有“天”之称的食品入手,以“一碗米饭的故事”统领章节。他写道:水稻在中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都是当之无愧的主粮。全世界有将近一半的人口以水稻为主食,虽然语言、肤色、风俗各不相同,大家却都吃着同样的米饭,真应了那句话:一样米养百样人。

这篇文章也是尹烨在全书中最满意的一篇。“正所谓民以食为天,而水稻本身是中国及整个东亚地区的主粮,更为重要的是其背后蕴含着中国科学家长久以来的坚持和创新。因为它如此重要,所以我把它放在第一章。”尹烨告诉《中国科学报》。

在文中,尹烨提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当他们把关于水稻的科研成果写成论文投给《自然》时,特地在文中用了“籼”(xiān)和“粳”(gěng)的名字,但审稿人认为这并非传统命名法,建议把汉字去掉。“我们一再坚持,并慢慢说服了对方,最终得以纠正日本人当年的错误,将极具中国代表性的汉字放进了英文文章,可谓不小的创举。”尹烨自豪地说。

将科研中的趣事放在科普故事中,是尹烨经常做的事情。很多人觉得科学工作者只要潜心做好自己的科研本职就行了,“但其实科普的重要性被严重低估了。”尹烨说。他认为,科普是将科学以更加平易近人的方式,如春风般吹入寻常百姓家,是连接科学和民众的纽带。

尹烨将科普作者称作“知识的二道贩子”,并坦言:“做‘知识的二道贩子’并不容易,因为你不能满足于只是自己懂,而是要把你懂的事情以相对简单直接的方式向大众传播,所以我觉得科普是一项尤为重要的工作。”

将科研与科普工作相比,他认为,作为科普作者,“博”比“专”更重要。“好的科普作者一定要在本领域博采众长,才能融会贯通奉献出好作品。”尹烨说。

从《天方烨谈》到《生命密码》

《生命密码2》与之前的《生命密码》脱胎于尹烨自2016年开始做的一档日更电台节目《天方烨谈》。

时长几分钟的节目录起来也并不容易,忙碌的尹烨每天挤出时间,坚持四年,每日更新。作为知识的传递者,他一直渴望这档节目可以引发更多人对生命科学的兴趣,“所以不论节目风格还是选题类型都尽量做到通俗易懂、贴近生活”。

天道酬勤。《天方烨谈》自开播到现在推出了1400多期节目,共收获近1.8亿人次的收听量,在报纸开设专栏,多媒体转载,这坚定了尹烨继续做下去的决心。“谁说国人不爱科学,只要有好的内容,公众的好奇心、求知欲是可以被激发出来的,而大众的基本科学素养也是可以在日积月累的过程中慢慢得到提高的。”尹烨说。

“科普即公益”,是他一直挂在嘴边的话,其实这句话反之亦然。因为公益是更直观的科普方式,能让人切身体会到科技的力量。从2003年的SARS到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尹烨都带头成立和发起了“华基金”“狂犬病科研计划”“西藏包虫病筛查”“生命周期表”等多起公益项目。

将节目结集成书,对尹烨来说虽然内容类似,但是相较于几分钟的节目,书籍需要更精准地将内容分门别类,而且要更用心地整理,让文章浓缩更多信息,方便大家随时阅读。“我写这本书的初衷是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些通俗易懂的生命科学知识,为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人提供靠谱的科普内容,如果能让公众理解科学、热爱科学,那就更好了。”尹烨恳切地说。

人文关怀加持科学力量

选定主题,从故事入手,讲清来龙去脉,避开生涩难懂的专业词汇,尹烨相信将人文与科学相结合的写法,能够适应各年龄段人群读者的需求。

2018年,《生命密码》的出版让尹烨收获了不少拥趸,在完成《生命密码2》时,他渴望在保持科学性的基础上,注入人文关怀,或者说,“给人文关怀加持科学力量”。所以,他在书中加入了古诗词和相关的历史故事。

虽然逻辑明确,但当碰到较为宏大或者复杂的选题时,尹烨还是遇到了些麻烦——应该选择哪些内容,舍弃哪些内容?

“因为生命科学涉及农林牧副渔、人类乃至微生物,内容非常庞杂而又彼此联系,所以如何能够用有限的篇幅展现恢弘的生命史诗,并在选材上充分考虑案例的代表性,这是非常考验作者的知识结构和了解深度的。”尹烨说道,同时,音频的内容和文字的内容也大相径庭,在语调风格、遣词造句等方面差异很大。因此,在将比较偏口语化的音频科普内容转变为正式印刷的书面文字过程中,不仅需要改变原来的叙述节奏,还要把内容逻辑重新进行编排。

而且,因为在音频节目录制过程中很多内容是即兴的,一些用语或信源的使用未必完全精准,在成书过程中要将其转化为书面用语,所以,尹烨将节目的内容信源逐一确认,以确保内容准确无误。

《生命密码2》的出版与此次疫情几乎重合,疫情期间,尹烨一边参与抗疫,一边在喜马拉雅、腾讯、新浪和自己的公号平台上积极辟谣,阻断不实甚至造成恐慌的信息传播。“造谣的是专业的,辟谣的是业余的。特别是疫情期间辟谣,时效性要求很强,内容要求极高,然而必须有人把它做起来,这也正是科普人的初心所在。”尹烨说。

《中国科学报》 (2020-07-09 第6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