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珉琦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2-1
选择字号:
数字时代,如何成为会读书的人

 

■本报记者 胡珉琦

这是一个阅读的好时代,出版与写作高度繁荣,阅读的内容、方式、体裁丰富多彩;这是一个阅读的坏时代,碎片化、肤浅化、浏览式阅读致使阅读失去焦点和专注。读者如何不被裹挟于数字时代的洪流,甚至逆流而上,做一个会读书的人?

开卷未必有益

宋朝初年,宋太宗虽日理万机,但坚持每日阅读规模宏大的《太平御览》,大臣遂劝他少读,他却回答:“开卷有益,朕不以为劳也。”直到今天,“开卷有益”常被用来强调要重视读书,因为读了书就一定能受益。可事实上,离开了这句名言的语境,结论未必成立。

在出版业高度繁荣的今天,在铺天盖地的书籍中随手一翻,想要真正有所得,恐怕不是件简单的事。信息爆炸必然带来更多信息垃圾,出版市场也是如此。

“读书的一项基本功就是知道该读什么。选择一本好书、一本适合自己的书,才可能有收获。”在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王余光看来,自印刷业开始兴起之时,如何选书就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学者周国平在他的《读永恒的书》中曾经直言,“非最好的书不读”。所谓最好,一是指古今经典,那些人类文化宝库中的不朽之作,而不是盲目追随市场宣传的畅销书和时尚书;其二,阅读是一件私人的事,要形成自己的阅读趣味,一开始就给自己确立一个标准,每读一本书,一定要在精神上有收获。这样,自然能够在阅读过程中形成属于自己的书单,而非照搬别人。

王余光也表示,想要避免在读书中浪费时间,就要在选书时愈发慎重。每到年底,许多好书推荐榜见诸各类媒体,平日里,社交媒体上的公众号、大V也常常向公众推荐书籍,一定程度上可以作为阅读书目的部分参考。

“对明显带有商业广告性质的推荐,读者需要加以辨别。至于像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这样的公益类评选,由专业评审评定的获奖作品、推荐图书,则更有参考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王余光强调,应该重视对青少年群体的阅读引导。“因为他们的阅读经验相对比较欠缺,但同时又是养成阅读习惯的关键时期。”

近几年来,中美大学生最受欢迎书目的差异,体现了国内大学生对中外学术思想文化经典的忽视,它可能影响未来社会的精神素质。因此,王余光认为,让青年人学会有品质的、较高层次的阅读,其实是为了今后的终身学习打基础,对开阔青年人的眼界,提升思想的广度和深度,有重要意义。

读书要 “动心”

数字阅读时代的到来,提高了阅读的便利性和时间的可利用性,从整体上促进了用户的阅读量。然而,阅读量的提高,并不代表会读书的人变多了。

“大量碎片化、肤浅化的阅读侵占了人们本该进行的完整严肃的阅读时光。”王余光说,随时随地的阅读,有时也变成了随时随地的消遣和娱乐。

这种阅读方式存在明显的缺陷。作家聂震宁在他的《阅读力》一书中提到,人类认知世界有四个层次:信息、知识、思想和审美。他认为,传统阅读在这四个层面都能较好地实现,而数字阅读主要在前两个层面更有优势。如果读者过分沉溺于前两个层次,“思想、审美的空间自然被挤压得所剩无几,势必导致萎缩”。

“人们可以在繁忙的工作生活中进行一些碎片阅读,但绝不能以此替代完整读一本书的机会。”王余光表示,读书方式分很多种,快读慢读、深读浅读、泛读精读,针对不同的内容,这些阅读方式都应该有效结合起来。

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读者往往存在这样的误解,认为进行深入阅读、严肃作品的阅读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一方面是由于还未形成阅读的习惯,另一方面,是没有从中找到与作者的共鸣,因此无法感受那种震撼和享受。

与之相似,聂震宁说,读书要“动心”,就是要随时关注自己在阅读过程中的心灵感受,找到作者与读者交融的关键点。同时,能尽快把心中的感觉记录下来,哪怕是只言片语。

周国平也说过,读书的乐趣来自于自我发现,“读书的时候,因为共鸣,因为抗争,甚至因为走神,沉睡的被唤醒了,混沌的变清晰了”。

直接读原著

数字阅读与传统阅读的差异,不仅是媒介的不同、碎片化与完整性的不同,由于近两年知识付费的兴起,很多辅助阅读的手段愈发丰富。

2018年,喜马拉雅FM数据统计显示,30岁以下的人群中有63.4%的人会使用听书服务。其中,高频有声用户每天人均听书时长超过了3小时。

听书可以细分成两种方式。一种是把书读薄,例如通过15—20分钟了解一本书的梗概;另一种则是把书读厚,通过深度解析的方式展示一本书背后所涉及的知识和思想。

还有的辅助阅读工具则是把图文、音频、视频,甚至线下读书会结合起来,同样是提供泛读或精度的服务。

在王余光看来,从实用性角度出发,读者想在专业人士的引导下,从书籍中尽快提取有用信息、知识无可厚非。“可有时,脱离了原著文本的二手知识只能流于表面,无法沉下去内化于心。”

他解释,阅读原著的过程,也是提升鉴赏力、辨别力的过程,这是需要自我学习和训练的,是没有捷径的。

“任何转述、评价都不能替代原著本身,阅读的体验只能从直接阅读原著中获得。”他认为,如果辅助阅读能够唤起读者阅读原著的兴趣,那是一件好事。

《中国科学报》 (2019-02-01 第6版 读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嫦娥五号搭载实验草种开展空间诱变实验 旧石器时代曾向地平线以外岛屿航海迁徙
人工智能会放气球 英国向全球首座核聚变电站迈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