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晓峰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11-19
选择字号:
只对标世界一流,办不出一流期刊

 

■王晓峰

首先原谅我引用清华大学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学的新闻,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对标。找一所国外大学进行同型比较……”这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对标”“世界一流”不也是期刊项目里面用到的词吗?

搜索百度百科,对标管理是指企业以行业内或行业外的一流企业作为标杆,从各个方面与标杆企业进行比较、分析、判断,通过学习他人的先进经验来改善自身的不足,从而赶超标杆企业,不断追求优秀业绩的良性循环过程。很多领域都存在对标管理的思路,例如“对标世界一流央企亮出行动路线图”。

众所周知,中国的科技期刊平均水平落后于国外期刊,我们要奋起直追,有个目标是好事。通过“对标”发现和解决自己的问题,例如主编和编委的选择、出版平台的建设、管理体制的运行,将非常有利于期刊的发展。很多编辑也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把自己的期刊办成“××样”的期刊。

可是在办刊过程中,就如何“对标”期刊及“对标”什么期刊,经常会有不同的观点。最近常提到的是“对标”某刊的影响因子、发文体量等指标。是不是达到或者超过了它,就一定说明期刊的发展是成功的呢? 新闻里经常看到××刊影响因子超过了国际著名的××期刊,满满的自豪感,给人的感觉就是期刊完成了全方位的超越。我想他们也是在暗暗地“对标”。

“对标管理”对于当前形势下推动我国英文刊的发展具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要警惕的是不能在长年的“对标”发展过程中迷失了自己。

每种期刊都有它的出版背景,不同的主编会关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出版机构也会给期刊带来不同的特点,从而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期刊。如果出现了两种非常类似的期刊,这不一定是好事。而且有些就是独一无二的,就是填补空白的,过于强调“对标”也是对创新的否定。

每种期刊都有它的优势和不足,如何在“对标”的过程中科学、合理地设置“对标”非常重要,只是对标某个或者少数几个指标并不一定能达到预想的目标。

另外,我们的期刊在发展,别人的期刊也在发展。如果我们的“标”变了,怎么对标,是按以前的目标,还是适时调整?弄不好就成了刻舟求剑。

在“对标”的过程中,我们还要清楚地认识到:很多著名期刊的地位不在于某几个指标,如影响因子或者发文体量,而是经过漫长的时间形成于科研人员的心中和日常研究工作中。

如《自然》杂志现在的地位,是在经历了150年发展的基础上形成的。在物理学领域,Physical Review Letters的影响因子不是最高的,但当年引力波的文章就是投给它,不久就得到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这就是品牌的影响力。这种品牌影响力如何衡量,如何“对标”?

再有,在“对标”的过程中一定不要忽略了自己的创造力和创新。不知道小米或者华为在发展手机的过程中有没有“对标”某个品牌,是苹果还是三星?我们可以从优秀产品中学习,但不能以成为他们为目标。画家齐白石有句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很久以前就听到有人豪情万丈地说把××刊办成中国的Nature/Science。遗憾的是,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中国的Nature/Science”长什么样子。

再说“世界一流”。这个词最近在网上似乎给人很多负面的印象。这正说明了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个东西是不是“世界一流”,不是自己或者少数几个评审专家说了算,而需要大众的认可。例如,说中国的高铁是世界一流,相信没有多少人质疑。但在20年前,肯定不敢说中国的铁路有多牛。

对于期刊来说,同样如此。是不是“世界一流”,不是期刊自己也不是项目评审专家说了算,更不是上级领导定的,而是期刊的用户——科研人员决定的。是不是主动投稿、积极审稿、经常阅读期刊论文,这才能体现期刊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要让全世界都认为我们有“世界一流”的期刊,还要靠期刊编辑的奋斗和学术界的支持。

中国目前的科技期刊水平,客观地说,还很弱,也许需要长时间“韬光养晦”。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以“世界一流”为目标,或许起到反面效果,会无端增加发展的阻力和成本。如中国科技期刊的提升计划已经让很多公司从中嗅到了商机,原来从中国不仅可以收到海量的投稿,还可以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直接赚到大笔的钱。

我们都有出版“世界一流”期刊的梦想,但梦想是干出来的,不是喊出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u/slowlight

《中国科学报》 (2020-11-19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3000+脑细胞基因组高清图谱来了 亚洲最深油气田建成百万吨产能
14家单位联合发布全球海洋变暖报告 青藏高原动力效应对亚洲干旱影响获揭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