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袁一雪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7-10
选择字号:
一份问卷牵起的“一带一路”情

问卷调查(上海新天地)席宇斌供图

 

“一带一路”倡议,增进了我国与世界的联系,也因此吸引了更多境外游客前来学习、旅游。入境旅游是否能增加文化交流,两者还存在何种关联,或许从一份旅游问卷中能看出端倪。

■本报记者 袁一雪

“Excuse me, could you do me a favor? I’m a student of Shanghai Business School. Kindly please help us to fill in the questionnaire. Thank you very much!”(打扰一下,您可以帮我一个忙吗?我是来自上海商学院的学生,请您填写一份问卷,非常感谢)在上海外滩,来自上海商学院的学生们正用英语向外国人提问,并发放一份关于旅游的调查问卷。从最开始的羞涩到坦然,从羞于说英语,到流利地打招呼、提问,再到自由地交流,这些变化都被导师、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青年教师席宇斌看在眼里。

这不是他与学生第一次做问卷调查,但对于参与的学生们来说,却是难能可贵的经验。

问卷调查是一种锻炼

来自旅游管理专业的王翡是第一次面对外国人做问卷调查,在此之前,她曾经作过一次关于红色旅游的问卷调查。虽然最终完成了调查,但是对于此次调查,王翡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坦言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一些中国旅游景点的英文表述方式和发音有异,我要和他们反复用英文沟通确认是哪个景点,有时候还会闹出笑话。”而且,因为发放问卷的同学过多,有时会出现终于鼓足勇气上前,却发现对方已经填过问卷的情况。这样的遭遇让王翡觉得有点尴尬。

同样遭遇尴尬的还有就读上海商学院旅游管理专业的大三学生洪寅竹。“在做问卷调查之前,我对外国人有种刻板印象,觉得他们的英语都很流利,但事实上,非英语国家的外国人并非如此。”洪寅竹甚至还曾在调查时遇到过“明明大家都说的是英语,却还是互相听不懂”的情况,“不过多重复几遍、再搭配肢体语言一般都能克服,还挺有趣的”。

对于酒店管理专业的卢毅琮来说,这次的经历令他学会了如何找到容易配合的调查对象。他发放调查问卷的地点是在新天地,那里外国游客较多。“我发现,单独在一起的中老年夫妇容易接受问卷调查。”卢毅琮说,“而且,询问是否能够填写问卷的问题一定要对男士说,他或许为了展示自己包容性的一面会接受问卷调查,之后,太太也容易一道填写。”拒绝最多次的则是徘徊在餐馆门前等待就餐的单人旅客。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曾遇到一位来自东欧国家的生物学博士,对方本不愿意接受问卷调查,但再三确认卢毅琮是为了研究之后立刻答应了,甚至在填完表后还同他交流了关于个人的发展问题。

“这次经历对我最大的帮助是让我变得更外向,更自信地与外国友人交流。一开始我还挺紧张的,后面我还会和他们聊聊,这感觉很好。”王翡说。

瞄准“一带一路”

“我们此次有效问卷大约1923份,其中关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问卷共有300余份。”席宇斌说。其实关于入境旅游,他从2010年就已经开始研究。但针对“一带一路”国家游客的入境研究还是首次。对他来说,首先需要界定“一带一路”的范围。

“我发现很多研究成果都提到了‘一带一路’涉及到65个国家。”席宇斌说,但在查阅资料后,他最终在国家发改委所属的“中国‘一带一路’网”上,找到了我国官方对于“一带一路”的界定——开放性平台。“也就是说,除了陆地的丝绸之路与海上的商贸线路,其他国家也可以加入进来。”席宇斌说。近日,意大利也加入进来,它也是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的G7成员。

从国家发改委统计的数据看,截至2019年4月30日,中国已经与131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87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在这些国家中,不仅包括亚洲国家,还包括部分欧洲国家和地区,甚至非洲国家和新西兰也加入其中。”席宇斌说,“我最大的初衷,是对‘一带一路’认识有更深入的认识。” 但是因为无法在发放调查问卷前就确认对方是否来自目标国家,于是席宇斌与同学们合作,采取“广撒网,多敛鱼”的策略,先让对方填写问卷,再判断其国家是否属于“一带一路”。“我们不仅挑选了上海市一些外国游客较为集中的地点,比如豫园、新天地、南京路、外滩等,还委托在大连和桂林的朋友调查了当地的情况。”席宇斌介绍道。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游客,席宇斌以游客自身情况、对旅游目的地选择条件等为主设置了问题。例如,在问卷开始时有八道选择题,包括来到中国次数、乘坐交通工具、来此目的、持续时间、旅行的方式、有无去其他城市以及花销等问题。此外,席宇斌与学生还一起设置了外国游客将中国作为旅游目的地时,出于何种考虑的问题。“我们让他对开销、时间、距离、气候、服务、旅游设施、旅游吸引物、中国文化、汇率、安全、签证便利程度、环境保护等12个因素,按重要程度进行打分。”席宇斌继续介绍说。

在问卷后半部分,问题主要根据被调查者的个人偏好进行,比如更喜欢家乡食物还是中餐,对于住宿、交通工具的偏好,以及是否喜欢与当地人沟通等。

通过最初的了解和调查过程,学生对于“一带一路”倡议也有了更深的认识。“‘一带一路’倡议不仅为我国和沿线国家提供了经贸合作等新途径,还为广大民众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文化交流渠道。”王翡说,“这次的问卷调查就让我更好地了解了外国游客入境旅游的文化感知,以及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文化碰撞。”

通过了解游客来到中国的目的,卢毅琮发现,我国的科研能力正在不断提升,而且除了学术交流外,我国对于普通游客的吸引力在不断增强。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跨国通婚并且留在中国的情况会带来一定的长期游客,他们以探亲为主要目的,但也会进行较多旅游活动,并且他们对于旅游的需求和普通入境游客存在一定区别。

“一带一路”可继续深化

“‘一带一路’经济活动的背后,是各地区间文化的交流与传承,而文化则是旅游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从本次的调查来看,沿线国家在我国的旅游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认为在实现经济共同繁荣的同时,我们更要借此纽带,将中国文化传扬出去,亮出我们优秀的目的地形象,在确保国家安全的情况下鼓励政策开放,吸引更多沿线国家游客赴华旅游。”洪寅竹表示。

对此,席宇斌也深有感触:“如今一直在强调文化和旅游的融合。但是文旅融合在促进国际间交流中会起到什么作用,还可以再深入探讨。” 同时,在席宇斌眼中,问卷调查实践是酒店管理与旅游管理专业学生需要掌握的内容。“学生在发放问卷过程中,会对问题的设置、寻找问卷对象等有所了解。这次我更是看到了学生的成长。”

一位学生甚至因此体会到问卷发放者不易。他在调查后的感想中写道:“以后有人让我帮忙做问卷我一定帮忙做,因为这个行业太艰难了。”

参与此次调查的学生也表示,作为旅游人,希望他们所做的调查能为未来我国入境旅游中的线路设计、市场营销做出一些小小的贡献。“未来我或许还会进行进一步调研,例如在旅游动机上进一步深入挖掘,了解游客与‘一带一路’倡议背后的关联。”卢毅琮表示。

《中国科学报》 (2019-07-10 第8版 校园)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然》:绘制人原肠前胚胎发育全景图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