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志刚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6-3
选择字号:
学者,今天你快乐吗

 

■徐志刚

最近无论是出差还是开会,发现一个普遍的现象,就是广大的学者普遍不快乐。上至要评院士的大牛,要评“杰青”“长江”的各路英豪,下至要评职称的讲师和即将毕业的研究生,大家似乎都在抱怨。

有的学者感慨行政事务和学校杂事占用了太多研究时间;有的学者抱怨自己的特立独行受到了其他团队的排挤打压;还有的学者抱怨自己在憋大招,却被无情的考核逼到死角;还有的学者抱怨学生、领导、单位不给力……

而大家在一起讨论最多的就是:“谁又拿到一顶‘帽子’了”,“谁又拿到了一个大项目”,“谁快到年龄了,评选没戏了”,“谁和谁今年要PK了,准备看好戏了”。大家很少探讨共同研究的学术话题,关于研究谈得最多的就是,某期刊的影响因子又升高了多少,谁又在牛刊上发论文了。总而言之,现在很难发现,像已故的李小文院士那样醉心于学术的佛系快乐学者了。或许是因为快乐学者不屑于参加这种“为了混脸熟”的学术会议吧!

学者为什么要快乐呢?可以说世界上所有的重大创新,都是在学者最快乐的时候发现的,只有身心愉悦了,才能在思考成熟时产生重大的创新。无论是已去世的牛顿、爱因斯坦,还是当代的张益唐,他们都是在闲适、快乐的时候发现了重大科学成就。下面是张益唐发现孪生素数灵感的片段:

“2012年7月3日,张益唐受邀到朋友齐光(Jacob Chi,华人指挥家)家中做客,给他即将上高中的儿子讲授微积分。齐家后院栽种着两株树,每到炎热的夏天,常有可爱的梅花鹿来树下乘凉、休憩。那天下午,张益唐专程站在院中等着看梅花鹿。梅花鹿迟迟没有出现,解决孪生素数问题的关键一步却在张益唐眼前浮现出来,张益唐积累多年的思考迸发出了灵感的火花。”

张益唐虽然当时还是新罕布什州立大学的一名讲师,此前甚至还居无定所,送过外卖,但是他从未中断过自己的研究,我想他应该一直是快乐的。我本人也有类似的经历,每一篇令自己满意的论文都是在寒暑假期间完成的,因为这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没有学校各种行政杂事的干扰,没有教学任务,可以随心所欲地醉心于自己的研究,任由自己的思想驰骋,连续工作一周后,基本上就可以在平时的基础上形成论文初稿,并在一些核心算法上取得突破,那时的快乐基本上可以形成正反馈,越快乐,效率越高,随着核心问题迎刃而解,更加快乐。

那么,学者怎样才能够快乐呢?我本人有四点经验。

第一,学者要能够清晰地认识自己。很多学者经常琢磨别人,却很少对自己的优缺点进行分析和梳理。大多时候,都是在盲目地跟随别人,当目标定得不切实际时,经过长期努力仍达不到设定目标,不快乐就随之而来了。一个学者在设定一个目标时,需要对自己的性格优缺点、学养、身体状况、所处环境等有清晰地认识,这样他才能制订阶段性的合理目标,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分阶段的反馈总结达到既定目标。

第二,学者需要培养一定的业余兴趣爱好。郭沫若曾经说过:“兴趣爱好也有助于天才的形成。爱好出勤奋,勤奋出天才。兴趣能使我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从而使得人们能完善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长时间从事一项单一主题的科学研究,往往会造成思维枯竭,这个时候就需要换换脑子。让大脑从科学研究中切换到业余爱好中,让大脑暂时放松,但是原先的思考并没有完全停止,而是会时不时传递一些信息到正在从事的业余爱好中,因为业余爱好让人处于放松状态,这个时候往往会获得灵感。

对于我来说,写科学网博客是我一个重要的业余兴趣爱好,我经常在写作过程中找到一种研究新思路。

第三,快乐的学者要保持身体的健康。没有健康的身体,始终受到病痛的折磨,是很难产生愉悦心情,进而产生重要发现的。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一位教授(也是美国工程院院士)已经71岁了,但是他每天还保持5公里跑步锻炼。他的学术活动依然处于活跃状态,至今还经常产出独著的论文和著作。当然,学者保持健康需要有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每天需要在饮食上进行节制,并保持适度的运动量,保证充足睡眠,拒绝无聊的会议和社交活动,节制无聊的上网和社交媒体。

第四,学者必须摒弃功利心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很多学者认为凡是与实验、论文、科研项目无关的事情,统统没必要去做。一辈子就扎进“实验、论文、帽子、经费、报奖”等“有用”的事情不能自拔,对别人所做的教学、科普、公益等事情不屑一顾,似乎只有他在做世界上最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有可能他做的事情是世界上最无意义的,他的研究可能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也无任何理论创新,而是用一堆堆的“垃圾论文”换来了一顶顶纸作的“帽子”,多年后成为学界的笑柄。

总之,一个学者想要取得重大科学成就,首先要让自己快乐起来,享受科学研究的整个过程。

http://blog.sciencenet.cn/u/greencontrol

《中国科学报》 (2019-06-03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