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超 陈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9-1-16
选择字号:
“我一站到讲台上,就心无杂念”

罗维斯

 

■本报通讯员 马超 记者 陈彬

自2015年从北师大博士毕业来到南开大学文学院任教,罗维斯便开启了“三尺讲台谱春秋”的教书生涯。不久前,这位广西姑娘在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中,从来自105所高校的129名选手中脱颖而出,一举获得文科组一等奖,这也是此次天津市参赛选手获得的唯一的一等奖。

“其实此次参赛,最大的收获并不是手中这座奖杯,而是在全国的舞台上看到那么多优秀的青年教师,并且了解到他们优秀之处。”看着手中的奖杯,罗维斯如是说道。

相对于比赛,团队“压力山大”

此次教学竞赛要求每位选手需选择一门不少于2学分的参赛课程,并提供教学大纲、20个学时的教学设计和与之相对应的20个教学阶段PPT。比赛当天,选手现场抽签确定参赛的具体教学节段,并在课堂教学竞赛结束后撰写教学反思材料。

“所以在比赛赛场上,完全是选手们平时讲课状态的呈现。”带着这样的认识,罗维斯并没有针对比赛做过专门“应试”性的准备,然而入职三年的时间里,她却无时无刻不在准备着。

罗维斯所担任的“大学语文”课程是首批“国家级精品资源共享课”,在南开大学讲席教授陈洪领衔的教学团队中,每位教师都有自己的特色和风格,但大家的共同之处是饱满的教学热情和斐然的教学科研成果。

入职后的整整一个暑假,罗维斯都是在准备教案中度过。“研究综述要看,专著文集要看,最前沿的科研论文也要看,我希望把基础知识和新的研究思路结合起来。”这是她对自己授课内容的定位。

在撰写教案过程中罗维斯发现,要讲述的内容太多而课时有限,如何筛选内容、布局谋篇、安排详略,如何起承转合,这些都需要精心设计。

有时候躺在床上睡觉,一旦有了好的点子,罗维斯也会一骨碌爬起身记下,生怕错过自己任何“灵光一现”。罗维斯形容,那个时候自己大脑时常保持“兴奋状态,根本停不下来”。

“其实相对于一次比赛,面对大师云集的教学团队、优秀的同事和优秀的学生,我才是压力山大,且这种压力每天都伴随着我,我生怕招牌会砸在自己手里。”罗维斯这样说。

用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

在讲台上站得时间久了,罗维斯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在课堂上,每当自己讲到“两眼放光时”,学生们的眼睛也会放光;每当自己课程设计不够好时,学生的眼睛就会黯淡下去。

因此,在每堂课后,罗维斯都会撰写一个分析报告,总结经验教训。对于那些没能够让学生“眼睛放光”的课程设计,罗维斯会去翻看团队中其他教师的讲授方式,或是带着问题去向前辈请教。

在南开大学,一些退休的老教师会被聘为课程督导,他们会随机去听年轻教师授课并帮助他们改进课堂教学。

在一次讲授“晚清诗歌改良”的课后,罗维斯被一位课程督导张老师叫住,指出她在讲授时不应单一向学生传达“晚清诗作文学性不强”的观点,而应多层次、多角度引导学生看到“晚清诗作在文学史上的价值和意义”以及在当时时代条件下“开眼看世界和寻求诗歌革新”的难得。

“这让我认识到,教师不仅仅是知识和单一价值观念的传播者,更应培养学生从不同视角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启迪他们的思考。”正如一位德国哲学家所说,教育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走上讲台像就被赋予超能力”

今年是罗维斯站在讲台上的第三个春秋。从最初的忐忑、兴奋到现在的从容、淡定,罗维斯也经历了诸多的学习和“打磨”。这些也让她愈发成熟起来。

“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导师在经历了连续讲课、学术会议、小组会等系列高强度工作后,依然能够在讲台上神采飞扬,现在当自己也成为一名老师,我忽然意识到,作为老师,一走上讲台像就被赋予了超能力一般,从‘庸常’状态中抽离出来,全身心投入到讲课之中。”罗维斯说。

事实也的确如此。就在罗维斯走上全国赛场前不久,她的母亲罹患重症,经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遭受如此晴天霹雳的罗维斯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都垮了下去。

“以前维斯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放着光,但那段时间明显能够感到她情绪极为黯淡,即便现在她也还没有完全走出来。”同在大学语文教学团队的文学院副教授卢桢说。即便如此,倔强的罗维斯也丝毫没有退缩,她坚持走上讲台、走到赛场,以她的话说就是,“我一站在讲台上,就会心无杂念。”

《中国科学报》 (2019-01-16 第5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然》:绘制人原肠前胚胎发育全景图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