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洪林 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4-1
选择字号:
高校如何排名更具说服力

 

■黄洪林

高校排名有没有简单、合理的方法?我认为还是有的,当然,这种简单合理的排名方法需要建立在一种新的科学评价方法基础上。

高校到底应该怎么排名才算合理?有文章说:不同版本的大学排行榜“掐架”也比较激烈。例如:某大学在两种不同的排名方法中相差了175名。所以,一些高校校长认为,高校排名不能不看也不能全看,因为这些排名的方法依据的指标不同,得出的结论就不同,尤其是规模不大、专业性强的学校排名就落后,包括科研经费总额都会有差距,这样的结果肯定不符合实际,如人文学科的中国人民大学和理工科的中国科技大学。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高校排名有没有简单、合理的方法?我认为还是有的,当然,这种简单合理的排名方法需要建立在一种新的科学评价方法基础上。

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大学。按照英国教育家纽曼的话说:大学的职责是提供智能、理性和思考的练习环境。让年轻人凭借自身所具有的敏锐、坦荡、同情力、观察力在共同的学习、生活、自由交谈和辩论中,得到受益一生的思维训练。而能够提供以上优质的服务,决定因素是这所学校的教师,拥有优质的师资才算得上是好大学。蔡元培对大学的理解是“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梅贻琦在就职演讲中提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也就是说,评价大学就是评价大学所拥有的教师队伍。

对于大学来讲,职称就是评价教师的方式。但这些都是大学关起门来自己评。“985工程”学校、“211工程”学校、普通高校,同一职称的教授,学术水平能一样吗?如果数教授数量肯定不能比较两所学校的差距。所以,有了后来的论文数、科研经费数目的评价。如果对于年岁已高、热心传授知识的教授,这肯定会影响对其评价。从科研人才规律来讲,创造性劳动是在40岁之前。

我认为,如果要采用评价教师队伍的方法来评价大学,首先需要在某一特定专业领域,各个大学的教师们需要放在一起进行评价。打一个比喻,如围棋有段位、钢琴有考级、官员有级别,这都是对某一特定领域进行的评价。比如药学专业领域,可以细分为药物化学、药理学、药剂学、药物分析学等,都可以有自己的全国行业学会,让这个行业学会制定规则进行评价,结果在行业学会网站公布。对教师的专业水准评价,我认为就是两个指标:一是对本专业领域知识的掌握程度和应用能力,另外一个指标就是对本专业领域知识的贡献。前者是入门的基本要求,要往高层次人才提升,需要增加第二个指标权重,这体现在科学论文上,也可以通过同行答辩来甄别,一般由高层考察低层,然后民主投票决定。最高级别的层次人数较少,越往低走,人数越多。行业评价机构只是一个评价机构,为社会提供专业服务,用人权力还是在大学的管理层,由大学校长来决定给予应聘教师什么职位。也就是说,学术评价由行业学会进行,聘用由大学决定。评聘分开,可以高聘也可以低聘。参照学者在其行业学会学术地位,通过用人单位和学者之间议价来决定,人才就可以按照市场要求自由流动。这样一来,学校的评价就非常简单了,对于某一学科,衡量拥有教师数量和级别就很自然可以排序了。这个排序可以非常稳定,除非大学遭遇经济困难,没有经费养护这些高端人才,出现人才外流现象。因为大学要上升,唯一的就是按照市场规律来招聘人才,也能体现人才的价值。至于科研评价,应该由科研投资部门来管理,这个可以采用科研贷款制来进行。

由专业学会来进行专业人才水平评价、定等级是最准确的,大家都知道,专业人员隔行如隔山,离开了专业,只能依靠某些指标来加减,即使是大学有学者组成的学术委员会也是如此。由此类推,其实学位的颁发也可以脱离学校,由行业学会进行。这样不同层次学校出来的同学位人才都是同等的水平。

(http://blog.sciencenet.cn/u/formthin)

《中国科学报》 (2019-04-01 第8版 博客)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