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邹桂萍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3-19
选择字号:
此香只应天上有

 

邹桂萍

傍晚,我在茶园散步,脚踩枯叶,蹑手蹑脚,生怕惊动了树上的鸟儿。在一场热闹的“交响乐”中,我听出了几种小鸟的鸣叫。

红耳鹎像个好奇宝宝,顶着头顶的高帽,不停地询问“谁造”“谁知呢”“谁主意”。黑脸噪鹛偶尔插播一段单调的“叫—叫”声。黑领椋鸟最是口是心非,它站在高枝上宣示领地,自带扩音器的大嗓门喊出来的却是“挤一屋”和“挤一处”,声音在空气里传播甚远。

忽然,一阵微风掠过,空气中夹带一阵甜香,随即勾起我的回忆。一周前,我由此经过,闻到一股似有似无的香味,可是举目四望,根本看不到开花的植物。先前所经之路,距此百米有棵小蜡,满树琼花,笑傲枝头,发出阵阵清香。可惜香味不似眼前的鲜甜、浓郁。继续前行约有百米,低矮的四季桂低伏在膝,但是比起那股鲜甜的浓香,桂花的甜味太浓,而鲜味寡淡。

究竟是何处飘来的香味?真是此香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随着香味再次传来,我决心在周边搜索一下,找到正在开花的山间极品。

由近而远,我认真审查每一种正在开花的植物。白色的山茶花零星地点缀着茶园,我特意凑近一闻,味儿淡得几乎分辨不出来。地上鬼针草杂生,它的花形似白菊,颇具欣赏价值,只是味道不大好闻。我继续寻找,看到了一株开花的石斑木。它的花白而小,原本也有浓浓的甜香,不过此时花朵略显萎靡和稀疏,香味也不大浓厚,许是盛花期已过了。

转了一圈,一无所获。我打算就此作罢,转而欣赏地菍和朱砂梅的风姿。这时,一阵山风吹过,甜味似乎更近了。我的内心又燃起了希望。我循着风向走去,果然发现了一片盛开的树林!

我认真端详起这种植物。它的枝干长有长刺,叶子大都有两缺刻,和橙树相似。它开着白花,4—5瓣,中间高举着雌蕊,像颗肉质的绿珠,其外环绕着雄蕊,好像颀长的流苏。它花大香浓,蕴含栀子花的甜美,又交融甜橙的鲜香。

眼前的果树分明是放大版的橙树。它的花既然比橙花大了好几倍,我自然而然地想到它的果子也比橙子大好几倍。如此推想,眼前这厮莫不是柚子树?

我在果树间流连赞赏,陶醉在这种迷人的芳香中。忽然,林间传来几声犬吠,一只狗追了过来。而后,果林的主人出来喝止,闲聊间,我证实了果树的身份:它的确是柚子树。

清代园艺学家陈淏子在《花镜》中曰,柚子属于橘子较大的一种,“刺出茎间,叶冬不凋。初夏开小白花,其香甚触”。如今看来,柚子开花,在岭南的农历二月半就可以看到了。

http://blog.sciencenet.cn/u/florazou

《中国科学报》 (2020-03-19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印度大陆俯冲板片撕裂 牛顿苹果树在沪开花结果
古冰芯铅污染或可追踪国家兴衰 科学家发现深海软体动物马蹄螺科两新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