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2-20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家在《柳叶刀》发表文章
建议将新冠病毒重新命名为HCoV-19

 

■本报记者 冯丽妃

北京时间2月19日,姜世勃和郭德银等七名中国病毒学专家以“需要为新冠病毒拟定一个独特的名字”为题,在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发文,建议为新型冠状病毒重新命名。

这七位作者包括: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姜世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深圳)教授舒跃龙,中国疾控中心的宋景东研究员、高福研究员和谭文杰研究员及中山大学医学院教授郭德银。

在文中,七人分析了国际病毒分类学委员会(ICVT)冠状病毒研究小组(CSG)将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SARS-CoV-2”可能产生的误导和不利影响,并建议将“SARS-CoV-2”改名为“人类冠状病毒—2019”(HCoV-19),使其与SARS-CoV区别开来,同时与WHO关于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中国科学报》摘录了文中的主要观点。

背景回顾

中国武汉暴发的异常呼吸道疾病,最初以肺炎为主要表征,这种疾病是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世界卫生组织(WHO)最初将这个病毒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2019-nCoV)。

2月11日,WHO将由这种病毒导致的疾病命名为“冠状病毒病—2019”(COVID-19)。

同一天, ICVT的CSG在bioRxiv预印本(未经过专家评审的论文)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明:“在对新型冠状病毒进行系统发育分析的基础上,将2019-nCoV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型’(SARS-CoV-2)。”

现命名可能误导公众

“CSG宣称,他们无意在介绍另一种源自‘SARS-CoV’的名称时提及‘SARS’。”作者写道,“然而,SARS-CoV的命名的确是根据SARS这个疾病来命名的,若将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SARS-CoV-2’,实际上意味着它会引起SARS或类似疾病,对缺乏病毒学知识的科学家和公众而言尤其如此。”

作者同时指出,新的病毒名称也与其疾病名COVID-19不一致。作为自然出现的一种病毒,“SARS-CoV-2”与其他所有SARS样冠状病毒(SL-CoV)或SARS相关冠状病毒(SARSe-CoV)的基因组序列是不同的。

截至2月17日,COVID-19在中国和其他24个国家已导致71331人感染和1775人死亡。作者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在生物学、流行病学和临床特征等方面都有别于SARS。因此,将其命名为SARS-CoV-2实际上是误导。对于这样一种明显受到国际关注的高流行性病毒,它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名称。

现命名的其他不利影响

2019-nCoV仍在演变中,现在预测当前疫情发展的最后结局还为时过早。一些专家预测,2019-nCoV可能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人类冠状病毒,这种病毒可能在每个冬天卷土重来,就像导致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

若如此,作者认为,对那些由COVID-19疫情所波及到的国家来说,“SARS-CoV-2”这个病毒名字可能会对这些国家乃至全世界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他们写道:

“人们一想到“SARS”的再现就会产生恐慌。旅游者和投资者可能不愿意访问一个“SARS”正在流行或传播的国家。”

“人们也可能认为,2019-nCoV和SARS-CoV一样,一旦此次流行结束,就不会再次出现,从而失去警觉性,他们因此可能不会做好防控2019-nCoV在下一个冬天再现的准备。”

建议重命名为“HCoV-19”

基于COVID-19的特殊临床、病毒学、流行病学特征及其不确定性,为了避免误导和混淆,并帮助科学家和公众更好地交流,“我们,一群在中国工作的病毒学研究人员,建议将‘SARS-CoV-2’改名为“人类冠状病毒—2019”(HCoV-19)。”作者建议。

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将该病毒与SARS-CoV区别开来,也能使其与WHO关于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

《中国科学报》 (2020-02-20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微型机器人可通过血液输送药物 “野外灭绝”物种枯鲁杜鹃重现
植物工厂的“光”辉岁月 有时,一个蛋白便可决定生死康健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