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雄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4-22
选择字号:
考研复试,导师们爱提哪些问题?

 

■李雄

随着国家和各院所的考研分数线公布,又到了几家欢喜几家忧的时候。即便通过了初试,很多考生又开始“挠头”即将到来的复试。这也让我想起了9年前的自己。

当时我所报考的方向是植物资源学和民族植物学,一共有8人进入复试,我是唯一的男生,其中有一两个人可能会被淘汰。

复试分为两场,上午的笔试和下午的面试。

笔试有一项是英译汉,是一段介绍植物园的短文,大概是考查英语水平和读文献的能力。笔试结束让我们选填了一个意向的导师。

中午和老师们(面试小组兼我们未来的导师)一起吃了顿饭,下午紧接着开始最为紧张的面试。

已经记不清是按姓氏拼音顺序还是初试成绩排名依次进入考场,只记得还没进入考场的同学们紧张而又故作镇静的情景,脑子里可能是在梳理老师们可能问到的问题。先面试完的同学一出来,女同学们都要打听一下老师问了什么问题,我虽不主动问,但也乐意听听。

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论先后。

根据我的经历及周围同学的面试遭遇,我想老师们通常会提四种类型的问题。

一、老生常谈型(固有型)。这种问题很普通,学生通常能猜到几个,提前做好准备。但这些问题也很重要,有助于导师了解学生学习和表达能力、基本情况或读研动机等方面信息。常见问题有:自我介绍、介绍自己的家乡、为什么读研、为什么报考本单位、对本单位了解多少。

因为简单,所以这类问题通常可能是英语问答。我被用英语问到至少两个问题:1.为什么选择中科院昆明植物所(KIB)?2.说出你知道的KIB的几个老师。第一个问题被我提前猜到,心中有所考虑。我回答了两点:一是云南是植物王国,植物学研究有天然优势,而KIB是全国研究植物最好的机构之一;二是我来自云南,希望能学有所成,对云南的社会经济发展有所贡献。这是我对问题的回答,实际上也是我报考KIB的真正原因。第二个问题对我来说也很简单,因为我是提前进KIB做本科毕业设计的,对单位的各方面还是有所了解。

二、因人而异型(灵活型)。这类问题就是老师根据学生提供的简历和资料因人地提一些问题,可以了解学生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和贡献度,信息获取能力(是否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对知识掌握程度(知其然,是否知其所以然)等信息。这样的问题可能会和专业知识结合,但也可能完全是“聊家常”。老师可能根据学生的家乡、民族、大学或其他经历,以及提供的一些资料提到的信息提问。

由于我来自云南,就被问到云南有多少个少数民族?我知道云南共有26个常驻民族,但怕把问题搞错(多少个民族还是多少个少数民族),我特意回答有26个民族,少数民族有25个。老师接着让说出几种与彝族生活相关的特色植物。我虽然曾经去过彝族人家过火把节,但对他们利用的一些野菜野药并不了解,脑中稍显紧张,但我知道他们过火把节要用松树做火把,还会跳竹竿舞,我便回答了松树和竹子。说实话,老师提的这个问题把我和专业方向知识结合得很好,让我佩服。如果我有机会面试学生,我倾向于问这种类型的问题。

三、灵机一动型(随机型)。这种问题可能和某个老师的偏好有关,可能是老师脑子一热想到的,可能是老师无意中看见个什么东西引发的,也可能是关于某一项最新研究进展的问题。这种问题能否回答完全看学生平时各方面的知识积累。

我没有碰上这样的问题,但身边的同学有遇到过。比如,有老师随手一指窗外的一棵树问是哪个科的(植物学分类单元);有老师看着我提交的资料里面的三角梅,问其他同学是哪个科的;还有老师问除Nature和Science外植物学方向的期刊;也有老师问最近报道了一项重大进展,是关于什么的?这些我们过来人看来极其简单的问题,很可能让刚走出象牙塔愣头愣脑的考生一下子方寸大乱。

四、批评建议型(指正型)。有的老师不直接提问,而是会针对你所提交的材料中的错误或不妥当地方提出意见,包括文本中的错别字或标点错误等。

我的材料中放了一份参与的可能发表的研究内容报告,就写了我自己的名字,有老师提出一项工作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的,只写我的名字不妥当。

面试时不是所有老师都提问,有的可能因为专业方向不同而不提问,有的可能是已心有所属所以不提问其他人,也可能因为之前对学生已有接触所以不再提问,比如我后来的导师在面试时便没有提问我,而是全程很严肃地听着我和其他老师的问答,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已在实验室待过。

我们那个时候,考研复试成绩好像没有公布,我自己反正没看到,所以那场面试的结果对我可能影响不大。现在应该更注重考研复试,结果都要公示,不小心还可能暴露篡改学生成绩的行径。

但总体说来,研究生复试还是需要好好准备的,“临时抱佛脚”虽然很重要,但平时的积累和准备也很重要。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只要真是将心向“明月”,“明月”必然不会选择“照沟渠”。

(http://blog.sciencenet.cn/u/lixiong45)

《中国科学报》 (2019-04-22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极诸国争夺海底控制权 白鲸独角鲸可杂交
我头上有犄角!来自反刍动物的“小秘密” FAST将寻找“新太阳的摇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