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段伟文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4-2
选择字号:
从想法流与身体认知看在线交互技术的新契机

 

段伟文

3月31日,受全球疫情影响,联合国宣布其75周年的数千场活动将在线上通过腾讯会议和企业微信进行。这将是联合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全球对话,也是网络与数字技术发展历程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自互联网出现以来,虚拟在线讨论和思想交流一直存在,如BBS之类的网络论坛作为一种非正式的思想交流方式曾流行一时,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也为虚拟交流提供了各种愿景。随着移动互联网特别是通信带宽性能的大幅度提升,视频会议在技术上应该已经成熟,但并未像互联网和虚拟现实开拓者所想象的那样,成为主流交互方式。

此次疫情暴发,作为一种强大的客观因素使得视频会议应用立刻提速,为在线交互技术的创新与应用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契机。疫情暴发直接影响了现代社会、城市、企业以及各种组织功能的发挥,人流受到了极大限制,物流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视频会议之类的非面对面沟通方式应运而生。以往,不论是电话会议、视频会议还是网课,都只是面对面沟通的一种补充形式。而这次疫情暴发将在很大程度上促使非面对面交流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一种相对主流的交流与沟通方式,甚至可以预见疫情恢复后,这种交流形式的比例或重要性会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与所有可能获得广泛应用的创新一样,视频会议等在线交互技术迎来新契机的同时,也涌现出值得及时把握的创新需求。

首先,视频会议等在线交流方式将使想法流的重构成为普遍的社会化技术需求。随着相关应用的发展,非面对面的界面画交流方式的意义将进一步呈现。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交流方式正在成为人们交流思想和沟通想法的基本形式。如果从这一角度去理解非面对面人际交流的意义,不难发现这实际上是在通过数字技术重构社会和每个人的思想沟通系统,与人流和物流相对应我们可以称之为想法流。

这里所说的想法流不是一个概念,也不是一种抽象的描述,而是像人流对应着现代交通系统和社会与城市基础设施、物流对应着从货运系统到快递公司等一系列技术构成一样,是以技术的基础设施为条件的。所谓的想法流,就是建立在视频会议等数字技术创新基础上的一种新的社会基础设施。

在MIT科学家、可穿戴设备之父阿莱克斯·彭特兰的《智慧社会》一书中就讨论过想法流。这本书的英文原名是《社会物理学:如何传播好的想法》,其宗旨就是研究人们之间想法的交换如何驱动人类行为,也就是人们如何通过思想的交流相互合作,寻求选择和学习的策略并协调行动。

具体而言,不论疫情防控是不是迫使人们的社会行为、企业活动和学习探索都从线下发展到线上的契机,在线交流的意义已经远超视频会议和线上教学本身的目的,更进一步地涉及到人与人、社区、企业、组织、机构等如何构建一种全新的实时交互机制和平台,以此增进知识、思想、想法的双向和多向实时沟通。

在人流受阻的情况下,从人们交换思想和想法这一需求来看,基于技术的在线界面之类的交流方式可以有无穷无尽的创新空间。这样一种创新需求既是技术性的,也是社会性的,为相关技术创新和社会创新结合带来了空前的契机。如果相关企业、组织、机构和个体的创新者能够提供多种多样的探寻、增进和激发想法流的工具与平台,就可以让我们的社会、城市、企业和个人具有更多激发思想、增进交流的途径,帮助人们通过各种思想和想法的生成器与加速器找到建设性的行动方案。

其次,视频会议等在线交流方式应该明确因为不能亲临其境而带来的缺陷,并从技术和实施环节上寻求创新,加以弥补。对此,哲学家德雷福斯对于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缺乏身体在场和身体认知的讨论具有一定启发性。特别是在他有关互联网的讨论中,曾探讨过在线交互的远程视频学习等,因为缺乏身体的在场或者说所谓的具身认知而使人们思想交流和知识学习的效果受到限制。比如,线上课堂无法直接实现眼对眼的真切交流。同时,面对面交流中,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往往与身体语言相关联,因为在人的内心深处对信任的直觉来自身体可以直接感知的安全感。因此,在线沟通方式中所形成的信任氛围往往相对较弱。

从创新的角度来看,上述缺陷未尝不是改进技术和优化用户体验的突破口。如果说这次疫情暴发给视频会议等在线沟通方式带来了新契机,那么创新者应该充分利用由此打开的探索空间,通过技术的组合与创新,弥补在线交流方式在认知底层的不足。比如,通过网络新媒体与虚拟现实技术、量化自我技术等方面的重组等,使这一技术化的交互界面在思想交流和知识传播方面更加有效。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科学技术和社会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20-04-02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有时,一个蛋白便可决定生死康健
万亿个纠缠的原子在高温里热舞 仿生眼有望强过人眼?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