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长塔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3-26
选择字号:
江城风雨见思小记

 

蔡长塔

望大江南北,一城巍巍。今朝环顾,鼠年春节成追忆;静候佳音,万里长江盼横渡。

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自1月23日起,一则封城令、千万留汉人,三万“逆行者”、六十天鏖战,再次让这座城市载入史册。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便是注视过生活的真面目后,依然热爱它。”

60个昼夜奋战,多少人辗转奔波,虽不能亲眼目睹,心却是感动非常。这场战“疫”,创造了“逆行者”三字新词。你们,擎起时代旗帜,逆行奔赴战场,冒极大之风险,视病患为亲人,用心倾力救治,方得今日硕果。

身旁亦有这样一批人。他们中有科学家,有实验员,也有研究生,还有实验员出身的期刊编辑。他们争分夺秒、夜以继日,与病毒抗争,与时间赛跑,在无声的实验台前阻击病毒,分析它们、认知它们、消灭它们。

他们“记不清自己在实验室究竟待了多长时间,只记得最多一天洗了5次澡”,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有过“连续3天至凌晨3点才离开实验室”的经历。

查阅相关报道,“不到一周时间就确定了新冠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并分离得到病毒毒株,及时向全球共享”,“在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制、动物模型建立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良好进展”。

他们的语言朴实得近乎木讷,“这是一种新的病毒,对它的了解早一分钟,也许就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希望尽早筛选出治疗药物,研发出疫苗,找到疫病源头,挽救更多生命”,“如果不参加这场‘战役’,一定会后悔”。

无论窗外另一场风雨的来袭,他们依旧面无惧色、心无旁骛,我心坦然、不动如山,手中事不停歇,心中念不动摇,“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因工作原因,每日审读诸多稿件时,如跋山涉水,如雨中艰行,如梦中惊醒,如危境得救,时有忘言,时有冥思,时有伤怀,时有激荡。淋沐文字,本我所愿,却被这些平淡如水、朴实无华的话语,不断冲击着心神,许多次躺下都很难马上入睡。

“我是党员,我是物业公司经理,我请战”“老同志腿脚不便,子女又不在身边,他们都是我们的前辈,我们该帮”,这是物业公司负责人的话。

“她发挥专业特长在日常预防和用药方面给予老同志们专业指导”“她每天打电话了解详细情况,不断为他们加油鼓劲”,这是离退休专干在疫情期间的生活。

“我会在到岗前,向卡点的战友们了解当天的情况和注意事项,有针对性地作准备、避免出现慌乱”“我会在劝返居民时,先耐心倾听他们的诉求,然后结合实际情况给出解决办法”“对于实在无法劝返的,我会采取人盯人战术,即在保证卡点正常值守的前提下,陪同外出并送回”,这是青年党员的行动。

很多原本平日里的小事,现在却让我打心眼儿里赞赏,我无法尽数这些“从未有豪言壮语,行动却掷地有声”的人的所作所为,正是他们真真切切的坚守,秉持“服务好科研人员,是我的职责所在”的信念,“和科研人员一起奋斗到最后,打赢这场防疫攻坚战”。

还有更多的感动扑面而来。2月20日,中国科学院合肥肿瘤医院援鄂医疗队“七勇士”赶赴武汉。读完30天来七勇士的每一篇《援鄂日记》,已泪眼婆娑……3月19日,我们去七勇士驻地看望,他们居然说“我们来晚了”,我安慰道,“都是一样的辛苦”。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封城第60天,停笔之际,心情仍无法平复。看见太多,听闻太多,触动太多,感思太多,无以尽述,难以尽言。惟略记一二,以为纪念。(作者单位:中科院武汉分院)

《中国科学报》 (2020-03-26 第5版 文化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